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Plurk@yufall

【岩及】相愛以前

#岩泉一生誕祭2017

#阿吽幸福一輩子


  『我想我們還是不要見面吧。』

  『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直到現在,當時及川哭著道別的畫面還鮮明地刻在腦海裏。

  那時候的自己臉上是甚麼樣的表情?岩泉忘了,大概是這輩子最難看的表情吧。竟然連挽回的話語也沒說出口,真想給那時候的自己一拳,狠狠地。連讓自己心愛的人回頭的勇氣都沒有,還算是個男人嗎?

  若是有個時光機可以回去,他定會向十八歲的自己這麼說。

  他們分開的時候,是櫻花散落的時節;再度相遇之時,剛好是滿天粉櫻的四月。

  就像看膩的偶像劇情節一樣,連同劇裡的主角內心同步OS:「...

+

金田一生日快樂!

總之是一篇短短的生日賀文><

金國幸福一輩子!

※大概是,大學四年級的金國?應該交往兩三年左右了吧呼呼


  下班打卡後看了一下手機,晚上八點零九分,從來不會多做任何一點工作準時下班的國見今天遲了幾分鐘。秉持著高效率低燃費特性的他,今天一樣是在八點鐘時準時回到休息室,卻比起平常更慢吞吞地換下打工的衣服、整理後才離開。

  他又不死心滑開手機螢幕,點了下LINE的圖示。沒有新訊息。不如說,沒有他所期待的新訊息。紅色圓圈寫著數字132,然而132封訊息裡卻沒有一封是他想收到的。

  國見皺起眉頭又將手機收進口袋。

  偏偏是今天。昨晚他和金田一吵...

+

段子x2

這個的段子

抱歉拖有點久…!因為都是完全沒寫過的CP+句子有點難(笑cry)


#兔赤

#你喜歡我,這是你的幸運,也是你的劫難


  「赤葦,我跟你說,今天白福說了很奇怪的話啊──」

  木兔一邊剝著新鮮出爐的肉包子,一邊大口張嘴呼氣。

  十二月的東京還不夠冷,但也足夠讓人瑟縮身子圍在暖爐邊取暖。赤葦盯著從木兔嘴裡飄散出來的氣體化成白煙,消失在大樓之間。他沒有回話,就像平常一樣等著他繼續說。

  「她說,赤葦你喜歡我,這是你的幸運,也是你的劫難。」木兔吞下一大口包子,還沒吞下又開口。「──甚麼意思啊?我完全聽不懂。」

呼的一聲,赤葦吸了一大口的空...

+

#天幸

#秋組公演「異邦人」万里的稽古小插曲

#之後的小腦洞

#算有一點點點點劇情雷吧

#交往中設定


  「你今天跟万里出門啊?」

  「嗯,被他拜託一起去挑衣服。」

  「嗯哼⋯⋯」

  幸一邊翻著手上的時尚雜誌一邊漫不經心地回答道。洗好澡回到房間的天馬從剛才開始就在沙發另一頭坐立不安的,雖然很想問他「你是身上長蟲子嗎」,但總覺得很有趣,於是幸假裝甚麼也沒發現繼續做自己的事。

  哼嗯——?沒想到是在意一起出門這件事情嗎?

  幸用雜誌掩住上揚的嘴角,控制好表情後才又抬起頭。

  「怎麼了?有想說的就說出來啊?」

  「不,沒甚麼⋯⋯」

  天...

+

給我一句話,我寫一個段子給你

如標題,最近想要復健所以拜託大家了> <

給我一句話 + 一個CP

我會寫一個段子給你

沒有指定CP的話就是我個人隨意寫。


※※※作品 & CP & NG範圍:

おそ松さん          ※NG:おそカラおそ

排球少年           ※NG:牛及牛

進撃の巨人

Joker Game/代號D機關

A3!/エースリー        ※冬組角色還不太熟TT


不限BL和NL & 我不會寫GL不好意思!

我自己主食的CP可以參考這個頁面

總之會努力寫寫看的...

