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おそチョロ群一本勝負60分,題目「奇怪的表情」

※吸血鬼X執事PARO




  「噹——噹——」古老的大鐘沉重地敲響著夜晚的來臨,從長廊的深處刺入耳膜內。夜才剛沉,幾點星子像是浮在暗潮深水上,一閃一閃亮著白光。

  即使天色已暗,大宅內仍舊沒有開啟照明。但仔細一看,整座豪華的大宅內幾乎是黑漆漆的,只有一條走廊燈火通明。「喀答喀答、喀答喀答。」規律的腳步聲響起,一名手執火燭的青年正逐一將廊上的燭臺點燃。

  白皙的臉頰上掛著一副稍大的圓框眼鏡,瀏海整齊地梳向同一邊,筆挺的身子穿著黑色的燕尾服,衣上燙地整齊的線條穩妥地與身體相合。

  青年慢條斯理地走著,不一會兒原本深暗的走廊逐漸被艷紅的火光所侵占,青年將火燭輕掛在牆上,伸手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只銀色的懷錶確認時間。

  「嗯,差不多了。」




  「您的用餐時間到了。」隨著手背敲門的聲響,青年站在一扇門前說道。

  「進來吧。」

  得到聲音的許可,青年推開厚重的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偌大的房間,寬大的格局裡盡是黑色系的裝潢與擺飾,牆上掛著的數幅詭異畫像、雄偉的盔甲士兵擺飾、房中間發出暗紅色光芒的骷髏頭,皆散發出詭譎的氛圍。房中央的大床上則有幾個黑影。

  「吶吶、妳們,該回去了該回去了。」

  「咦——為什麼——」

  「就是啊為什麼呀——」

  「再陪我們多玩一下嘛,おそ松大人。」

  床上是一名男性及圍繞在他身邊的數名女性。名為おそ松的男人似乎沒把這些話聽進耳裡,仍舊伸出手揮了揮要打發人走,「好啦快回去吧,老子肚子餓了要吃飯欸。」

  「齁真是的——」

  「おそ松大人也可以吸我們的血啊——」

  一群女人悻悻然地從床上起身,青年微微將頭扭開,因為床上的女人個個身材姣好且衣衫不整的,且鼻腔內似乎頓時充斥著濃濃的費洛蒙氣息。

  接著,只是一眨眼間,房內傳來刺耳的雜音,再回過頭看,空中突然出現幾隻蝙蝠,在おそ松身旁迴繞了幾圈,便拍著翅膀從窗外飛去,融入了深深的夜色。

  「チョロ松,過來。」

  被喚作チョロ松的青年緩緩地踱向床邊。

  身為一介僕人,對於主人的命令是絕對不可違背的。

  「為什麼我不吸他們的血?這不是廢話嘛。」おそ松輕輕地笑了笑,「因為那群女人的血都沒有チョロ松的好喝呀。」

  這話就旁人聽來像是道寒風吹進骨子裡冰涼,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然而チョロ松僅是安靜不語,おそ松拍了拍身邊的位子,他依著他坐到床上,任由おそ松解開他繫得緊緊的綠色領結,接著一一解開了襯衫的鈕扣,外套連著襯衫被隨意拉扯到肩膀。

  身為一介僕人,對於主人的命令是絕對不可違背的。

  即便自己只是主人口中的糧食,那也是不可違反的事情。




  「嗯、嘶——……」

  脖子旁傳來某種尖銳物刺進體內的痛覺,全身的血液此刻好似集中至這處,滾燙地流出傷口,汨汨地流向某人的利口裡。

  チョロ松忍耐著痛楚,緊皺的眉頭上積了許多汗水。

  其實這事已做了那麼多次,他仍是沒有習慣。

  當白刃的利牙刺進皮膚內,鮮紅色的血透過那兩個小小的圓孔流出,チョロ松總是感到有點頭昏腦脹,每當被吸一次血就像靈魂的一塊被剝落一般,一點一滴地,碎片逐漸從傷口流向那人。

  チョロ松沒受過什麼重傷,但像這樣的刺激他總是無法忍受。他其實討厭這樣的接觸、討厭這樣的事情,血液集中的感覺讓他無法控制身體,其次每當おそ松用完餐後,他總是虛脫地必須躺好一會兒才能恢復體力。

  或許身體沒有被撕裂,但心靈卻像千刀萬剮般痛苦難耐。




  「吶、チョロ松……」おそ松停下吸食,冰涼的手指滑過肌膚,チョロ松忍不住顫抖。

  「你為什麼每次都要背對著我?」

  每次總是從背後抱著你,微微顫抖的身軀,好像很害怕卻又像忍耐著什麼一樣。

  如果你那麼害怕的話,告訴我不就好了嗎?

  語畢,強大的力道拉著チョロ松轉過身來,逼得他不得不迅速舉起手來將臉遮住,深怕眼前的人看見。

  「欸為什麼要遮住啊……喂。」おそ松嘗試要撥開手,卻見對方頑固地不肯移開,「嘖,快點放開手哦。」

  身為吸血鬼的おそ松力道事實上是比一般人類還要強大的,且他年紀尚輕,力量更是屬上盛。チョロ松的手一下子就被撈起,根本無力阻擋。

  おそ松抓起チョロ松的兩隻手,強硬地將對方壓在床上。

  「你……每次被我吸血,都是露出這種表情嗎?」

  おそ松有點愕然,愣愣地盯著對方。

  「什、什麼表情……?」

  被壓制住且剛被吸血的チョロ松,神情有點恍惚,喘著氣回答道。

  「就是、就是這種……奇怪的表情啊。」

  臉色緋紅的チョロ松仍舊不解地看向頭上的人。

  在おそ松眼裡看來,現在被他壓在身下、臉色紅潤又喘著氣息的チョロ松,配上臉頰旁流下的汗水,實在是性感極了。在往下瞧,被他亂扯開的襯衫裡露出尚且結實的胸膛,活像是剛被亂來過的女人一樣。

  おそ松在內心小小地驚呼一聲,他怎麼沒發現這人其實長得比女人還秀色可餐呢?

  「哈啊、チョロ松——」

  おそ松吞了口口水,臉上閃過興奮的神情。

  「今晚你是逃不了了。」


END




這篇是將近兩個月前寫的おそチョロ群一本勝負!!

那時候剛好是吸血鬼松的圖出來的時候,我很萌吸血鬼X執事><雖然也只寫過這篇XDD

松的PARO太多了,昨天出來的妖怪松也很棒!!!希望我有空的時候再寫寫(欠太多文)

评论(4)
热度(50)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