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年中松】依存症(4)

(1) (2) (3) (4)

※高校PARO,保健室醫生一松與惡童チョロ松。

※只有速度兩人是雙胞胎,其他人沒有血緣關係。

※嚴重的OOC有,此篇為おそ松視角,年中松未登場。




  チョロ松那小子最近老是不回家。

  不是到了晚上十點多才姍姍回到家裡,連招呼都不打就回自己房間關起門來,隔天也比自己早去學校;就是乾脆只傳了一句簡短的line:「我今天住橋本同學的家。」其他什麼都不說。

  就像一分鐘前手機螢幕上傳來的通知寫著:

  今天一樣不回家了。幫我跟媽說一聲。

  這小子!就算是叛逆期也該有個限度吧!有種只會傳不回家的訊息給我還不如直接打電話給媽講清楚。

  おそ松一想到最近松代擔心自家小兒子擔心到神經兮兮的,感覺媽媽要提早長出很多白頭髮了。

  嘛,雖然這麼說,おそ松其實心裡清楚弟弟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

  おそ松往後一靠躺在自己舒服的床上,背部傳來靠枕柔軟的觸感,整組寢具都是剛洗過的,還帶著清淡的洗衣精香味。

  腦海裡浮現出來的是那個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孔。

  雙胞胎、夥伴、另一個自己。

  自出生起就與周圍的人不同,他們不是個體,如果他們自己「一個人」,並不能稱為「個體」。

  兩個人在一起才是對的。

  兩個人在一起才能稱做是「我」或「我們」。

  只有一個人是無法成立的。

  一個人,無法構成「我」的要素。

  おそ松不覺得這種想法有什麼錯誤,怎麼會有錯誤呢?他們倆在一生下來,甚至是還被孕育在母親的懷裡時,就已注定是這樣。

  從臍帶相連的生命,呱呱落地之後,身上流淌的血液也再再告訴我們,我們是「一樣」的。

  おそ松相信チョロ松也是這麼想的。

  他們倆對此深信不疑。

  正因如此,此時如同分崩離析的兩人,至少對出生以來沒怎麼分開過的兩人,已是最大的區隔了。

  おそ松閉上眼想了想,上一回跟チョロ松談話超過五句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啊啊,好像是上個月呢。


  「お、おそ松兄さん……」チョロ松打開居間的門,一進來就劈頭問句:「昨天你出去了吧?」

  「對啊。」

  「你去了哪裡?」

  「不是跟你說了嘛,跟班上的人去了體育中心咯。」おそ松百無聊賴地拿著遙控器轉頻道。

  「………你說謊。」

  チョロ松的聲音微微地顫抖。憤怒在他心中有如添了油的柴火,那火勢不斷地擴大、擴大、再擴大,旺盛地燃燒著。

  「你去了某個小巷的賓館,跟一個穿褐色方格紋的男人一起,對吧?」

  おそ松沒有回頭,仍將眼神擺在電視機上。

  ——這麼快就被發現了啊。

  「你為什麼說謊?」

  おそ松還是沒有動作,沉默如毒氣一般擴散在兩人的周圍之間。

  這下可怎麼辦好呢。

  おそ松沒有打算回話,並不是把對方當作空氣,就是不想回答這個問題。チョロ松耐著性子坐在那裡等,就是沒有等到隻字片語。

  最先沉不住氣的果然是おそ松。他將電視關掉,不發一語地想走出客廳,チョロ松仍沒死心地叫住他:「你還沒回答我!」

  數秒過後,おそ松笑嘻嘻地回頭道:「是你看錯了吧?」不等對方回應,穿上鞋子拉開家門就離開了。

  兩個人在一起這麼多年了,チョロ松自是瞭解おそ松的。

  ——他並不想跟我說。


  想必在那之後チョロ松會避著自己甚至不回家的原因就是這個了吧。他把雙手放到後腦勺翹起了二郎腿。

  他和チョロ松從小就在一起,從只是一顆受精卵、分化成細胞、到變成胚胎待在母親的子宮內,他們是一條臍帶相連的血肉,成長、陪伴著彼此,沒有什麼是分開的。

  小時候他們會在巷口向比自己更小的孩子丟石頭,惹得一群孩子哇哇大哭,無聊的時候會跑去找チビ太跟ハタ坊來玩騎馬打仗,當然被找來的兩個是作馬的。玩累了肚子餓的時候去偷附近有錢人家庭院裡種的柿子,常常被發現然後氣得跑出來追他們倆,當然他們從來沒有被逮到過。偶爾有想買的東西時就會跑去找イヤミ敲詐,おそ松苦笑,他們倆真的從小沒學好的淨是學些壞事。

  然後他們逐漸長大,從頑皮的童年到叛逆的青春期,他們連打架時也信任著彼此,背對著背不怕背後受敵。

  後來他慢慢地發現,他對他的弟弟抱持著異樣的情感。

  他太習慣他的存在了,像吃飯睡覺一樣理所當然,像氧氣一樣必要,當他發現每當チョロ松和其他同學交談歡笑的時候,他竟感到不悅,甚至是有點憤怒。

  在他身邊那個位子的理應是我。

  ——滾開,你們這群白癡,能站在チョロ松身邊的只有我一個。

  當他發現他的想法逐漸扭曲,扭曲到無法挽回的地步,他感到害怕,這就像一個圓形的東西被硬是扭曲成三角形,再也無法恢復原狀。

  他把表面功夫做得很好。平常的言行舉止和態度,他都可以保持得一如往常,一點異樣也沒有。他試著釐清自己的情感和想法。他知道他可能某些地方笨,但對自己的弟弟他想著什麼他再清楚也不過。

  這麼多年,他和弟弟如膠似漆、如影隨形,他喜歡這樣的他們。

  但他是我唯一的弟弟啊。

  總有一天,當我找到了工作、他也找到了職業,或許我們會離家,然後我們不見得會在同個地方一起打拚。我對讀書也沒什麼興趣,他雖然愛打架但頭腦其實不錯。おそ松想他們還在母親肚子裡時應該是チョロ松多吸了養分,頭腦才比較好。

  おそ松最近總是被老師念念叨叨的,沒辦法,他就是不愛念書。無所謂,雖然不是很想,但畢業後還是可以找個工作看看,先從簡單的打工開始也好。媽應該也不會介意。

  至於チョロ松嘛,他要是跟著我就太可惜了。如果可以,他去念個大學不是挺好的嘛?腦子被浪費了會很可憐的。嗯,他可以好好念書。

  他們應該要走不同的路。

  當這些念頭在他腦中逐漸成形的時候,他遇到了那個曾經令他聞之喪膽的人。


TBC




這篇卡好久勉強生出來了....TT

然後想了一下決定把原本有放的一チョロ標籤刪掉,目前並沒有CP頃向,然後最後會不會有CP頃向的結局也不確定。

评论(3)
热度(37)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