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Plurk@yufall

#短打

#カラトド


  トド松的戀人有個壞習慣。

  要說真的是不好的習慣,似乎言過於實了;但要說是否有對自身造成不好的影響,那的確是事實沒錯。

  カラ松相當地寵他。

  交往中的戀人會寵對方本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好比說,走在街上路過一間好吃的甜點店,於是順手買了一塊小巧精緻的草莓奶油蛋糕,邊提著紙袋邊細想戀人吃到甜點時幸福的表情;好比說,在加班回家兩人都累癱的時候,主動要求要負責洗一個禮拜沒洗的髒衣服或堆在水槽裡的碗盤。又好比說,假日出門的行程安排與規劃,僅僅是問對方「想去哪裡?」剩下的都是經由自己一手包辦。

  上述的這些情況トド松認為都還算在合理的範圍內。他偶爾也會這樣啊...

+

之前1/31參加噗浪的速度松一本勝負60分寫的,雖然是匿名投稿(噓──)

TAG是 #おそチョロ #告白 #睡眠不足


  おそ松已經盯著天花板的吊燈兩小時多了。

  他們六兄弟習慣在十二點前鋪好棉被睡覺,今晚也不例外,早在十一點半的時候六人便聚集在房間裡,而十四松又起頭鬧騰了一會兒時間,最終在チョロ松的一聲令下六人才蓋好棉被,在三男嚴厲的視線之下確認好所有人是否乖乖就寢,這才拉線熄燈。

  壁上的時鐘滴滴答答地響著規律的聲響,這在沒有人打呼的夜晚顯得格外清晰。在還未成眠的おそ松耳裡更是有點刺耳。他雙臂屈起,枕在後腦勺上,眼皮沒有一點沉重的睡意...

+

※雖然打上おそチョロTAG,但這篇幾乎沒什麼兩人在一起的戲份,不好意思m(_ _)m

※おそチョロ群一本勝負60分第二十一回題目「布偶裝」


  「兔兔!我要一個氣球!」

  年幼的孩童張開他的小手,從穿著兔子布偶裝的人那拿到一顆氣球。孩子開心地蹦蹦跳跳,身旁的母親則是微微低頭道謝,母子倆牽著手離開。

  這個穿著兔子布偶裝的人四處張望了下,看到有小孩子盯著自己就揮揮手,孩子便會笑逐顏開。他一邊走呀走,一邊退到了一幢粉紅色木屋旁的大樹,最後一次又回頭張望了會兒,確認沒有人看見後,他悄悄走到屋子後面,打開一扇不起眼的門,將氣球集中在一旁並摘下頭套。

  「可惡,好熱啊——!」...

+

【おそチョロ】First Met

※おそチョロ群+噗浪極限挑戰一本勝負60分的題目:「啤酒」、「微醺」

※速度兩人沒有血緣關係。

※有サイバー(電子松)的情節。



  周五的夜晚,商店街人潮不斷,提著公事包的上班族、下課嘻鬧成群的學生、看起來無所事事的年輕女孩、站在店家外吆喝著招呼客人的小哥,或是蹲坐在角落的流浪漢,以及數個五顏六色的招牌一一亮起,霓虹燈照耀的天空與人聲鼎沸的街道象徵著夜晚的揭幕。

  おそ松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這一會兒弄個麵條,下一秒又得去洗油膩的碗。他在一家居酒屋當學徒,才剛進來這裏半年左右,說到底不過只是個打雜的罷了。最近大概是老師傅終於看他順眼了,偶爾才讓他處理一些簡單的料理。

  這家...

+

おそチョロログ

1


TAG:求婚


  「チョロ松,我知道你可能不會答應,老是愛自稱常識人又愛想些有的沒的,煩死人的ライジング思考スキー,你大概現在又在想我可是孫保證人吧但那已經沒戲啦,」おそ松將他的手牽起,溫柔又飽含愛意的眼神,他輕聲說:「我們結婚吧。我喜歡你,你也剛好喜歡我,這樣不就好了嗎?」

  チョロ松已哭得泣不成聲。他氣死了,氣死這個傢伙,氣死了老是愛黏著他給他添麻煩、氣死他粗神經沒有常識像個白癡、氣死他總是不按牌理出牌亂了他的計劃。

  他可是為了當一個認真的常識人而努力生活著,他還要替母親生個可愛的孫兒呢。然而現在對眼前的人說這些話也沒用了。

  他要他的,他就是會盡他所能去取。...

