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金國】國見英的學校生活



※第一次寫自我滿足的金國,應該算是金國金無差,只是很想寫出兩人互動的感覺而已。




1

 

  國見英是個很隨興的人。

  每天起床過後會躺在床上賴個五分鐘左右,接著慵懶地爬起來梳洗,一邊在母親的催促聲之下一邊換上制服,再悠悠哉哉地走到飯廳吃微溫的早餐。

  吃完早餐過後再換上運動鞋,慢條斯理地走去學校。如果發現晨練快要遲到了,他也不會加快步伐,頂多是想著待會會被溝口教練多罵個幾句吧。通常在兩相權衡之下他仍會選擇緩緩步行到學校,因為早晨通常是他最沒精神的時候,這時候要他活動筋骨簡直要命。

  去學校怎麼會這麼麻煩啊。

 

  「國見,你今天又遲到了。」

  晨練結束回到部室換裝時金田一說道。

  從中學時期便認識的金田一勇太郎,同為排球部的隊友,高中後也一起選擇了同樣的學校,兩人也繼續一起打排球。身為一年級便可以成為正規隊員的兩人實力絕對不可小覷。

  認識也三年了,雖然從來沒有待在同個班級,但在社團活動時間所累積的感情也不算太淺。

  這讓國見感到不滿。

  因為金田一現在簡直就像他第二個老媽。

  國見刻意忽略金田一的話語,脫下隊服後又擦了擦汗,慢悠悠地換上白色的制服。

  「溝口教練今天可是很生氣哦。剛好你來的時候他有事回辦公室一趟。」金田一見對方毫無回話的意思,自顧自地又繼續說道。「明天早點來啊。」

  「嗯。」

  金田一瞭解他的個性,不喜歡無緣無故浪費體力,做事情之前也會先動腦思考,雖然看起來好像什麼都沒在想,事實上他只是在做一件事情之前會先思考該怎麼做才是最有效率的。但歸根究柢他仍算是個慢郎中。

  「你吃早餐了嗎?」

  金田一見他回應,也當作他聽進去了。

  「嗯,吃過了。」

  「我還沒啊,肚子好餓。」

  「去合作社買點什麼吧。」

  「國見陪我去吧?」

  「……嗯。」

 

 

 

2

 

  「國見,吃午餐了啊——」

  中午鈴聲響沒多久,金田一一如既往來到隔壁班要把人給叫醒。國見班上的同學也見怪不怪,早就習慣有個隔壁班的辣韭頭會專門來叫醒這個老是在睡覺的同學。

  趴睡在桌上的國見迷迷糊糊地被搖醒。

  「啊咧⋯⋯有顆辣韭頭⋯⋯」

  「什麼辣韭頭啊!?」

  金田一這次不用搖的方式,乾脆拿了國見的鉛筆盒輕輕打了下他的頭。

  「⋯⋯痛。」

  「這點程度哪裡痛,起來了。」

  國見摸了摸頭一副寶寶委屈的樣子,金田一則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人從座位上撈起來,硬是把他拖出教室外,國見便很順勢地依在金田一身上。

  「喂你倒是給我動起腳來走路啊!」


  「嗯⋯⋯好吃。」

  在合作社買了午餐後兩人到頂樓上坐著吃飯。國見手拿著奶油麵包一小口一小口咬進嘴裡,他的食量本來就不大,午餐時刻通常都是用麵包來解決。

  「你啊,老是吃這麼少,難怪那麼瘦。」

  金田一正狂嗑著燒肉便當,他旁邊還放了一個炒麵麵包和一小瓶茶。

  「我又不像你。」

  國見又咬了一口麵包,奶油和麵粉的甜味融化在嘴裏,國見滿意地嘗盡了味道才吞進喉嚨。

  「我的食量對這年紀的男生來說很正常的。」

  「我就吃不了這麼多啊。」

  國見反駁他,趁著金田一不注意的時候喝了一口茶。「喂你偷喝我的。」

  「好苦。」

  國見皺了眉頭。白皙的皮膚上出現些微的皺紋。向來喜歡甜食的他並不喜歡太苦的味道。

  「活該,誰叫你要偷喝。」金田一搶回瓶子喝了一口,發出滿意的聲音,「這才叫茶葉啊!」

  國見不回話,手上的麵包幾乎被他吞進胃裡去了。

  「說起來為什麼我們兩個連午休時都要一起吃飯啊?」

  「溝口教練和及川さん都要我盯著你吃飯。」

  「哈啊?」

  「就說你吃太少了。不多長點肉不能好好攔網啊。」

  「兩者沒有關係吧。」

  國見將空塑膠袋折好,偷偷塞進金田一的制服口袋裡。

  明明老是說我吃很少也沒見你逼著我吃東西過啊。

 

 

 

3

 

  四點下課時,當國見整理好書包站起身要走去部室時,他一點也不意外看見金田一站在他的教室門口。

  「你好慢。」

  「又沒有叫你等我。」

  練習時國見果然免不了先被溝口訓了一頓,國見對於訓斥總是心不在焉的,一會兒盯著地板假裝認真在聽,一會兒又將眼神飄到球場上看著球員。

  金田一正在練習發球,岩泉則站在他旁邊負責指導。每次看金田一對岩泉さん的態度真是有夠畢恭畢敬的啊。嘛,畢竟是他最尊敬的前輩啊。

  突然間,從球場的另一邊突然飛來一顆球進入視線內,重重地打在金田一身上。

  看見被球嚇到的金田一,國見忍不住噗哧笑出聲。

  「你有在聽我講話嗎國見ボゲ!」

 

 

 

4

 

  「好累啊⋯⋯快睡著了。」

  「你明明一直抓空檔偷懶還真敢說。」

  結束練習後他們繞道去附近的商店街買了甜甜圈來吃,是國見喜歡的一家老字號商店。

  「你的好吃嗎?」

  國見挑了原味,金田一則是選了巧克力的。他剛說完就將金田一的手拉近自己,張嘴咬了一大口的巧克力甜甜圈。

  「你也吃太多了吧!」

  「嗯嗯……好吃。」

  「真受不了你……」金田一看著被咬了將近一半的甜甜圈,無奈地說道。「教練叮嚀我們練習完要多補充蛋白質來修復肌肉纖維。你卻淨是想吃些甜的。」

  「金田一越來越像老媽子了。」

  國見把自己手上的最後一口甜甜圈咬進嘴裡,鬆軟的口感裡蘊含著奶油和糖粉的香氣。

  「是你太會讓人操心了。」

  「拉我起來。」

  國見伸長手,賴在椅子上不肯站起來。

  「真受不了你啊。」這是今天金田一第二次對國見說這句話。他也伸出手來,臉上掛著無奈的笑容。

  雖然嘴上這麼說,每次不還是讓著我嗎?

  當金田一將國見拉起時,國見在心裡想道。

 

  「明天金田一叫我起床吧。」

  「啊?為什麼?」

  「這樣我就不會遲到了啊。」

  「你把我當成什麼了啊……」

  傍晚的夕陽將路染成橘紅色,拉出了兩條長長的影子。

  雖然去學校很麻煩,打排球也很累,但有這傢伙在的話,也是蠻有趣的啊。

  國見心裡想著,輕輕地笑了。


-fin

评论(1)
热度(5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