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おそ松さんログ

放一些之前在噗浪上丟的段子,CP跟組合有點雜,都標示清楚了請自行避雷哦。





【おそチョロ】

TAG:髪を切ったばかりの長男×羊の三男

   剛剪頭髮的長男×羊三男


  おそ松一踏進家門,脫下穿得破舊的紅色懶人鞋,踏上木製地板時發現了一件事。

  「嗯……?」

  仔細一看,深桐色的地板上散著點點白色棉絮。一點一點小小地從地板邊緣持續落到了走廊深處。

  おそ松煞是好奇,隨著這些小小的碎塊沿路走著,最後來到的是二樓的和室。

  「你回來啦。」

  進入眼界的是一團小小的毛球。

  啊不對,是我養的小羊才對。

  チョロ羊從繪本中抬起頭來,回頭對おそ松招呼道。

  嗯,跟著一堆毛走進來只有這傢伙在,所以是這傢伙的毛是嗎?

  我們家裡也沒其他生物可以掉這麼多毛了吧……。

  「唔哇、這是怎樣……!!」

  おそ松將思緒拉回來,才剛抬腳才發現房內到處都是白色的棉絮,四散的棉花宛若春天隨風飄散的櫻花一般落在地面上。

  這傢伙也到了掉毛的時期?

  「嗯……?羊也會掉毛嗎?」おそ松歪著頭,想著關於羊的知識與生態,但想也沒屁用畢竟自己根本沒去查過。

  「怎麼了嗎?」チョロ羊歪著頭問道,隨著他這一小小的擺動,眼尖的おそ松發現又有一些毛掉了。

  「チョロ羊!我幫你剃毛吧!」


  おそ松在家裡東翻西找,終於找出一把有點生鏽的刮鬍刀,「好像是我們以前高中時用的?應該能用吧?」隨便按了按鍵,嗯,感覺可以。

  「來來來チョロ羊葛格幫你剃毛哦~」

  將毛球拉到立境前,抓了抓他頭上的毛,「哦這還真軟欸——!好像棉花糖一樣!」

  チョロ羊的嘴角下垂,看似有點不滿地回應:「不要一直抓。煩。」

  「別這麼兇嘛~葛格來讓你皮膚呼吸空氣哦~」

  「正好我也才剛剪頭髮而已,你也來一起換個新造型吧~」

  插上插頭,按下開關,隨著頻率不一的「唧——唧——」電動聲,おそ松按下チョロ羊的頭,輕輕地開始將毛剃除。

  「客人會不會痛啊~?」

  「不會。」

  「這裡舒服嗎~?」

  「嗯,還可以。」

  「哦哦,這位客人您的毛可真多啊。很辛苦的吧?各方面而言。」

  「還好啦。」チョロ羊睜開牠大大的眼睛,輕輕眨了兩下,「你問題很多欸。」

  「唉呀不好意思~因為這毛量實在太豐富了嘛。」

  おそ松笑嘻嘻地回應。


  「おそ松你這混帳!!!」

  從松野家中傳來了一聲怒吼。窗戶的玻璃被震得喀喀響。

  「咦?チョロ羊怎麼啦?我怎麼了嗎?」

  おそ松貼在牆邊,看著眼前正對著他發怒的小羊,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

  「剃個毛把我的毛全剃光你白癡啊!!!」

  「這樣不是比較輕鬆嗎?外面的羊不是也這樣?」

  おそ松不解地看著那大概只有三十公分高的小生物。

  「我這樣就像全裸啊你個智障!!!」

  跳起身子舉起蹄子一個怒踢,おそ松感受到自己的身下傳來驚天動地的痛覺。

  「哦哦哦哦哦哦哦堆鋪起我錯了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





おそチョロ

TAG:ゲームセンターに入り浸る長男×女性用ランジェリーを着た三男

   沉浸在遊戲中心的長男×著用女性內衣的三男

這篇有R18的小片段,慎入。





【おそチョロ】

TAG:被腐女偷聽的小秘密?


