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岩及】青色夏日

◆ 首先讓我說200粉感謝,謝謝大家的關注,真的是股很大的動力讓我繼續寫文。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D

◆ 回到本篇,很抱歉又用了岩及TAG結果卻是.....及→岩的文章。對不起......(掩面)

◆ 一樣是預定收錄新刊《三生有幸》的一個短篇。偷推一下印調頁


  及川走在夜色沉沉的路上。晚風清涼,吹拂過他的衣袖,透進身體裡那些細小的角落裡。雖然風是涼爽的,背上卻冒著層層熱汗。七月的夏夜,氣溫不高,而他拖著另一個人在回家的路上緩步行走,卻像長時間的運動一樣難耐。從居酒屋門口與其他人道別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流得緩慢,好像一部長長的電影,在只有他一人的電影院內播放著。

  岩泉就在他身旁,被他拖著走。他喝醉了,醉到沒有力氣走路,醉到早在居酒屋內便不醒人事,醉到岩泉的同學不得不打電話給及川,說需要他來帶岩泉回家。

  打電話的人是岩泉的同學;但用著與往日不同的模糊音調,夾帶著及川鮮少能聽見的語氣,說著「クソ川你快滾過來」的人,是岩泉一本人。

  及川想到這裡忍不住暗罵自己有夠傻。不過一通電話他就抓起背包衝到車站,趕上了晚班的新幹線從東京回到宮城。下了車他又急忙叫計程車到T大附近的一家小居酒屋,滿臉歉意地對著岩泉的同學說謝謝和不好意思遲到了,對方則說小事情而已,多照顧他吧。他今天心情不太好。

  何止是不太好啊?我看是差勁到不行吧——看著肩膀上早已熟睡的人,及川突然覺得好懷念。他好像很久沒看到這張臉了。

  及川喜歡他的幼馴染很久很久了。

  現年二十一歲的他,早在還沒學會爬行和言語的年紀時,他和岩泉的父母就已是熟識。住得近且關係要好的鄰居難得,而兩家的新手媽媽預產期又接近,孩子相繼呱呱落地後便自然而然會分享許多育幼心得。

  在還沒知曉這個世界的容貌之前,岩泉一就在他身旁陪伴他了。

  他的世界幾乎是由他的部分來構成的。

  兒時的陪伴與玩鬧在孩子們之間是常有的事。總是一起爬到山裡去玩得一身髒,日落時再笑嘻嘻地回家的兩人。因為電視上的比賽接觸排球,也跟著自己一起學的岩泉。中學與高中,同樣的學校,六年的隊友,長年下來的認識培養出無可取代的默契和信賴關係,即使最終他們仍未踏上邁向全國的路途。

  青色隊服褪下的那天,在夕日的目送之下,他和岩泉、松川、花卷、溫田,他們所有的三年生奔下長長的坂道,跑向未知的未來,青白相間的外套飄揚在捲起的風中,而他們沐浴在橙紅色的天空下,緩緩地看著遠方落日。

 

  來自體育大學的推薦信躺在及川書桌上的那天,他才終於下定決心,要離開宮城,去追尋能讓自己更精進的地方。

  而另一方面,他想結束這長年的暗戀,離開岩泉想必是個好方法。

  他早就忘記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對方的。或許是年紀還很小的時候,或許是中學被他罵醒的那一次,無論是哪個年紀,岩泉從未離開過他,理所當然似地擁有了他全部的人生,什麼時候喜歡這件事又顯得無足輕重了。

