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岩及】越溫柔也越暴力



真正的標題其實是岩ちゃん再多打我一點!

※噗浪極限挑戰六十分第五十四回,題目「越溫柔也越暴力」。




  及川徹感冒了。

  今天早晨六點醒來的時候,及川感覺頭沉得像裏頭塞了千斤重的石頭,鼻子一邊鼻塞,喉嚨還微微發疼,當他心想怎麼這麼難爬起來的時候,鼻子一癢便打了個噴嚏。

  這完完全全就是感冒的徵兆嘛。

  然而及川並不在意,反正這大概過不了多久就會好了吧?今天可是禮拜二,包括每周一休息的社團練習,他已經整整三天沒有打排球了。縱使現在全身上下的骨頭痠痛得讓他身子發軟,但內心那股想要碰球、想要打個暢快淋漓、想要扣球的慾望正不斷湧上來。

  及川沒有想太多,他馬上從床鋪上爬起來,首先打開衣櫥便換上青城的制服。離開被子以後因為瞬間降低的溫度差讓他再度打了一個噴嚏。沒關係,沒關係,馬上穿衣服就會變暖和的。及川抽起衛生紙擤了擤鼻涕,將鼻子擤得通紅確認沒有一丁點殘留才將衛生紙團丟到垃圾桶裏。刷牙洗漱的時候及川心想,今天的水怎麼特別冷啊,嘛應該只是因為最近天氣變冷的關係吧。及川將臉洗得乾淨,一如往常打開了髮蠟罐將髮型抓得和平常一樣帥氣。嗯,及川さん今天還是一樣很完美嘛,真不愧是我。

  當及川匆匆忙忙拿出收在櫥櫃裡的圍巾並抓起書包跑到玄關穿鞋子時,毫不意外地家裡的門被打開了。

  「及川,今天怎麼那麼慢。」

  「抱歉抱歉,剛才找圍巾花了點時間。」

  及川笑笑地將一隻腳塞進皮鞋裏,正要將另一隻腳也塞進去時,突然間額頭傳來了冰涼的冷意。

  抬頭一看,只見岩泉一隻手放在及川的額頭上,另一隻手放在自己的額頭上比較溫度。他的眼珠子望向天花板,幾秒後又迅即瞪向及川,讓他嚇得身子不自覺往後退。他知道這個表情代表著什麼。每當岩泉要對自己發怒動手的時候他的臉總是那麼陰沉。及川從小看到大了也沒少疼幾個揍,什麼時候會大難臨頭當然是再清楚不過了。

  「……你發燒了。」說話的同時感覺岩泉的背後有股無名火正在燃燒著……而且正越發旺盛。

  「咿——岩ちゃん你等等,我沒有發燒啦真的真的——」

  「少騙人了明明這麼燙ボケ川!」岩泉將方才放在及川額頭上的手往他臉上捏,「該不會又是昨天晚上熬夜看影片?啊?你找死嗎?」

  「我反得暴離啦岩ちゃん……」及川的臉被用力地揉著導致他口齒不清,他費上一點力氣才把岩泉推開,「唉唷,就說我沒有發燒,走吧走吧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

  及川起身繞過岩泉想打開他背後的大門,然而一股力氣將及川整個人往後拉,岩泉拉緊了他的圍巾,及川被勒得脖子發疼,一開口就是猛咳,岩泉便趁勢將及川的鞋子剝了丟到一旁,緊接著又是一股怪力將人往室內拖。

  岩ちゃん你平常到底吃什麼啊!?太誇張了吧你是猩猩嗎!

  及川仍舊不停乾咳著,然而他發現全身上下使不出任何力氣來反抗這個怪力的青梅竹馬。頭似乎又開始痛起來,被拖著的身驅感到越來越沉,當他們倆來到及川的房間後,岩泉彷彿像丟一個垃圾一般輕而易舉地將及川這個有184公分高的男人丟回了他的被褥。

  「齁!岩ちゃん!就說了反對暴唔噗——」

  話還沒說完,岩泉又一把將被子掀起來拉到及川臉部的高度。「吵死了,你今天休息。」

  「我不要!我要去學校!」

  「閉嘴,是你自己不好好照顧身體。」岩泉一邊將及川的書包放到旁邊地板上,接著從房間的壁櫥內又拿出了一個薄被蓋到及川身上。「阿姨應該要起床了?我去跟她說你感冒了。」

  「等等,岩ちゃん!」

  岩泉的動作實在是快到讓及川完全跟不上。說話的同時他覺得頭好像更痛了點,每發出一個聲音就像頭殼又裂開似地疼。

  「你沒有抗議的餘地。好好休息,明天可以再來打排球。」

  及川還什麼都沒說岩泉便將他的話給說完了。僅僅只是一秒鐘,他也能從及川的眼神中讀出許多情緒:迫切想打排球的欲望、憤恨自己生病、若干的悔恨,還有非常非常些微的,那一丁點的,對自己的感謝與不甘心。

