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波實】兩人一起時才存在的關係



※噗浪點文,TAG:kiss on the leg

※R18,有BJ描寫慎入。微OOC。

※私設D機關成員皆有各自的寢室。


可看微博連結或下面有正文




  波多野下車後稍微整理身上的淺咖啡色西裝,從頭到尾仔細打量了一遍,戴上同樣顏色的紳士帽,下意識拉了拉襯衫領子,抬頭看向那塊老舊的看板——「大東亞文化協會」。看板破舊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摔碎到地上,如同風中殘燭的老人。掛著這塊板子的建築物整體看上去是灰暗、有點過時的風格。波多野開了門走進去。

  時隔幾個月的東京,上回離開時還是熱得蒸人的夏天,回國時已是稍有涼意的初秋。他見到大部分的人已開始著上薄外套。這感覺有點奇妙,他剛執行完任務回國,這是他第一次的海外任務,時間並沒有如預想中的長,他原以為會待在法國更久一點。他想,他還沒準備好適應日本寂寥的秋天。他有點懷念巴黎香榭大道旁夏日濃濃的綠樹,盛夏時整條街盡是綠草如茵。他吸了一口氣,彷彿可以從鼻腔中感受到草地的氣息,然而吸入肺裡的只有冷冽的風。

  名為「大東亞文化協會」的建築物,事實上是個為陸軍效力的日本間諜組織——D機關。創立者結城中校就連訓練成員的總部也要偽裝得像民宅一般。在外人眼裡看來這裡大概只是一個極為普通的民間組織罷了。

  走廊上靜悄悄的,時間已近傍晚,屋內仍未開啟照明,只剩下落日餘暉透過窗戶微微照亮室內。再拐一個彎、走進更深處的走廊,沒有光線照射只剩下沉靜的黑。波多野走向左邊數來第二扇門,他從西裝褲口袋內掏出一把銅製的鑰匙,喀啦一聲打開房門。

  首先感受到的是一點霉味。大概是離開的這段時間受潮了,房內有股說不出的滯悶感。波多野走向窗邊打開窗戶,讓新鮮的空氣流通室內。他站在窗邊佇立了一會兒,接著嘆口氣,「你要待在那邊到什麼時候啊?實井。」

  一陣聲響過後,房內多出了一道人影,實井從木製的衣櫃裡走出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說道:「唉呀,我以為波多野さん沒有發現呢。我還想說我要憋笑到什麼時候。」實井露出了一貫的笑容,白皙的臉上唇形呈現出好看的角度。他身穿白襯衫外搭深褐色的背心,襯衫上繫著純黑色的領帶。是他平常的穿著。

  波多野這時終於回過頭來,倚在窗邊笑著說道:「你躲藏的功夫太爛了,差我一大截呢。」

  「呵呵,是這樣嗎?」實井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他稍微往前踏了兩步,湊到波多野身邊,「你的房間沒有其他不同嗎?」

  波多野雙手抱著後腦勺,望著天花板想了下,「桌上那盆三色堇是你放的?」他用下巴示意,書桌上有一盆開著鮮紅花朵的三色堇,花瓣上渲染著深咖啡色,中心則是明亮的黃。波多野可不是對花有興趣的男人,更何況他離開這裡數個月,不會在房內放盆沒有人照顧的植物。

  「是啊,漂亮吧?剛好它在昨天開花了呢。我照料得很好。」實井微笑,波多野感覺他似乎有話沒有說出口。他伸手拉對方的手臂,將他拉到床邊坐下。「怎麼了?」實井沒有任何反抗。

  波多野猶豫著究竟該說些什麼。分開的時間並沒有很久,況且比預定回國的時間還早,事實上他是有點高興的。上一回見面時他們並沒有對彼此說太多話。說得太多會太感傷,而他們的職業並不適合這種情緒。這只會讓他們感到好笑。身處他鄉的間諜不允許有一點悲傷的念頭,離開家鄉去國外執行任務,短則幾月,長則數年,他們並不知道回去的時間。任何一點思鄉的情緒都會間接導致任務失敗,也足以證明自身的不夠格。

  實井伸出手將波多野一邊的瀏海撥到耳旁。「你的傷好了?」

  波多野對於他知曉自己在法國的情形一點也不感到意外。「當然,只是一點小傷罷了。」他任由實井的手輕撫著他的額頭。有點懷念的觸感。他喜歡實井這麼輕觸著他,像對待心愛的寶物一樣。

  過了一會兒,波多野有點按耐不住,他將實井壓到床上,兩隻手放在他的頭兩側,居高臨下地望著他。實井的眼神像是穿透了他的臉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實井。「如果那時你沒有想起來,那你就會忘了我吧。」

  波多野內心一震。他沒想過實井會提起這件事,一個任務上的失誤,預料中有可能出現的失誤,當間諜在執行任務時什麼事都有可能會發生。波多野當然想過若是他真沒拿回記憶會怎麼辦。最後他想,他還是會搭乘最後一班的白山丸號回到日本來尋找自己的所在吧。


  R18


  想將這一切都忘掉啊,那些令人害怕的事情。不論是你我無法長久的情,抑或是害怕被忘記的恐懼。只有此刻我們是屬於彼此的。粗重的喘息聲、克制的呻吟聲,還有數度激烈的交纏,若有什麼東西能證明此刻我需要你,我會盡我所能去表達這一切。

  然後在走出這個房門後,再度忘了你。


END




紅色三色堇的花語是思念。

我每次都把TAG的要求一句話帶過!哈哈哈!

然後我還有三篇點文!啊!


评论(2)
热度(34)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