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Plurk@yufall

【天幸】說個「喜歡」有這麼難嗎?


 

日安我是最近沉迷在A3!沼裡的YU。

好久不見。

總之就是寫寫看我的A3!本命CP。


  琉璃川幸有時候會覺得啊,自己的個性實在太過彆扭了,雖然他從來不覺得這有甚麼不好,畢竟他並不認為這是一個致命的缺點。倒不如說,有時候還會被人說這樣很可愛呢。雖然他一點也不會因此而高興。

  但是,最近這樣子的彆扭卻漸漸帶給他一點困擾了。

  自從他和皇天馬交往也過了快一年,認識彼此也邁入第四個年頭,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算短,從剛開始年中無休天天吵架的朋友,到現在成為了牽手的戀人,要是四年前的自己知道了不知道會怎麼想呢。

  天馬本身是人氣男演員不說,年紀輕輕便擁有不同凡響的實力,無論是在同年齡的女孩間或是年上的OL族群都擁有狂熱粉絲,甚至是媽媽級的粉絲也不少,年齡層分布可謂廣泛。

  即使他加入滿開劇團後,為了磨練不同於大銀幕前的演技而拒接了許多電影邀約,但那早已是三年前的事了。如今,滿開劇團已走出破產倒閉的危機,是當今天鵞絨大道上最有人氣的劇團之一,每天來面試追夢求一演員位置的人門庭若市,雖然劇目增加演出更加頻繁,但因為演員人數也眾多,每個人需要出場的次數不再像過去那般忙碌,天馬也因此回到演藝圈繼續發展,除了夏組的重大公演以外,電視劇及電影也會看見他的身影。

  就像現在,幸才剛打開電視,彩色畫面馬上就顯現出天馬的臉:那是他最近代言的髮蠟廣告,聽說在全日本可是大熱賣呢。

  廣告裡的天馬髮型和平常不太一樣,特地將一邊的劉海抓往上方去,顯得有點男人味又不失年輕人該有的活力。

  ──就是這張臉把一堆蠢女孩給騙倒的啊……

  幸露出有點不屑的臉耐心地將廣告看完了。

  雖然已經不是廢物演員了,不過那張臉還是怎麼看怎麼讓人不耐煩欸。

  雖然是我喜歡的人就是了。

  幸就連自己喜歡的人也是這般彆扭的態度。他不想承認,天馬的演技的確比起以前更加成熟自然,舞台劇該能表現出的誇張效果、銀幕上該有的自然不做作,他都能做到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程度。

  生活方面嘛,有時候還是覺得他挺廢的,不過這幾年來他當然不是沒有成長,最近幸有時候會想,反而好像是天馬在照顧自己一樣。這讓他頗有微詞。

  不過就是個天馬好像跩上天了一樣。

  上一回隨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本以為天馬會像以前一樣馬上回嘴「啊?有什麼不滿嗎?」但那天的天馬竟然笑瞇瞇地回自己:「有沒有再度被我迷倒了啊?」

  那個當下,幸竟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呆愣在原地。大概是居然被這笨蛋給說中了,毫無預警的問句讓大腦無法立刻作出反應,最後幸對他喊著「少臭美了廢物演員」便立刻轉身逃走。

  他不想承認,天馬比以前帥多了,而且,是超級多。

  一年前向自己告白時快哭出來的男孩子,和現在這位在電視劇裡風度翩翩的男主角,根本是不同人吧。

  這正是為什麼他現在如此煩惱的原因:彆扭的自己最近越來越不習慣這樣的天馬,總是不自覺想逃離他的身邊。

  他想像得出來要是被熱愛少女漫畫的椋看見他這種反應,一定會被這個腦補天才的友人說:「這就是戀愛啊,幸くん!以前沒有發現到的優點,一旦愛上他後就變得閃閃發亮的天馬くん!一定是這樣子的!」

  並不是嫉妒他擁有許多女性的愛慕,也並非覺得天馬非他一人獨有;而是,他純粹不習慣越趨成熟的天馬,現在的他真的像個獨當一面的大人一樣了。

  幸彆扭的地方還不只這點。

  天馬偶爾會向他抱怨:「幸你都不會對我說『喜歡』。」

  起初,幸只會翻白眼心想「你是哪來的女子高中生啊」,難道喜歡這種事情一定要說出來才會懂嗎?

