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おそチョロ】First Met

※おそチョロ群+噗浪極限挑戰一本勝負60分的題目:「啤酒」、「微醺」

※速度兩人沒有血緣關係。

※有サイバー(電子松)的情節。




  周五的夜晚,商店街人潮不斷,提著公事包的上班族、下課嘻鬧成群的學生、看起來無所事事的年輕女孩、站在店家外吆喝著招呼客人的小哥,或是蹲坐在角落的流浪漢,以及數個五顏六色的招牌一一亮起,霓虹燈照耀的天空與人聲鼎沸的街道象徵著夜晚的揭幕。

  おそ松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這一會兒弄個麵條,下一秒又得去洗油膩的碗。他在一家居酒屋當學徒,才剛進來這裏半年左右,說到底不過只是個打雜的罷了。最近大概是老師傅終於看他順眼了,偶爾才讓他處理一些簡單的料理。

  這家店位在鬧區上,雖然店面不大且坐落在一個不起眼的轉角巷弄裏,一不小心就會轉身錯過,然而經濟實惠的價格、與其相符的美味料理、熱情款待又率直的師傅,還有其最重要的招牌炸物讓這間居酒屋也小有名氣。

  おそ松今年二十九歲了,說真的是一個不大也不小的年紀,初入這間店想拜師學徒時還被師傅訓了一頓,前幾年是幹什麼吃的這麼晚才跑來學料理?你看看店裡幾個小夥子,長得都還比你嫩,手藝倒是比你好上幾百倍。原本おそ松被五雷轟頂後還以為沒希望了,然而師傅說了句「你就先去洗碗吧。」讓他得以留下來。

  今晚的客人依舊很多。從傍晚五點營業後沒多久店內便坐滿了人,小小的空間一下子被擠得鬧哄哄的。大概又因為是周五的關係,幾乎所有上班族都來到居酒屋慶祝週末的到來,小菜是一盤接著一盤,啤酒也是一杯接著一杯,一點也不吝嗇。

  「啊——那個上司真的是王八蛋啊——燒屁毛吧他!最好連陰毛也燒掉!」

  這是當おそ松剛好站在吧檯前忙著將烤雞肉串擺盤時聽到的。

  店內的角落坐著一個青年,從背後看他的黑髮原本應是清爽整齊的模樣,現在則稍顯凌亂,深青色西裝外套掛在一旁的牆上,領帶早已鬆開顯得歪七扭八,兩邊的袖子捲到手肘處,明明只是喝個啤酒看起來卻像想找人幹架。青年大口大口地將啤酒咕嚕咕嚕喝下肚,三兩下就把一大杯生啤酒喝得乾淨,「再來一杯!」接著又大聲向服務生點酒。

  「唉唷,チョロ松先輩,你別再喝啦,待會喝醉了又是我要揹你回去。還有請不要燒陰毛啊,感覺好可怕。」

  青年的旁邊也坐了一名年輕的上班族,看這說話方式肯定是他的後輩吧,看起來比較乖巧一點,他把吃到一半的烤肉串放回盤內,嘴上雖是勸著前輩卻仍是拿起酒杯和他一起乾了。

  「トド松你不懂,那渾蛋,總有一天我要讓他嘗盡苦頭!」

  「是是是,你擦擦嘴吧,酒都滴到襯衫上了。」

  名為トド松的後輩拿起桌上的紙巾遞向前輩,チョロ松接過後則是隨意擦了擦汙漬便將紙巾揉成團丟到一旁。幾杯黃湯下肚,他早已喝得微醺,臉頰也顯幾分紅潤。

  是沒看過的人啊,おそ松心想。他們這家居酒屋來的多是常客,新面孔通常都是熟客帶來的。不過今天這兩人身旁倒是沒看到有其他熟人。

  嘛,不過這樣的客人店裡多的是。おそ松沒有多留意,很快便將注意力重新放回水槽裡,將碗盤洗得乾淨後,放進快速烘碗機裏,又忙著去做其他事了。

 

