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松花】請小心感冒


CWT45 無料,領取感謝 :)


  「老師,我身體不太舒服,想去一趟保健室。」

  二月初的宮城,體感溫度將近零度的室外,天空灰濛濛得宛如蒙上一層陰影,吐出來的話語化成白煙模糊視線。

  在這樣冷得讓人無法忍受的季節裡,最會趁機侵入人體內的便是感冒病毒了。

  花卷貴大昨晚練習回家洗了澡後,喉嚨似乎隱隱發疼,睡覺前他只好多喝了點熱水。而今早從起床後便覺得背後宛如綁了千斤重的大石般沉重,來到學校後仍沒有消除的難受讓他忍不住舉手向課堂老師說明理由。

  他緩步走向位於教學棟一樓的保健室。原本不短的路程現在卻長得令他煩悶。

  他打開門,發現保健室內沒有任何人在。原想坐在椅子上等的,但擺放在旁的床誘惑太大,他忍不住脫下室內鞋躺上去,躲進白色且浸滿消毒水味的被單內,將其拉到鼻子下掩住半張臉。他橋了個舒服的位置。床有點冷,但他想,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

  花卷的正常體溫是36度。

 

///

 

  「松川くん!」

  他呆呆地轉向聲音的發源處,站在那兒的是同班的兩位女同學。

  「情人節快樂!這是巧克力。」

  她們倆以同樣的速度與節奏喊出聲音,並以同樣的步調在松川的課桌椅上放上兩盒小小的巧克力。

  「啊……謝謝。」

  意料之外的禮物讓他的反應比以往還遲鈍,他在兩位女同學離開以後才遲遲地道出謝意,同時以慢鏡頭的方式點了個頭。

  情人節啊……原來差不多是這個時節了嗎?

  因為今年的情人節遇到假日的關係,校內的女孩子們不得不在週五的時候趕緊送上巧克力,和心儀的對象表白或給予認識的男孩子一點人情。

  這應該是人情巧克力吧──松川沒有看見女孩們在遞給他的時候那一點害羞與期待的神情,因此他下意識地這麼認為。

  「松川!」

  班導師喊了自己的名字。他走向講台,依照老師的囑咐準備替他跑腿。

  松川的正常體溫是37度。

 

///

 

  拉開門後並沒有看到老師的身影。松川往辦公桌瞧了瞧,老師似乎也沒有留下任何關於他行蹤的隻字片語。他只好將公文放在桌上,順道欣賞了一會兒擺在電腦旁的杯緣子公仔。

  而他這時才發現保健室裡有另一個人的存在——白色的簾幕有被人拉開的跡象,一雙散亂的室內鞋擺置在靠窗的床旁邊。他悄聲靠近布幕,拉開一角後才發現,躺在床上的人是他的排球部隊友。

  淺眠的花卷因此睜開了那雙小小的眼睛。

  「……嗯?松川?」

  他揉了揉眼,好幾秒後才確認眼前的人影,這才緩慢地爬起身子。「嗯……你也生病啊?」

  「不是,幫忙送個資料而已。不過老師不在。」

  「哈啊……我第二節課來這裡的時候他已經不在了。」花卷打了個哈欠。睡了一覺後他感覺舒服多了,雖然頭還是有點沉,而他不知道究竟睡了多久。他不經意抬頭望向時鐘。「啊咧,已經快十一點了?老師也翹太久了吧。」

  「老師偶爾也想摸魚放鬆吧。」

  松川笑了笑,坐到另一邊的床上去。他看著花卷臉色似乎還是有點糟,「要不要我幫你找點感冒藥啊?」他指了指牆旁的一排藥品櫃。

  「亂拿東西應該不太好哦,松川くん。」

  語畢,花卷打了個噴嚏。

  「你看你,馬上打噴嚏了。我看還是先幫你找個藥吧?」

  松川起身,打開櫃子開始一一看著瓶身的內容。

  這傢伙又來了,明明我不需要他照顧的。

  花卷一樣維持著躺姿,全身裹緊了被單,而他偷偷地瞅著那個為他忙碌的背影。怎麼說自己也是個男孩子啊,況且對方又不是自己的老媽,然而松川總是像這樣子照顧著自己,姑且不論現在是生病,平常時候也對自己格外地好。部活結束後總等著自己一起回家、便利商店新發售的泡芙口味會第一個告訴自己、數學老算不好還是很有耐心地一題一題教,或是練習完總是裝滿水的水壺、或是沒有部活的日子,放學時公車站的那個人影。

