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おそチョロログ

1


TAG:求婚


  「チョロ松,我知道你可能不會答應,老是愛自稱常識人又愛想些有的沒的,煩死人的ライジング思考スキー,你大概現在又在想我可是孫保證人吧但那已經沒戲啦,」おそ松將他的手牽起,溫柔又飽含愛意的眼神,他輕聲說:「我們結婚吧。我喜歡你,你也剛好喜歡我,這樣不就好了嗎?」

  チョロ松已哭得泣不成聲。他氣死了,氣死這個傢伙,氣死了老是愛黏著他給他添麻煩、氣死他粗神經沒有常識像個白癡、氣死他總是不按牌理出牌亂了他的計劃。

  他可是為了當一個認真的常識人而努力生活著,他還要替母親生個可愛的孫兒呢。然而現在對眼前的人說這些話也沒用了。

  他要他的,他就是會盡他所能去取。他的內心還是稚氣未脫的孩子,他不懂分享,他只知道該是他的就該是他的。

  那之中當然包括自己。

  「你就承認你喜歡我有什麼不好?又不會少塊肉。」おそ松用手背抹去他撲簌簌的眼淚。他的弟弟,他最喜歡的人。「跟我在一起不好嗎?」

  「當然不好,甚至糟透了,」チョロ松的淚水仍舊沒有停下,「你不去工作只會在家裡看漫畫挖鼻屎,出去了只會用兄弟的錢包拿去打小鋼珠,賽馬一次也沒贏過,衛生習慣也很糟老是往我身上抹你背上的汗髒死了還要我幫你折衣服,」他有點哽咽,喉嚨裏像是有千萬句話想訴說,「每次只會惹我生氣,混帳,一點也沒有長男的樣子⋯⋯」

  おそ松笑著聽他抱怨自己。他笑著笑著就將チョロ松抱進懷裏,聽著聽著又抱得更緊些。

  「雖然你真的是個無可救藥的人渣,」チョロ松輕輕抽了一口氣,「但我還是喜歡你,混帳。」他感覺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才說出這句話。多年來他說不出口的愛戀和苦悶,在此刻傾盡ㄧ城。

  おそ松聽了笑得開懷,他把チョロ松抱得更緊,他真想就這樣讓他在他懷裡一輩子。哪都別去,就待在我身邊吧。「チョロ松嘴上嫌我還不是告白了。」他露出得逞的笑。

  「吵死了,我不會再跟你說這些話了。」チョロ松的臉微紅,眼睛也哭得紅紅的。「哼~チョロ松還不是自以為和大家不一樣,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一直說找工作找工作煩死人了,你最後還不是回到家裡來繼續當廢物尼特?跟我哪有差別。」おそ松嘻嘻笑著,此時他才放開チョロ松,讓兩人面對面。

  「但我會嫌棄你的缺點一輩子,也會喜歡你的優點一輩子,然後在你身邊煩你一輩子。」

  おそ松用食指擦了擦鼻子。還是一貫的長男風範。

  チョロ松也笑了。

  「是啊,一輩子。」他複誦著,像句咒語一樣。「我跟你都在一起二十幾年了,一輩子又算什麼呢。」

  就這樣吧,一輩子。

  當你走在前頭,我也會並肩和著你走,在你跌倒的時候拉你一把。

  就一輩子。




2


TAG:俺のチョロ松


  松野トド松坐在客廳的茶桌旁,姆指迅速地滑過螢幕,整個客廳安靜地彷彿只剩下手指和螢幕接觸的聲音。

  トド松點到某個頁面,煞時停下動作。

  「你們兩個真的要給我差不多一點了。」

  「嗯?」「啊?」「嗯嗯?」「啊哈——?」「………」

  客廳內的其他五人抬起頭來回應。

  「那邊兩個,紅色和綠色的,」トド松左手撐著頭用下巴示意,擺出無奈的臉,「看看這是什麼?」

  「哦,我看看我看看……」おそ松湊到末弟身旁望向螢幕,「推特流行趨勢……『俺のチョロ松』。」おそ松念出弟弟手指的部分,「哇,有一萬多則推文耶!」

  「哈啊?我是誰的?」チョロ松只覺得完全被蒙在鼓裡,他皺了一邊的眉頭從書本中抬起頭來。

  「チョロ松兄さん真是後知後覺耶,迷妹們已經瘋狂地在洗推特啦,還有人說剛才的地震是速度引起的。」

  「啊?所以說到底是什麼?而且速度又是什麼?」チョロ松還是沒有聽懂,應該說トド松根本就沒有說明事情的原委。只見一旁的長男笑嘻嘻地,一把抱住了チョロ松,「我的チョロ松~~~!」黏得死緊。

  「滾開!我說過很煩!滾開!」チョロ松一下子火氣上來,馬上拿起書就往肩上的頭猛敲,然而身上的力道一點也沒減緩反而加重。「我的チョロ松好兇啊~お兄さん希望你溫柔點啊~雖然我的チョロ松就是這樣才可愛~」おそ松像隻無尾熊緊緊抱著樹幹一樣,連雙腿都纏緊了チョロ松的身體。「要我講幾遍,不要加『我的』!煩死了!」又是一陣猛揍。