+

#很短

#金國

#天亮前,再讓我多擁有你一點。


  國見醒來的時候還是清晨之時。日光還未明亮,房裏像是被藻類遮擋光線的淺海。一絲一絲陽光從窗簾縫隙透進室內,微風也跟著悄悄溜進來,早春的清晨仍舊寒冷,國見埋怨著昨晚肯定是金田一忘了關窗,拉緊被子後才察覺到身後的溫熱。

  金田一粗壯的手臂橫跨過他的側身,穩固的力道將他摟在自己懷裡。

  國見又閉上眼。他稍稍退後,好讓身子可以完全被容納在金田一的胸膛裏。雖然他看起來不算壯碩,但衣服下的模樣卻也夠精實。國見盡量緩慢地移動,深怕打擾到他那位淺眠的戀人。

  他縮起身子,再次拉緊被子以免冷空氣侵入他上裸的身軀。

  「……...

+

【天幸】說個「喜歡」有這麼難嗎?

日安我是最近沉迷在A3!沼裡的YU。

好久不見。

總之就是寫寫看我的A3!本命CP。


  琉璃川幸有時候會覺得啊,自己的個性實在太過彆扭了,雖然他從來不覺得這有甚麼不好,畢竟他並不認為這是一個致命的缺點。倒不如說,有時候還會被人說這樣很可愛呢。雖然他一點也不會因此而高興。

  但是,最近這樣子的彆扭卻漸漸帶給他一點困擾了。

  自從他和皇天馬交往也過了快一年,認識彼此也邁入第四個年頭,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算短,從剛開始年中無休天天吵架的朋友,到現在成為了牽手的戀人,要是四年前的自己知道了不知道會怎麼想呢。

  天馬本身是人氣男演員不說,年紀輕輕...

+

#短打

#黑研

#試著腦補了一下同病相憐的兩人


  「吶,研磨,你要玩到甚麼時候啊?」

  黑尾打開房門時,研磨還沒聽見關門聲卻先聽到他的聲音。

  夾帶著少許的不滿。

  即便黑尾的聲音聽起來與平常無異,但身為幼馴染的研磨是完全沒有聽漏那低沈音調中的一點波瀾。他假裝沒有注意到黑尾的語氣,手指從未停下:「再一下子。」

  黑尾明白,研磨的一下子表示根本就沒有打算要停手。至少此時此刻,他正專注著準備打BOSS的前置作業,肯定是不會將遊戲機放下的。那是研磨最享受和愉快的遊戲過程之一。

  早就知道會得到這樣的答案了。於是和他預料的結果一樣,黑尾將剛才一同帶進來的吹...

+

白色情人節快樂

#鎌二

#短打

#有點R15

#會被屏蔽嗎?


結果還是被屏蔽了XDDD

麻煩大家走這裡


以下關於短文的閒聊:

沒有讓二口說為什麼他會問那些問題,也沒有讓鎌先硬是逼問他。

這樣比較好。我覺得鎌先是知道的,雖然感覺他會很幼稚地去問二口「你小子是不是想我啊~」講這種很欠打的話哈哈,但既然知道是自己虧欠他那應該不會這麼白目吧?(笑)

至於為什麼疏於聯絡我一開始想說他是去打工存錢要跟二口過白色情人節啦(懶癌發作不想寫在文裡)。就醬而已。大概是去做夜晚那種工地的體力活吧感覺超適合他XD

最後祝大家白色情人節快樂唷。

+

#短打

#カラトド


  トド松的戀人有個壞習慣。

  要說真的是不好的習慣,似乎言過於實了;但要說是否有對自身造成不好的影響,那的確是事實沒錯。

  カラ松相當地寵他。

  交往中的戀人會寵對方本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好比說,走在街上路過一間好吃的甜點店,於是順手買了一塊小巧精緻的草莓奶油蛋糕,邊提著紙袋邊細想戀人吃到甜點時幸福的表情;好比說,在加班回家兩人都累癱的時候,主動要求要負責洗一個禮拜沒洗的髒衣服或堆在水槽裡的碗盤。又好比說,假日出門的行程安排與規劃,僅僅是問對方「想去哪裡?」剩下的都是經由自己一手包辦。

  上述的這些情況トド松認為都還算在合理的範圍內。他偶爾也會這樣啊...

+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