+

年中松 / kiss on the forehead

※妖怪PARO的年中松,百目鬼與貓又,些微チョロ一風味。

※三男超級OOC、死捏他有。

※請注意!雖然TAG是kiss然而卻是一點也不甜且充滿了詭異氛圍的故事。




  從前從前,在那遙遠的年代,深山裡曾有一個小聚落。那是由許多小村子所組成的山中部落,那裡人煙罕至,對外的路徑已年久失修,居住其內的村民並無眾多,然而村民們過著自己自足、安居樂業的生活,世世代代皆過著平和未有紛擾的日子。

  某一天,山裡發生了一件大事。一個獨居的寡婦被人發現陳屍於家中。她的家殘破不堪,家裡被人大肆作亂,所有的家具都被翻箱倒櫃,破裂的榻榻米、撕破的紙門,以及殘留其上的血跡皆慘不忍睹。寡婦的屍體更是可...

+

※おそチョロ群一本勝負60分,題目「奇怪的表情」

※吸血鬼X執事PARO


  「噹——噹——」古老的大鐘沉重地敲響著夜晚的來臨,從長廊的深處刺入耳膜內。夜才剛沉,幾點星子像是浮在暗潮深水上,一閃一閃亮著白光。

  即使天色已暗,大宅內仍舊沒有開啟照明。但仔細一看,整座豪華的大宅內幾乎是黑漆漆的,只有一條走廊燈火通明。「喀答喀答、喀答喀答。」規律的腳步聲響起,一名手執火燭的青年正逐一將廊上的燭臺點燃。

  白皙的臉頰上掛著一副稍大的圓框眼鏡,瀏海整齊地梳向同一邊,筆挺的身子穿著黑色的燕尾服,衣上燙地整齊的線條穩妥地與身體相合。

  青年慢條斯理地走著,不一會兒原本深暗的走廊...

+

おそチョロ / kiss on the ear

  「チョロ松,快脫衣服。」

  「不要。」

  「快脫了你那件土得要死的襯衫。」

  「不要,不准說我土。」

  「チョロ松,你再不脫お兄ちゃん要自己動手了。」

  「滾開!死變態!」チョロ松終於按耐不住,首先動手將人推到一旁,「我說過了不行!」語畢還順道踢了一腳。

  おそ松眼明手快地抓住踢來的腳,順勢將チョロ松拉近自己,「齁,你要讓我等多久啊,お兄さん的小兄さん快受不了了。」說完他用右腳扣住對方的腳,抓起兩隻手讓他無法亂動,「你看你看,我下面的猛獸變得這麼大了耶,你還不來打開籠子嘛?」

  チョロ松感到無語,同時卻又覺得害臊,他想用腳踢這人的命根子,然而力氣卻怎麼也使不上去...

+

【年中松】依存症(4)

(1) (2) (3) (4)

※高校PARO,保健室醫生一松與惡童チョロ松。

※只有速度兩人是雙胞胎,其他人沒有血緣關係。

※嚴重的OOC有,此篇為おそ松視角,年中松未登場。


  チョロ松那小子最近老是不回家。

  不是到了晚上十點多才姍姍回到家裡,連招呼都不打就回自己房間關起門來,隔天也比自己早去學校;就是乾脆只傳了一句簡短的line:「我今天住橋本同學的家。」其他什麼都不說。

  就像一分鐘前手機螢幕上傳來的通知寫著:

  今天一樣不回家了。幫我跟媽說一聲。

  這小子!就算是叛逆期也該有個限度吧!有種只會傳不回家的訊息給我還不如直接打電話給媽講清楚。

  ...

+

おそ松さんログ

放一些之前在噗浪上丟的段子,CP跟組合有點雜,都標示清楚了請自行避雷哦。



【おそチョロ】

TAG:髪を切ったばかりの長男×羊の三男

   剛剪頭髮的長男×羊三男


  おそ松一踏進家門,脫下穿得破舊的紅色懶人鞋,踏上木製地板時發現了一件事。

  「嗯……?」

  仔細一看,深桐色的地板上散著點點白色棉絮。一點一點小小地從地板邊緣持續落到了走廊深處。

  おそ松煞是好奇,隨著這些小小的碎塊沿路走著,最後來到的是二樓的和室。

  「你回來啦。」

  進入眼界的是一團小小的毛球。

  啊不對,是我養的小羊才對。

  チョロ羊從繪本...

+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