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雖然打上おそチョロTAG,但這篇幾乎沒什麼兩人在一起的戲份,不好意思m(_ _)m

※おそチョロ群一本勝負60分第二十一回題目「布偶裝」




  「兔兔!我要一個氣球!」

  年幼的孩童張開他的小手,從穿著兔子布偶裝的人那拿到一顆氣球。孩子開心地蹦蹦跳跳,身旁的母親則是微微低頭道謝,母子倆牽著手離開。

  這個穿著兔子布偶裝的人四處張望了下,看到有小孩子盯著自己就揮揮手,孩子便會笑逐顏開。他一邊走呀走,一邊退到了一幢粉紅色木屋旁的大樹,最後一次又回頭張望了會兒,確認沒有人看見後,他悄悄走到屋子後面,打開一扇不起眼的門,將氣球集中在一旁並摘下頭套。

  「可惡,好熱啊——!」

  おそ松冒著大汗,黑色的瀏海濕搭搭地黏在額上,整個頭簡直像是剛被瀑布沖過一樣,幾粒豆大的汗珠低落在絨面的布偶裝上,上面多了幾個深色的小圓點。他將頭套放到桌上,拉來一張椅子想坐在上頭,不料布偶裝實在是太龐大了,他仔細僑了僑位置並把兔子尾巴收好,這才終於將屁股坐穩。

  おそ松這個成天嚷著不想工作的尼特居然去打工。

  雖然只是一天的臨時工讀罷了,但「おそ松去工作」這件事情本身就會讓周邊的人訝異不已吧。今天他六點鐘就起了床,還被松代問了怎麼這麼早起,然而おそ松只是以有事情敷衍帶過,早早來到遊樂園聽值班經理為他說明今天的工作。

  おそ松會來打工不是沒理由的。

  就連他自己也覺得蠢,覺得自己蠢得無可就藥,如果說世界上能有一個可以驅使他去做勞力活、去逼迫他做生產活動來掙錢過生活的事物,他想那一定只有有一個了吧,對他來說最最特別、最毫無保留、最為珍貴,並且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的存在——他的弟弟チョロ松。

  雖然說的這麼好聽但おそ松來賺錢可不是因為チョロ松養不活自己。拜託他也是尼特欸。

  一切的開頭都只是前幾天,當おそ松剛因為輸了柏青哥而憤恨地回家,經過客廳時偷聽到チョロ松和トッティ的談話而已。

  「呵呵,トッティ,我告訴你,我抽到這個了哦。」

  「什麼什麼我看我看——咦!?ダサい松兄さん你居然抽到了!?」

  「上天果然是眷顧我的,呵呵呵。怎麼辦,我現在超緊張的,真的超緊張的天啊!」

  「チョロ松兄さん也太誇張了吧,真不愧是童貞松耶。去照照鏡子吧,你現在的臉超噁心的。」

  「你不也是個處男!有什麼資格說我?」

  「所以你要怎麼辦?如果當天還是穿著平常那件土土的綠格子襯衫加上大便色的褲子,我看你會被當場放鴿子也說不定。」

  「トッティ!拜託你!請你救救我吧!救救我!拯救我這個土到不行的靈魂吧,トド松様!」

  「哼哼,果然是因為這樣才來找我嗎?真是拿你沒辦法欸~下次要請我吃燒肉哦☆」

  光聽對話只能推敲出チョロ松拋棄了尊嚴讓自尊被トッティ狠狠踩在腳下只為了讓老么替他完成一件事。おそ松自然是好奇得不得了,這種難得可以抓到チョロ松把柄又可以捉弄他的機會怎麼能放過呢?於是おそ松在當晚便趁著チョロ松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拿了他的手機來一探究竟。在他選擇性忘記他們生日其實是同一天並以為チョロ松設了他的生日當作密碼而高興不已後,很快便查到了チョロ松興奮的源頭——那個臭小子居然抽到了跟にゃーちゃん一起去遊樂園玩一整天,大概是百分之一?的機會。

