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年中松 / kiss on the forehead

※妖怪PARO的年中松,百目鬼與貓又,些微チョロ一風味。

※三男超級OOC、死捏他有。

※請注意!雖然TAG是kiss然而卻是一點也不甜且充滿了詭異氛圍的故事。




  從前從前,在那遙遠的年代,深山裡曾有一個小聚落。那是由許多小村子所組成的山中部落,那裡人煙罕至,對外的路徑已年久失修,居住其內的村民並無眾多,然而村民們過著自己自足、安居樂業的生活,世世代代皆過著平和未有紛擾的日子。

  某一天,山裡發生了一件大事。一個獨居的寡婦被人發現陳屍於家中。她的家殘破不堪,家裡被人大肆作亂,所有的家具都被翻箱倒櫃,破裂的榻榻米、撕破的紙門,以及殘留其上的血跡皆慘不忍睹。寡婦的屍體更是可怖,她的肚子被挖出了一個大洞,內臟噴出、鮮血直流,雙眼更是被挖出來像個空洞的骷髏。村民們觸目驚心地想著這會是哪個殘忍的兇手做的。

  接下來的日子裡,每隔幾天部落裡就會有一個家被人破壞,村民人心惶惶,每戶家到夜晚都將大門鎖得牢牢的,就怕下一個遭殃的是自己。而村民們也發現,這一連串事件的共通點皆是「爪子」。所有案發現場都可以發現數不清的爪印,榻榻米上、木牆上、橫樑上皆有三條爪子所留下的痕跡。而人們發覺屋裡還殘留著野獸的氣味。

  自此,村民們流傳著山中存在「貓又」的傳說,牠不像一般的貓,牠的尾巴會分化成兩隻,牠的腳步輕如羽,聲音靜如蚊,在暗夜中會張開一雙銳利的琥珀色眼睛尋找獵物,然而人們並不會發現牠的存在,牠會無聲無息地靠近獵物,待對方發現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張開血盆大口,下一秒人頭便已落地。

  貓又的傳說在這蓊鬱的山中部落流傳了幾百年,然而從沒有人證實過其存在。

  畢竟沒有活人見過牠還活下來的。

  這,就是貓又的傳說了。

  語畢,他輕佻地笑了笑,坐在一塊大岩石上兩隻腿晃呀晃的。那是一塊千年老石,吸取了陽光、雨水等等的日月精華,其靈氣可供人類延續生命達百年之久。

  坐在石頭上的男子穿著青瓷綠色的和服,邊上繡了黑色的花紋,一身素雅,和服底下蒼白的肌膚裹滿了繃帶,幾乎纏便他的全身,頭上纏繞的繃帶也遮住了他的右眼。他的左臉帶著十字傷疤,宛如破碎的玉瓦刻在他的臉上,稍長的黑髮隨著清風飄揚。他正用袖子擦著一副黑色眼鏡的鏡框。

  「所以,你認為那隻貓又是我?」

  男子的前方不遠處地上坐著另一名男子。他身著淺紫色的和服,配著紫藤色的腰帶,內裡穿了白色襯衣,和服的邊角有撕裂的痕跡,布上也沾染了不少泥汙。男子的蹲姿像是野獸,仔細一瞧,他的黑髮上活生生地長了對貓耳,靈敏地隨著樹葉風聲抖動著。背後長長的黑尾巴不時搖動。他的尾巴有兩隻。

  「不,只是你問起我關於貓又的傳說,所以我才告訴你。」男子滿意地看了擦亮的眼鏡,戴上去。「你是我千年來遇過的第一隻貓又。」

  「……好像很稀奇似地。」男子興致缺缺地回答道。他對於貓又的傳說並不感興趣,然而每當人類見著他動物的化身時總是嚇得落荒而逃。他自是不明白為何要這麼怕他,而現在聽了這千古傳聞之後他才清楚人們害怕的原因。他其實不記得自己怎麼成為貓又的,這個像是在傳說裡才會有一絲存在的妖怪。他不記得他作為妖怪的身分有多少年,妖怪的生命有千百年之久,沒有任何一個妖怪會記得自己究竟活了多少歲數。

  「那當然,畢竟我也是活了很久,久聞卻未曾見過一面,自是好奇萬分。今兒個咱們在這裡相遇,也是緣分,久仰您的大名了。」男子說話時帶著微笑,然而貓又卻不覺得他在笑。他的眼神一點溫度也沒有,他感覺不到一絲暖意。

