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Plurk@yufall

#短打

#黑研

#試著腦補了一下同病相憐的兩人


  「吶,研磨,你要玩到甚麼時候啊?」

  黑尾打開房門時,研磨還沒聽見關門聲卻先聽到他的聲音。

  夾帶著少許的不滿。

  即便黑尾的聲音聽起來與平常無異,但身為幼馴染的研磨是完全沒有聽漏那低沈音調中的一點波瀾。他假裝沒有注意到黑尾的語氣,手指從未停下:「再一下子。」

  黑尾明白,研磨的一下子表示根本就沒有打算要停手。至少此時此刻,他正專注著準備打BOSS的前置作業,肯定是不會將遊戲機放下的。那是研磨最享受和愉快的遊戲過程之一。

  早就知道會得到這樣的答案了。於是和他預料的結果一樣,黑尾將剛才一同帶進來的吹風機插頭插上,線的長度剛好可以延伸至坐在靠牆邊的研磨。拿起一同帶進房間的毛巾,一股腦兒地就揉起那還有點濕的頭髮。深黑色的髮如藤蔓般從中心蔓延開來,逐漸地變幻成淺灰色、褐色與銘黃色。研磨染頭髮也有一陣子了,頭髮長得不是很快,對於這樣引人注目的布丁頭研磨倒是意外地一點也不在意。「再染一次……太麻煩。」黑尾記得他皺起眉頭,邊說著這句話邊迅速地將畫面中的小怪給清除掉。

  既然研磨不想要也不強迫他了。黑尾是這麼想的,只是對於不習慣受到他人眼神注視的研磨來說,居然能因為太過懶惰而不再去染一次,挺稀奇的。嘛,也有可能是錢的問題?畢竟他最近花了不少在新上市的遊戲上嘛,看他玩得不亦樂乎的。

  他不禁苦笑了會兒,甩甩毛巾,吹風機開始轟轟作響。研磨的頭髮相當細軟,微濕的觸感涼涼地透過手指尖傳來,黑尾細心地撫順髮絲以至於不讓頭髮打結。這時候的研磨倒是很安分,不會擺出像被打擾的焦躁小貓般胡亂的向自己伸出爪子,而是更全神貫注地在他的遊戲上。

  其實黑尾也沒有那個意思,就是無意間會變成主人一般在順著這隻小貓的毛。思及至此,他忍不住笑出來,幸好吹風機掩蓋了他的笑聲。

  ──明明沒有要你幫我的。

  研磨忍不住在心底碎嘴,原本就嬌小的身材現在又縮得更小了點。黑尾總是這樣,在他看不過去的地方硬生生地要自己做什麼、或乾脆幫自己做什麼。因為會感冒所以要吹乾頭髮、因為肚子餓所以幫他買了便當,因為不擅長和別人相處,沒關係,跟我一起打排球吧,你會認識很多人的。到時候你一定也會覺得排球很有趣的。

  那是剛升上中學一年級時,黑尾對依舊孤僻的自己這麼說;在那個他們常去的河岸邊。

  對研磨來說,遊戲這種東西簡單至極,解任務都有一定的程序或攻略去破解,要消滅魔王的時候準備萬全也不會有任何問題。遊戲總有解法,並非什麼困難的事,並且在享受遊戲過程的同時找到樂趣所在。

  可是黑尾卻不一樣。

  人心總是變幻莫測,對善於觀察的研磨來說,他可以瞭解並把握黑尾的七分;剩下的三分,那是他還沒有認識的,或者說,那是黑尾自己隱藏的部分。

  明明是認識這麼多年的幼馴染了,最近他才發覺──他似乎還不夠瞭解對方。

  明明不是那麼愛擔心的個性,為什麼要那麼照顧自己呢?他一點也不想被黑尾這樣對待,好像自己還是乳臭未乾的孩子似的。

  可是不知為何,心底卻有另一道聲音在對自己說:有什麼不好呢,你不是也很享受這樣的相處方式嗎?

  他明白人並不像遊戲一般有攻略可以破解,黑尾當然也是,就算最近的他讓他感到有點疲勞,可是卻感到有點新鮮──在這逐漸認識不同以往的黑尾的過程中。

  他揚起自己也沒有發覺的笑容,繼續打著遊戲。


Fin.




我覺得

黑研超難寫的!


评论(1)
热度(1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