  雖然幸不得不承認這和自己彆扭的個性有很大的關係,但他本就不是那種談戀愛時會喜歡說情啊愛啊的人。

  你應該要懂得啊,不是嗎?你可是最貼近我的人,最瞭解我的人欸。

  但天馬在這方面還真是驚人地纏人,他不只一次說過「一次也好,說一下喜歡嘛。」這句話,還曾經會使出渾身解數拋開恥力對幸撒嬌,就只為了一句「喜歡」。

  但他只試一次就放棄了。嘛,堂堂的天馬少爺欸,撒嬌這種事情對他來說當然是高難度的丟臉技巧之一了。

  不過,說真的,能看到戀人對自己撒嬌誰都會高興的吧。

  幸想起當時天馬的臉也忍不住覺得他有些可愛。

  ──只是說句「喜歡」而已,有這麼困難嗎?

  壓根就不想承認這真的對自己有那麼點難度。幸抓起沙發上的抱枕,思考起自己這彆扭的個性有沒有改善的可能。


///


  醒來的時候幸才發覺,剛才在煩惱的時候不知不覺間睡著了,身上還多了件米白色的薄毯子。

  看到毯子上熟悉的花紋,他連忙下意識轉頭張望。

  「噢,醒來啦?」

  方才煩惱的根源現在就近在眼前,幸揉了揉雙眼後緩緩起身。

  「嗯──你回來了?今天怎麼那麼早?」

  「今天攝影提早結束。」

  天馬從另一邊的沙發起身,坐到幸的旁邊,伸手就將幸拉來自己身邊,讓他的頭靠在自己肩上。

  「……做甚麼?」

  「沒甚麼,就只是想這樣而已。」

  甚麼叫就只是想這樣而已……幸默默地在心裡吐槽,剛才天馬的臉似乎有點紅。

  「吶,明天我休假,去哪裡玩吧?」

  「嗯,是可以啦……」幸想起原本預定要在明天製作下一次秋組公演的服裝,但心想這位大明星難得有假。不陪一下戀人也太不解風情了。「但你要陪我去買布哦。」

  「噢,好啊。」天馬回應道,空著的手纏繞上幸青綠色的髮絲,柔順的髮根輕觸著手指,有點搔癢的觸感。「吶,幸,你知道我在想甚麼嗎?」

  「哈啊?誰會知道你在想甚麼。」

  面對幸無語的表情,天馬笑笑地說:「我啊,在想你甚麼時候會對我說『喜歡』。」

  「哈啊?誰──」

  原本要接著說「誰要對你說喜歡啊」,但又怕說出來的話語會傷到對方於是瞬間閉嘴。

  「明明剛才就很老實的。」

  天馬嘟起嘴來小聲地咕噥著。

  「你說甚麼?我沒聽到。」

  「剛剛,你睡覺的時候……喊了我的名字。」天馬捂著相當紅潤的臉,支支吾吾地說著。

  幸震驚地跳開天馬的身邊,回過頭來睜著雙眼。

  「你、你……」

  「而且你還接著說『喜歡』──」

  天馬說著說著,不知不覺間臉又貼近了原本逃離自己的幸。

  兩人的距離只有五公分。

  「吶,你再對我說一次嘛?」

  面對天馬這般直球的問句,幸實在沒辦法拒絕──

  太狡猾了。這個人實在太狡猾了。

  用這種語氣說的話,還有誰會狠心拒絕呢?

  連彼此的心跳聲也聽得到的距離,眼睛眨一下好像就能細數有多少眼睫毛的距離。

  眼前就是自己最愛的人──雖然睡夢中的自己不小心露了餡,可是,既然都不小心說出來了,那就代表沒有那麼困難的,對吧?

  幸抬起頭,露出他最有自信的甜美笑容。

  「天馬,我──」


Fin.


评论(2)
热度(16)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