  トド松很快地開啟相機拍了幾張照,附在剛寫好的推特上:「松野家は今日も平和です。#俺のチョロ松」




3


TAG:晨砲(R18)




4


【おそチョロ+非常些微的カラチョロ】

BGM:DAY6的《Congratulations


  おそ松記得上回見到他似乎是一個月前的事了。

  關於那個留下短短的隻字片語後一去不回的戀人。

  街道上的人行樹看來孤單,樹葉發出瑟瑟聲響,很是寂寥。寒風吹來刮在他蒼白的臉上,他覺得有點刺痛。

  他回想起上回見面時的事。                                       

  他們像平常一樣約在某個咖啡廳內,他並沒有注意到當天戀人的冷漠神色。他還是像以前一樣,像他們剛認識時一樣,嘴上說著不著邊際的話,講些天花亂墜的事情,說著隔壁班誰誰誰的八卦,然後期待戀人像往常一樣會因為他所說的事情而笑得罵他白癡笨蛋之類的。

  然後他的期待落空。

  坐在對面的人一邊滑著手機一邊敷衍地回答他,就像他說的事情是凍了萬年的冰一樣,他一點兒也不感興趣。

  其實他早該注意到的,但粗心如他,他心想可能今天心情不太好吧。

  「你根本不瞭解我。」

  「我聽膩那些話了。」

  「你能不能有點長進?別這麼幼稚好嗎?」

  從戀人口中說出多少惡毒的話語他其實記不清了,但他還記得那一下下如荊棘般刺痛的感覺。

  然後他走了,離開前他說「抱歉,我們都冷靜一下吧。」留下他一人在咖啡廳裏。

  我應該要發現的。發現他心情不好。發現他其實早就對我不太高興。發現他其實希望我那樣做。

  事後おそ松這麼想。每當他走過一個他們曾去過的地方,他都試著在內心懺悔,並且祈求他被原諒的那天。

  初次見面時的便利商店、第一次約會去的電影院、熱戀時他們去了遊樂園、曾經在KTV做過不為人知的事、半夜去山上看了流星雨結果落空,還有在海邊說著永遠在一起的誓言。

  最後誓言如破碎的海浪,留在那沉寂的大海。

 

  他還記得那一天見到那番場景時的感覺。

  比起那些罵他不出息的話,比起在咖啡廳裡留下自己,比起那一天的感覺還要心痛。

  他坐在月台座椅上,手裡翻著書,從那天之後他試著去做些原本不怎麼感興趣的事來轉移注意力。

  月台上沒什麼人,午後的寧靜讓他覺得舒服。

  視線的右邊,對面的月台走來兩個人。他原本沒有特別注意的,直到他發現其中一人穿著綠色的衣服,他便習慣性地往那抹綠色看去。

  是他。

  一個月沒見,他看起來沒什麼變,只有頭髮短了點。

  他靦腆地笑著,他在開心的時候嘴角總會呈現三角形的樣子。

  他喜歡那樣的他,相當喜歡。每一次總是看著那樣的笑臉看著看著就親了上去。

  他的身旁站著一個比他稍高的男人,不認識的臉孔。穿著品味有點奇怪,但是他說出來的話總讓他笑得開懷。

  啊,他又笑了。

  但不是為我。

 

  他們一起坐下,彎下腰時他的眼神飄到前方,原本正要移開眼的視線卻在發現對面的人後僵住。

  おそ松輕輕地笑了。

  身旁的人仍舊談笑風生,他也試著陪笑稱是,然而笑容不再那麼燦爛。

  おそ松將書闔上,他把手跨放到另一個座椅邊緣上。

  真可笑。可笑透了。我就看你是怎麼笑的吧。

  看見我之後,你在那個人身邊是怎麼笑的?

  分針剛指向12,離電車進站時間還有5分鐘。

  他在看著他們兩人的同時又想起了無數個畫面:他鼓起勇氣和他告白時他用羞紅的面容點頭說好、他們第一次接吻是他主動的、初次被周遭人發現戀情時戀人忙著說沒有這回事、他秘密地為自己準備生日驚喜而哭泣的那天、他們一起用立可拍紀念交往100天、他曾在街上試著牽他的手但遭到拒絕。

  原來,我們有這麼多這麼多的回憶。即使只是短短半年。

  只是回憶罷了。不再具有任何意義。在我腦海中成了悲傷的源頭,在你心中成了不需要的曾經。

  這五分鐘好漫長。

  他的戀人,昔日的戀人,試著不和他對上眼神,試著回應身旁的人,試著將自己當成陌生人。

  是啊,陌生人。

  原來我們已經是陌生人了啊。

 

  電車靠站,おそ松在電車進站前看了他最後一眼,上了車離去。

  你還笑著,那就好了。即使那個笑容已不再屬於我。

  然後就當這世界上沒有我這傢伙吧。就當我是不存在的一樣。

  致熱戀中的你。




评论(2)
热度(15)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