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金國】只有你不一樣



  「我實在搞不懂你為何這麼在意影山。」

  「我才沒有在意。」

  「你有。」

  「我說沒有!」

  「別說謊了,技術有夠爛。」

  「你真的很狠欸,國見。」

  冬日的雲層厚得像棉花糖,十二月的低氣溫讓呼出來的空氣都化成白煙,裊裊飄散至透不過光的天空。

  金田一和國見在白鳥澤高校與日向一行人道別,也意外地交換了電子郵件後,他們倆來到附近的商店街買些吃的。

  國見嘴裡咬著熱騰騰的烤麻糬,軟嫩的口感讓牙齒黏在香軟的餡裡,花生粉與奶油的香甜融成甜蜜的交響曲。他面無表情地咬著,眼神像死魚眼般盯著金田一。

  「影山在烏野過得很好,雖然這點讓人驚訝,」他停頓,將咬爛的麻糬嚥下喉嚨。「不過,這樣不就好了?」

  「嗯⋯⋯是沒錯啦。就是感覺⋯⋯」

  金田一支支吾吾地,想說卻說不出那股無法言喻的心情。

  自跟烏野的第一場練習賽後,金田一和國見兩人都同樣見到了,影山與烏野的隊友相處融洽的模樣,與他中學時那副高高在上的「國王」形象天差地遠。起初他們當然相當驚訝,甚至誇張地認為影山該不會是頭哪裡被撞到了,簡直換個人似的。但不管再怎麼說,映在眼前的事實也不得不讓他們承認,影山飛雄確實與之前不一樣了。

  那個總是用命令的語氣強迫別人去迎合他的傳球,最終落得與隊友不和的影山飛雄——如今謙虛地與人友好的畫面反而讓金田一感到諷刺。

  他知道自己個性使然,所以才會無故想起這麼多,或許那時候再和對方多溝通一些,或許那時候和顏悅色一點,他們跟影山現在就不會形同陌路。或許影山不會去烏野,說不定他也會來到青城,然後他們可以再當三年的隊友。

  只是,說不定而已。

  金田一苦笑。多想什麼都是枉然。

  「你又再亂想些什麼了吧——」

  回過神來,國見早已將麻糬吃得乾淨,伸出細長的手指捏了自己的右臉頰。

  「好痛!」

  「誰叫你在發呆。一臉白癡樣。」

  國見吐吐舌頭,白霧模糊了他的臉。

  「是說你怎麼沒把麻糬留給我一口!」

  「幹嘛留給你,那不是我的嗎?」

  「那是我請你的,別說得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誰叫你在二打二的時候輸我。」

  國見走在前頭,金田一跟在他身後,夕陽染紅了天空,遠方渲染成迷幻的紫紅色。

  「我說過了,你那時候已經做得很好了。」

  「哦……嗯。」

  「你那麼想知道影山的近況,那再跟他聯絡不就好了?」

  「就說了沒有。」

  國見用圍巾將自己的脖子裹得嚴實,他將臉也埋進去,視線則偷偷瞥向金田一。

  ——如果不在意,幹嘛還要問他最近怎麼樣。

  他將這句話堵在胸口,沒有說出的話語被依舊圍繞在臉旁的白煙取代。他盡量不讓金田一看見自己的臉,即便他本身就是很少顯露表情的人了。他覺得說這句話顯得他太小孩子氣,好像他很在意金田一的一切一樣。

  同樣作了三年的隊友,甚至還是主攻手的國見,他覺得這些事情都過去了,逝去的友誼也追不回來。硬要說的話,他反而對在意影山的金田一更為不滿。

  不過他是不會說的。

  他們走到馬路旁,街上只有零星幾個行人,紅燈剛亮起,一旁的建築物擋住了落日餘暉,陰影罩住了兩人的身子。

  「國見你……」

  「嗯?」

  冷風吹來,瀏海遮住了視線。但國見不在意,任憑深黑的髮絲在眼前飛舞著。

  「……沒什麼。」金田一低下頭。

  綠色的燈閃爍,隨之而來的是頻率固定的提示聲響起,國見邁出步伐走到斑馬線上,原本一直跟在身後的人突然將手伸過來,硬是將他的大手擠到狹小的運動外套口袋裏,和自己的手擠在一起。

  「你幹嘛啊?」國見抬起頭向金田一抗議,但他像是充耳不聞一樣持續走著路。四處張望了一下,幸好附近沒什麼人,國見只好任由他繼續握著自己的手。

  他們來到公車站旁,距離下一班公車還有五分鐘。

  「你要牽到什麼時候啦。」

  「到你上公車為止啊。」

  國見紅著臉抱怨,幸好自己正圍著圍巾,金田一應該沒有看見他的表情吧?

  「國見你的手真的很冰欸。」

  「你可以不要摸啊。」

  「那你以後就不要邊跟我抱怨好冷邊把手伸進我的衣服裏。」

  國見選擇閉嘴。他們持續沉默,直到公車到來。

  真希望這五分鐘可以再長一點。

  再讓他多擁有他久一點。

  「我走了。」國見說。

  金田一這時才鬆開手,從國見的外套口袋裡拿出手來。手上還殘留著對方的體溫。

  「國見。」金田一在對方步上公車前叫住他。他停頓一下,才又緩緩道出口。

  「你不要在意,我喜歡的人又不是影山。」

  「……我才沒有在意。」

  同樣的話,輪到自己說出口反而覺得難為情。這個平常超級遲鈍的大神木怎麼就這時候感覺特別敏銳?

  國見將臉埋進圍巾裏,就怕一不小心讓金田一看見他羞澀的臉。

  「明天見哦,國見!」

  金田一大力揮著手,臉上是那看了近四年的笑容。他的臉也染上了緋紅,不知道是天氣太冷的關係,還是因為方才的一席話。

  「嗯,明天見。」


Fin.




這是CWT44 D2的無料,首先感謝拿了無料的人,不好意思我印很少(爆)

對場領無料的人很抱歉,我居然把白鳥澤寫成了条善寺ヾ(;゚;Д;゚;)ノ゙對不起我是白癡我一直想到戴眼鏡的穴原老師是召集人忍不住就……ORZ請大家原諒我這個豬腦袋(´;ω;`)無料是情急之下趕出來的結果就變成這樣....(´;ω;`)

然後談談這篇吧,雖然看起來很淡很淡,但這兩個人是有交往的哦。

我喜歡這樣很含蓄又隱晦的浪漫。喜歡遲鈍的金田一和吃醋的國見,他們兩個好可愛。

最後最後!金國日快樂!我愛金國!愛金國!愛一輩子!大家一起愛金國!

我好缺同好;;希望大家來噗浪陪我聊聊排球哇;;(對不起不小心太多話了)

评论
热度(56)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