  晚上十一點整是店家打烊的時間,客人們陸續三兩成群走出店外,工讀生也趕忙來到店外鞠躬哈腰歡送客人。

  「喂!おそ松!你來一下!」

  當おそ松忙著清潔流理台時被師傅叫過去,他急忙放下手中的海綿擦了擦手便過去。

  「是!請問有什麼事?」

  「你去送一下那個年輕人回去,喝成這樣連路都不會走了,真是。」

  隨著老師傅的視線看過去,他發現站在店門旁的是チョロ松和トド松兩人。

  「不好意思,我有點急事,你能不能幫我送前輩回去呢?他就住這附近的赤塚公寓而已。」

  トド松的右手攙扶著チョロ松,一臉不好意思又抱歉的臉。身旁的人早已喝醉,雙腿像是斷了線的玩偶有氣無力地站著,頭靠在トド松肩膀上,看上去似乎是睡著了。

  「沒有問題!客人您放心,我會安全地送他回去的。」

  おそ松心想,真倒楣,居然要我送一個醉鬼回去。

 

  赤塚公寓離居酒屋並不遠,然而因為チョロ松連路都走不好,短短五分鐘的路程卻讓他們倆走了將近二十分鐘。

  「客人,您走好一點啊,我好怕跟著你摔個狗吃屎啊。」

  おそ松手搭在チョロ松的肩膀上攙扶著他,說真的自己力氣也不小,可是對付這個身材和自己差不多的醉鬼還真有點麻煩。他感覺得到額上冒出的汗水正一滴滴滑落到柏油路上,上衣也逐漸被汗水給浸濕。初秋的夜晚稍有涼意,然而今晚沒有甚麼風,おそ松覺得悶得可以。おそ松除了避免チョロ松倒下之外,還得注意路況以免撞到路人。幸好這時間人潮也逐漸散去,路上只剩下零星幾個人。

  「啊,客人,到了哦。」

  眼前是一幢黯淡且稍顯老舊的建築物。寫著「赤塚公寓」的石牌字樣早已因歲月的洗禮而模糊不清。

  「嗯、嗯……——」

  搭在おそ松肩膀上的手動了動,チョロ松似乎有點反應,但仔細一看根本還沒醒過來。

  說起來剛才那位小夥子是說他住在303吧?

  おそ松稍微調整下姿勢,將チョロ松的身體扶穩,「小心點啊,要走樓梯囉!」決定送他到家門前。

  踏上階梯時おそ松小心翼翼地,慢慢地踩著步伐才終於來到三樓,看チョロ松似乎還未醒的模樣,只好掏了掏他的西裝褲口袋又摸了摸公事包才翻出一串鑰匙。

  「喀擦!」一聲鑰匙轉開門鎖,おそ松在玄關前將人放倒在地板上,接著坐在地板上喘口氣。「有點累啊……」他回頭望向チョロ松,只見チョロ松早已呼呼大睡,整張臉黏在地板上睡得香甜。

  「客人,您去床上睡吧。」

  おそ松看他這麼睡著可能會著涼,於心不忍又決定搖醒他,至少要把他喚去床上睡。

  這會兒チョロ松可終於醒來了,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嗯?啊?」雖然視線模糊仍極力睜開雙眼看清眼前的人。

  「客人,我是赤塚居酒屋的店員,來送您回來的。」

  「啊……謝謝你……」

  チョロ松的意識逐漸清醒,片刻之後才驚覺自己似乎失態了,慌張地抬起頭望向おそ松。

  「真、真不好意思!居然讓你送我回來……」

  「不會啦不會啦,小意思而已。」

  「真的很不好意思,通常是我的後輩會送我回來的,今天喝太多了,甚麼都不記得了……」

  チョロ松連忙鞠躬道歉,然而おそ松當時心想你根本就習慣喝醉後讓後輩送你回家了唄。

  最後おそ松揮揮手,嘻笑著說:「唉呀,真的小事而已沒關係的,那麼沒有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啊、是,謝謝您……」チョロ松回應,他看著おそ松說完後前腳將要踏出大門,連忙喊道:「請等一下!」

  「怎麼了?」他回頭。

  「那個,您在那家居酒屋打工嗎?」

  「是啊。」這不是廢話嗎?

  「噢,呃,那您哪一天會待在店裏呢?」

  「基本上每天都在。」

  「這樣啊,那下次我再去店裏和您道謝吧。」

  「真的不用啦,就說小事而已。」おそ松再度揮了揮手,這人實在太客氣反而讓他有點不知所措,倒也不是一個討厭的人。「你還會再光顧我們店嗎?」

  「當然會呀。」

  「那下次,等我下班後陪我去喝酒吧。」

  「好,」チョロ松聽到「下次」這個詞由對方口中而出,不知為何感到相當高興。「那就下次見了。」

  「下次見。」


-fin




本來想讓他們誤打誤撞一夜情但發現有點困難於是果斷放棄。

寫個60分還開車幹嘛呢有毛病啊(ry


评论
热度(26)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