  這小子居然也有出運的一天啊,光是想到チョロ松因為這件事而整天嗨到不行的模樣おそ松就老子不爽。不不不,到底為什麼是她啊?麗華欸,她可是麗華欸!同班同學等級的臉蛋就可以讓他們家チョロ松硬到勃起?おそ松光想到看著麗華的人身抱枕DIY並且爽到高潮射在那張老是喵喵叫的嘴臉的チョロ松,內心就有股無名火油然而生。

  區區一個麗華豈能把我的チョロ松給把走。

  於是他使出了或許是這大半輩子都沒用過的精力,努力去打聽當天遊樂園是否有任何職缺。おそ松很幸運地得到了一個臨時職缺,所以他現在才在這穿著這熱得要死的布偶裝怨天。

  チョロ松那個渾蛋,回去以後一定要他好好補償我。

  おそ松瞪著那個彷彿就像Five Nights at Freddy's*裏的恐怖紫色兔子頭套,拿起桌上的水咕嚕咕嚕喝下一大口。

  不過說到這裏,最重要的チョロ松和那該死的麗華去哪裡了?

 

  「にゃ、にゃーちゃん,你你你你你你想去哪裡玩呢?」

  「チョロ松くん喜歡自由落體嗎にゃ~?我們去坐那個怎麼樣にゃ~?」

  「好好好好好當當當然沒問題啊!走吧!」

  右手被にゃーちゃん抓得緊緊的,光是這點チョロ松就覺得死而無憾了。雖然在他聽到自由落體是小小的心臟簡直要嚇到跳出身體外,但這一點兒也不成問題,沒關係的,にゃーちゃん想要坐那就該去,堂堂男子漢怎麼可以怕這種遊樂設施呢!這可是和にゃーちゃん展現自己的好機會!

  チョロ松緊張地手心都冒出汗來了,擔心著にゃーちゃん因為自己的汗臭味而遠離自己卻仍止不住活躍的汗腺。

  正當他們要走到自由落體的排隊最尾端時,眼角有個龐然大物突進視野內,原先不在意的チョロ松發現那個東西越來越靠近他們的時候,逼不得已的他只好將視線從にゃーちゃん轉移到那東西身上。

  一隻紫色兔子的布偶人,肥大的手裏拿著數顆氣球,用著過分快的速度來到他們面前。

  「呃、呃……」

  「にゃ~?」

  兔子沒有說任何話,他的鮮紅大嘴張得老大,裏頭長了幾顆大牙,雙頰塗了奇怪的紅暈,兔子眼周還生了黑眼圈,這個遊樂園的吉祥物也長得太詭異了點。

  正當チョロ松在思考是否該牽著にゃーちゃん的手英雄救美般地帶她離開這裏的時候,兔子冷不防伸出那隻肥厚的手,手中則握著一顆粉紅色的氣球。

  「送、送給我的にゃ~?」

  にゃーちゃん怯怯地伸出手,只見兔子微微點了頭,她便高興地收下氣球。「謝謝你,にゃ~♡」

  チョロ松連忙也低頭道謝,此刻他只想帶にゃーちゃん趕快遠離這隻奇怪的兔子。

  但他們才走沒幾步,チョロ松覺得背後有個東西貼近了自己。

  「唔哇啊啊啊啊啊!?」

  只見兔子兩隻手裏滿是氣球,不知道是因為太過靠近還是真的氣場太強大,兔子頭上覆滿陰影,就像是會來家裡按門鈴強迫你開門的煩人推銷員一樣,兔子硬是要將氣球塞到にゃーちゃん的手裏,にゃーちゃん嚇得花容失色,本和チョロ松握緊的手也就此分開,手中的粉紅色氣球飄到空中,兔子馬上將氣球強迫塞進にゃーちゃん空無一物的手上,一個接著一個,中間還不小心摸到了にゃーちゃん的胸部,最後她嚇得跌在地上,チョロ松還沒攙扶起她便落荒而逃了。

  離去的時候僅留下了「好噁心にゃ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的尖叫。

 

  據說おそ松在那之後消失了整整一個禮拜才鼻青臉腫地回到家。

 

 

 


*Five Nights at Freedy's:2014年發佈的一個恐怖生存遊戲。


-fin




不好意思寫到後面沒梗了.....實在不知道穿著布偶裝的おそ松可以對麗華幹嘛,我只知道松野家長男也沒想太多就是要破壞他們的約會就對了


评论
热度(18)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