  不知不覺間生活中總是充滿了那個人,而他不知不覺間也習慣了這些。

  花卷閉上眼。鼻腔中依舊充斥著消毒水味、保健室慣有的藥品味,還有一絲絲殘留著松川的味道。耳邊還有瓶瓶罐罐的碰撞聲,想必他會找上好一陣子吧。

  他又睜眼。當下他的腦海中短暫地閃過這個念頭──這個景象讓他感覺如此美好。

  聲音戛然而止。大概是找到寫著感冒藥的瓶子了吧?花卷看著他佇立在那好一會兒,才又提步幫他裝了杯水,最後來到床邊。

  「這個,吃三顆。」

  他從藥罐子裡倒出三顆扁小的黃色藥錠。花卷乖乖地爬起身子,接過水杯將藥一次吞下喉嚨,順道將水也整杯飲盡。他把空的水杯還給松川,又拉下被子躺下去。

  他蹭了蹭枕頭,輕輕地揚起嘴角。

  「松川,有你真好。」

  那一瞬間,松川感到臉頰逐漸發燙。奇怪,難道連我也被傳染感冒了嗎?

  他困窘地搔搔頭,顧左右而言他似地開口。「不說這個了。」他摸了摸制服口袋,從裡面掏出一個東西。「喏,給你。」

  放在松川手掌心的,是一個在便利商店裡,甚至是學校販賣部都會看到的、相當普通的泡芙。

  「泡芙?幹嘛給我?」

  花卷接過泡芙,看了看包裝袋表面,透明袋子上清楚地用鵝黃色和淺藍色印上抖大的字樣「新發售!草莓巧克力內餡融化你的心~♡」。

  「這個口味我吃過了。」早在去年十二月初發售的第一天,花卷就衝去學校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來品嘗。記得那時候松川也在旁邊的啊。

  「嗯,我知道你吃過了。」

  「那幹嘛今天送我啊?」花卷狐疑地問道。

  松川笑了笑。「你今天有沒有從女孩子那裏收到禮物啊?」

  「禮物?」

  花卷努力地用他的小腦袋瓜絞盡腦汁地想。今天因為身體的關係,來到學校後整個人昏昏沉沉的,沒怎麼注意周遭環境的變化。

  「啊,好像有欸。我剛來學校的時候桌上有盒巧克力。」

  「你也收到了嘛。所以我也送你一個囉。」

  他遲疑地歪了歪頭。許久之後他才想起,明天是對女孩子來說重要的、對男孩子來說可以收到免費零食的日子不是嗎?

  「啊……謝謝。」

  理清頭緒後,這才緩緩地道謝。一股暖意從心底流出,頓時間身體好熱,雙頰好像有團火在燒,似乎連耳根也正發燙著。松川有看見我的臉嗎?他不自覺低下頭將臉掩在被單裡,就怕他看見自己此刻的表情。

  「松川,我的感冒好像加重了。」

  花卷的正常體溫是36度。

  松川的正常體溫是37度。

  兩人現在的體溫是37. 5度。

  所以說──請小心感冒。

 

 

 

///

 

後記

謝謝你拿了這份無料!

這次融合了1/27花卷生日+2/3松花日+2/14情人節,寫了這份無料!超棒的一個無料三個節日用!(ry

總之算是両片思い的松花吧,至於花卷是還沒有自覺的小笨蛋。他們兩個人曖昧不清的關係好棒噢。希望大家會喜歡囉 :D


///


只在Lofter放...

原本要拿來當彩封的封面(哭)

沒有弄彩封我其實有點遺憾(哭)




评论(1)
热度(43)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