  哪有像我這麼不死心的人呢?岩ちゃん知道了大概會覺得我很噁心也說不定。

  及川不禁苦笑。路還走著,深黑色的夜空像一池深水,湧動的浮雲裡透著淡淡星光。

  升上大學後忙碌的生活讓他鮮少分神想起他思念的人。練習、課業、打工、額外的社團活動,所有事物將日子擠滿並且充實。

  只是,有的時候,像這樣的夜晚裡,他會想起那個他很想念很想念的人。他們有好一陣子沒見了,明明過去的日子在一起那麼久,久到這些分開的日子顯得多麼不真實。

  岩泉跟及川說他交女友的那一天,他失眠了一整夜。

  早就知道這天終究會來臨的。這不是早在腦海裡預想過不下千萬次了嗎?我在失落個什麼勁啊。他本來就不屬於我啊,你在想什麼?腦袋清楚點,及川徹。

  即便他一再重複地對自己這麼說。

  那天,他失眠了一整夜,淚水也沾濕了枕頭。

  因為不常見面的關係,此舉確實能消解不少單戀時的苦悶,但岩泉不再是單身這件事讓他的心情更加鬱悶。即便他從沒跨出那條門檻,但現在的情況正代表著他一點機會也沒有。

  握緊的拳頭指尖泛白,敲打在牆面上的力道一次比一次還重。他的手生疼,他卻毫無知覺。再沒有任何事比起失戀還要人難受。

  他談過許多場戀愛,他卻第一次嚐到失戀。

  他從高中開始頻繁地換女友就是為了可以擺脫這場苦無結果的單戀——從中學開始不乏有人和他告白,而他在考慮許久後才試著做這件事:和許多女孩交往,直到可以遇見讓他忘記岩泉一的人。

  過了這麼多年,卻從沒遇過那麼一個人。他還是不停地周旋在女孩們之間,談著世人稱之為「相配」的戀愛,並且欣羨著看似閃閃發光的他們。

  他不太懂,他總是沒放太多心思在情人身上,他會依著對方的要求去飾演理想的男友,但其實他一點也不及格。「相配」這個詞只是在形容表面上的吧?或許他們外表是般配的,可實際上如何只有真正相處過後的兩人才知道。

  及川一直覺得理解他的人只有岩泉一而已。每個女孩和他分手後他總那麼想。

  但他不怪她。他不夠格,去擁有那些女孩的愛,還有那些盲目的關注。大多數時候,他的目光只會追隨一個人。

  當他接到電話的時候他幾乎是跳起來的;他匆忙抓起背包,檢查錢包並從抽屜裡拿出存了一段時間的錢塞進去。東京的夜晚繁華而寂寥,他一路上沒停過,像高三那年一樣不停地向前奔跑。

  回過神來他早已坐在新幹線的位置上,列車發出沈穩的機器運轉聲,在夜晚的軌道上高速前進。自從岩泉交女友後,他鮮少回家鄉,因為回去了大概也見不到思念之人。他的時間已不再屬於他。

 

  掛著「岩泉」的門牌映入眼簾,及川望向屋內,似乎靜悄悄的沒有人在。摸出鑰匙打開大門,久未拜訪的房子裡仍是記憶中的擺設,從客廳後頭的樓梯上去,直走、右手邊。熟悉的房門,上頭掛著小小的哥吉拉吊飾。那是他在小學的時候送給他的。

  將岩泉安置在床上後,他替他脫了襪子,把棉被拉起蓋得嚴實。這會兒他才終於能喘口氣,坐在床邊地板環顧整個房間。和記憶中一樣沒什麼變,充滿男孩子氣的居家環境。他安心地笑了,像是認為「這個岩ちゃん還是我認識的那一個」。

  回頭看著床上人的臉龐。岩泉睡得很沉,嘴巴張得老大,和以前一樣吵卻讓他懷念不已的鼾聲。

  他伸手觸著他皺起的眉頭,試著想撫平它們。岩泉的雙眼有點腫,或許在居酒屋裡有哭過也說不定。

  好久沒看見岩ちゃん流眼淚了,上一次,好像是高中最後一場比賽的時候吧?你那不甘心的表情,我到現在還忘不了。

  而我居然有點羨慕她⋯⋯能讓你流出這樣的淚水。

 

  雖然和女友分手並不代表自己有機會。

  但這次,及川想,他無論如何都想跟這個人說。

  答案會是什麼他不願猜測。總之,先嘗試看看再說吧。這次不會,再讓自己有後悔的機會。

  或許,下一次還是我這樣把爛醉如泥的你拖回家;或許,下一次是我在你身邊,聽著你淚訴如何分手的。

  不過首先,還是得陪你療傷吧?這會是一趟漫長的旅程。

  但有我繼續陪你。


Fin.


评论
热度(28)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