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Plurk@yufall

#短打

#カラトド


  トド松的戀人有個壞習慣。

  要說真的是不好的習慣,似乎言過於實了;但要說是否有對自身造成不好的影響,那的確是事實沒錯。

  カラ松相當地寵他。

  交往中的戀人會寵對方本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好比說,走在街上路過一間好吃的甜點店,於是順手買了一塊小巧精緻的草莓奶油蛋糕,邊提著紙袋邊細想戀人吃到甜點時幸福的表情;好比說,在加班回家兩人都累癱的時候,主動要求要負責洗一個禮拜沒洗的髒衣服或堆在水槽裡的碗盤。又好比說,假日出門的行程安排與規劃,僅僅是問對方「想去哪裡?」剩下的都是經由自己一手包辦。

  上述的這些情況トド松認為都還算在合理的範圍內。他偶爾也會這樣啊,比方說替カラ松縫他的痛衣,即使他千百個不願意;比方說想買閃亮亮的靴子的時候,陪他一起進去店內購物,即使待在那家店裡他渾身不自在。又或者,對方執意要唱搖籃曲的時候他還是乖乖聽完,最後冷漠地對他說:「好,睡覺吧。」卻在翻身過後不自覺嘴角上揚。

  現在,トド松躺在他們兩人同居的小公寓客廳裡的一張長型沙發上,悠悠哉哉地吃著洋芋片配午後電視劇。窗外的陽光宜人,光影剛好將客廳劃分成兩個明顯的區塊:トド松則安然地躺在充滿溫度的那一側。

  廚房裡邊則不時傳來細微的敲打聲。カラ松正忙著把剛打進數個蛋黃的材料打成一團麵糊,他哼著不知道從哪聽來的國外歌曲,一邊用攪拌器在碗裡畫圓。

  最近的カラ松有了新的興趣:學習做甜點。

  問了對方之後,一點也不意外得到的回應是:「因為我的honey愛吃啊──」這樣充滿愛意的理由。上回也是,トド松不過隨口說去了某位友人家中覺得「在家裡插個花好像蠻不錯的欸」,結果隔一個禮拜對方就跑去報名插花教室學習如何將室內盈滿馨香。

  隨便去花店買束喜歡的花再放進花瓶裡不就好了嗎?

  トド松對カラ松這麼說後,他回答:「No no no,這些beautiful flowers都是需要被呵護的ladies啊。」邊說邊將一枝枝粉色的鬱金香插進劍山裡。從此之後,家裡總是飄著淡淡的花香,因為カラ松每個禮拜都會勤勞地換上一盆新鮮的花。

  回過神來,カラ松似乎攪好麵糊了,トド松關上電視機走到他身旁:「你這次要做什麼?」

  「嗯哼──?是戚風蛋糕哦,my honey──」

  他舉起右手,攪拌器上的麵糰拋出一個弧度,一眨眼間カラ松的右臉頰就多了一點乳白。

  トド松笑了,然而對方似乎沒有發現,反而揚起他最有自信的笑容:「My honey,在笑什麼呢?」

  「你沾到臉了啦。」舉起手將那點白拾起並放進嘴裡。好甜。「你從剛才開始就在聽甚麼歌?」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

  「哈啊?」

  カラ松嘴裡說著聽不懂的語言,搞得トド松聽得一愣一愣的。

  「是一個famous的華人唱的哦,意思是──You ask me how much i love you!」

  「是是,知道了。」トド松擺擺手,看著雜亂無章的流理台,他舒口氣,緩緩道:「我來幫你吧。」

  「honey今天真難得?」

  「……還不是因為你太寵我了。」トド松想,自己多少也會有點不好意思啊。但他的聲音,對方並沒有聽見。

  「嗯哼──honey說了甚麼?」

  「沒甚麼啦,下一步要做甚麼?」

  「噢,我要準備一些香草──」

  揚起了甜甜的笑容,トド松想,或許多一點寵愛也並非是件壞事。


Fin.


戀愛練習30題之27 #壞習慣


评论
热度(1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