  「好、好吧……」

  及川因為岩泉知道了自己的心思,說著說著反而臉都紅起來了。這回他乖乖地縮回去被子裏來掩蓋通紅的面容。

  岩泉笑了,這傢伙就是這種時候才會老實一點。他蹲下身來,摸了摸及川的頭,「回來我會再來看你。」接著輕輕吻了及川的額頭。


  晚上六點鐘,岩泉今天比起平常更早一點回家,雖然因為主將缺席因此今天多了不少事情,但他仍快速地解決完所有必要事務後才匆匆趕回家。

  雖然是及川家就是了。

  按門鈴後來打開門的是及川的媽媽。「啊啦,一くん練習完回來啦?來看徹的嗎?真是不好意思。」

  「阿姨你好。」

  岩泉有禮貌地打招呼,與阿姨寒暄問暖個兩三句後她說晚餐快準備好了並邀請岩泉一同在家吃飯。岩泉熟門熟路地走到及川的房門口,沒有多想便用力地打開和室拉門。

  與預想的一樣,及川並沒有在睡覺,而是窩在被窩裏拿著漫畫書看。

  「岩ちゃん你回來了!」

  「クソ川,感冒好了啊?」

  及川看見岩泉時整張臉笑得燦爛,感覺他頭上頓時冒出許多小花,他甚至激動地起身似乎準備接受岩泉的愛的抱抱,然而岩泉一點也沒有要抱的意思反而想都沒想就伸出一隻腳往棉被踹。

  「唉唷好痛,岩ちゃん溫柔一點啦!及川さん現在可是病人呢。」

  及川摸了摸被踢的地方不滿地說道。

  「都在看漫畫了應該是好了吧。」

  「還沒,我的喉嚨還——咳咳!」話還沒說完及川又是一陣猛咳,岩泉擺出無奈的表情,坐下來把一旁的水杯拿過來遞給對方。「噗,及川現在遜爆了。」

  喝下一大口水後喉嚨的乾痛得以紓緩,及川不滿地回應道,「討厭,岩ちゃん一見到我就踢我。不跟你好了。」

  「誰跟你好過,白癡川。」

  「好過分!」

  一把接過水杯另一隻手又一把揉了揉及川的頭髮,岩泉笑著看他,「明天看我不揍你。最好再來練一百個發球,怎麼樣啊?」

  「如你所願。」

  及川輕笑著,岩泉的溫度自掌中傳來,他的手厚實又溫暖,及川享受著岩泉給予他的溫柔。其實及川是很高興的,雖然岩ちゃん總是對他很兇,時不時就家暴他,而且一點也不把自己的帥氣看進眼裏,但是好比這時候,岩泉會比平常溫柔許多,這難道就是糖與鞭子嗎?因為平常的岩ちゃん太過兇狠了,一旦溫柔起來反而讓及川高興得不得了。雖然及川曾經嘴硬地說這樣的岩ちゃん很噁心結果又是遭來一頓打。

  及川像隻小貓一樣享受著手掌的撫摸。「今天一整天見不到岩ちゃん好寂寞,快要死掉了。」

  「才不過幾小時而已。」

  「已經夠久了啊,沒有岩ちゃん我感冒就不會好啦。」及川嘟起嘴來裝可愛,臉漲得鼓鼓的,岩泉仍是不為所動。「起來啦,吃飯了。」

  「不要,及川さん生病了要岩ちゃん親親才會起來。」

  及川說著便嘟起薄唇示意要岩泉吻他。

  這個臭小子……

  平時的及川已經夠麻煩了,生病時的及川更是煩人的可以。及川這個厚顏無恥的傢伙就是會趁這時候極力要求許多事,平常就已經夠不要臉了這時候還會大方地說這種肉麻的話。岩泉就是看他這點很不爽。因為完完全全被抓住把柄了嘛,及川就是看準生病的時候自己對他比較好點所以煩人度會上升到MAX。

  然後,岩泉心裏雖然囉哩八嗦地說了一大堆,他還是乖乖親了及川一下。

  「嘿嘿。」

  及川滿意地笑了,細緻的臉龐染上了點緋紅,像個討到糖吃的孩子似的。

  「笑什麼。走啦!」

  岩泉受不了他這種得逞的笑容,踹了一腳後還是伸出雙手把及川拉起來。

  「岩ちゃん是越溫柔就越暴力的類型嘛。」

  「啊?要我再多踹你幾下嗎?」

  「拜託岩泉大人腳下留情。」




おまけ


「及川感冒了啊?」

「我以為笨蛋不會感冒呢。」

「我也以為,看來及川驗證了這句話的謬誤。」

排球部室內,岩泉與同為三年級的損友松川和花卷正在對話。

「不過那傢伙一定吵著要來學校對吧。」

「對啊,煩死人了,每次叫他不要熬夜不知道他耳朵長來幹嘛用的。」

岩泉一邊穿上護膝一邊碎嘴。

「總覺得想像得出來及川現在死在房裡的樣子。」

「哦,我也是呢。」

「為什麼?」

岩泉不解地問道。

「因為岩泉不在啊。」

「因為你不在啊。」

兩人異口同聲說道。

「哈啊?」

「及川沒有你活不下去吧。」

松川轉頭看向他,花卷則是嘻嘻笑著。

「……我是人工呼吸器嗎?」


-fin




原本想把及川寫得更M更煩但暫時想不出什麼好梗。只好把更煩人的及川留在下一篇岩及了(笑)。


评论(4)
热度(7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