  「你說你活了很久?」貓又對他的話語抱持疑問。

  「是啊,我活了很久,活得比這蒼山中的任何一隻妖怪還久,」男子輕笑,「千百年來,這山裡發生過的事情,大大小小,任何事情我都一清二楚。」

  「真是如此,那麼關於貓又的傳說你又怎麼說?難道你那時候還沒出生嗎?」貓又認為男子像是在愚弄他,他舔了舔手掌假裝漠不關心。

  男子站起,拍了一掌,響亮的聲音驚嚇了樹上的烏鴉,拍了拍翅膀迅即飛走。「我當然在啊,怎麼會不在呢。」男子繞著石頭轉圈子,「這千年老石存在了多久,大概就是我活的年數。發生事件時,我可是在那個村子裡呢。然而我從沒見過本尊哪。」男子一臉可惜似地搖頭嘆息,「我可是從山腳踏到山頭,這座山裡的每棵樹每株花我都細數過幾千遍幾萬遍,我循著野獸的痕跡尋找,詢問朽木們是否聽聞一點風聲,又向花兒們悄聲細語只為了一見那傳聞中的妖貓。」

  貓又理了理毛髮,盯著右手上鮮紅的血痕。血跡已經乾涸,正逐漸結成疤。「見到我很高興?那你現在可以滾了。」他起身,準備走向更遠的深山裡。

  「別急啊,貓又大爺,您現在渾身帶著傷,要走去哪兒呢?現在太陽已逐漸西下,過不久就會看到銀色的月兒掛在天上,現在的山林雖未比過去茂盛,卻仍隱藏著許多危害呢。不管是我們妖怪,又或是見了我們嚇得心臟都要跳出來的人類。」男子悄悄靠近貓又,伸出包裹繃帶的手,「我看你這額頭的傷口不淺,不如在這裡好好休息吧?這裡是山中的隱密處,沒什麼人類經過,你也清楚這點才過來的不是嗎?這塊老石可是吸取了千年來的日月精華,不僅僅是人類,對於妖怪來說更是良藥哪。人類一旦在這石上休息,生命僅能殘存百年,妖怪坐在這上頭,幸運的話可延續千年之久呢。」男子用極其諂媚的語氣笑道,「雖然妖怪本身就能活很久,自然是一點也不希罕這石頭,但您現在受傷了,不如來這坐坐吧?」說著說著便拉起貓又的手,將他迎到老石邊,請他坐下。

  貓又不發一語,他原本是不想跟這妖廝混太久的。直覺告訴他,這人沒有什麼良善的念頭。一聲聲恭敬的語氣以為能讓他信服。但他所言慎是,方才因為人類的攻擊身上的傷口不少,或深或淺,或許坐在這石頭上面真能有什麼用吧。

  男子見他坐下,滿意地笑了笑,「我告訴你吧,有個方法能夠讓你的傷口更快地痊癒。」貓又隨口回他:「什麼方法?」

  男子向前走近一步,「就像這樣,」在他額上輕吻一下,「很快就會好咯。」

  貓又狐疑地抬起頭,男子還是一樣笑笑地望著自己,「你在唬人嗎?親一下有什麼屁用。」這妖是病了還是瘋了麼。

  只見男子銳利的眼神透過眼鏡直直地投向他,「呵呵,或許吧。」

  貓又只覺奇怪,卻沒再多說什麼。不久,他感覺他的身體輕得如羽毛,原本痠痛的肩膀好像一點也不重,手臂上、腿上、額上的傷口也不再發疼了。他覺得神奇,這石頭原來真有效啊。他抬起頭,準備向男子道謝,男子仍是滿臉笑意。

  「是不是變得很輕鬆呢?很舒服吧,所有的煩惱都像掏空似地沒有憂愁。」男子輕輕地向他耳語,「你知道嗎?很久很久以前啊,有個人他偷竊成性,每一天都要去別人店裡偷點東西。某一天,他的手掌上長了一隻眼睛,每當他偷取一樣東西,他的身上就會多長出一隻眼睛,於是他的身上便長出越來越多個眼珠子,多到數不清。」貓又覺得視界有點恍惚,他感覺搖搖欲墜的,像犯了睏似的。男子的聲音有如催眠曲一般在他耳邊縈繞。

  「那個人日後被人們稱作『百目鬼』。」說完,男子纏繞在手上的繃帶剝落,蒼白的手掌露出一隻泛滿血絲的眼睛。


END




明明是kiss卻被我寫成這樣........

但我一直很想寫詭異氛圍的故事,很想寫(ry


結局的部分就是百目鬼把貓又的靈氣偷走,貓又死去。

千年老石的說法是假的,貓又的傳聞則是半分虛半分實吧,畢竟是百目鬼說的不是我說的XD

至於百目鬼怎麼偷靈氣?我沒有特別想這部分哈哈,但是親額頭算是一個掩飾吧XD

评论
热度(22)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