  チョロ子站在琳瑯滿目的一排書前皺著眉頭,眼珠子都瞪到要掉出來了。

  XX老師的新書出版了,好想看啊天啊那個受看起來超極品的,師生戀超讚的啊啊啊,可是OO老師的書也出了而且還附特典啊!那個肌肉!那個線條!超讚的唔哦哦該怎麼辦啊,我今天的錢只夠買一本書啊!

  チョロ子這時才悔恨著前些日子花太多錢在同人誌販售會上,導致自己在發薪日前沒有多少閒錢可好好利用。

  一直杵在這裡愁眉苦臉也不是辦法,還是來問トド子意見啊?

  チョロ子這才想起自己不知在這裡考慮了多久,完全不曉得跟自己同行的朋友跑哪去了。從書堆中抬起頭來四處張望,看來身旁並沒有那個身穿粉色針織外套的身影。

  トド子又不宅,八成不會在這層樓吧。チョロ子準備移步到其他樓層,整間書店其實規模頗大,總共分成了五層樓跟一層B1,要找人還真有點不容易啊,說起來她剛剛好像說想買最新一期的時尚雜誌?那是在幾樓呢……。

  チョロ子原本正要抬起腳踏到電扶梯上,但眼前某個景像吸引了她的注意。

  一位穿綠色帽T的男性似乎正專心在某本漫畫書上,忽然旁邊一位穿同款紅色帽T的男性走過來搭起他的肩膀,兩人開始閒聊起漫畫的內容。

  嗯——是雙胞胎呀?

  チョロ子大約花了兩秒上下打量了兩人,照身材和臉來看少說也是二十幾歲的成人了吧,這年紀還有雙胞胎會穿一樣的衣服嗎?不會覺得丟臉嗎?而且那衣服的樣式感覺有點孩子氣啊……チョロ子看著帽T上意義不明的綠色圖案深索道。再說這兩人的動作還真親暱,雖說兄弟這樣是正常啦,可是已經是成人了哦?成人耶?臉有必要靠這麼近講話嗎?

  チョロ子的腐女思想開始驅動著她的腦袋,這兩個傢伙絕對有問題。

 

  「おそ松兄さん,我說過在外面不要靠我這麼近吧……」チョロ松翻閱著手上的漫畫書,說話的同時稍微往四處看一下是否有人在注意著兩人。

  「安啦安啦,這層樓的宅宅可都很認真在看漫畫咧,哪有空理我們。」おそ松輕輕揉著チョロ松的細髮,一點也不覺得害臊,不管同是男性或同是兄弟這點他根本無所謂,他的チョロ松他想怎麼揉他怎麼摸他怎麼碰他誰能管得著?不管在家裡還是外面都一樣,我可是要讓全天下的人知道チョロ松可是我的呢。

  「おそ松兄さん接著想去哪啊?」チョロ松將書放回原位,又拿起另一本漫畫週刊翻起書來,「我書也買完了,沒事情要做了。你呢?」

  おそ松聞言,臉上浮現出一個得逞的笑容,「那我們去賓館好不好啊,チョロちゃん?」

  「說什麼啊大白天的……!」チョロ松的臉頓時唰地通紅,迅速地將書闔起來想往對方的頭上砸去,然而おそ松也習慣了對方的動作,在落下頭之前伸出手牢牢地抓住了書。

  「唉唷很久沒做了耶,說到約會不就是要打砲嗎?」

  「最好是,你那哪門子的約會。」

  「好啦好啦去嘛去嘛~~~今天お兄ちゃん付錢好不好嘛~~~」おそ松抓著チョロ松的右手,開始死命搖啊搖地就是要對方跟自己一起走。

  「……唉,好啦,走啦別再搖我手。」チョロ松看似一臉無奈,但臉上幾分寵溺的神情卻沒被チョロ子給遺漏。

  雖然方才的對話沒有聽到,但チョロ子的直覺告訴他,這兩人肯定有鬼……!

  才這麼想的同時,おそ松便迅速地吻了一口チョロ松,迅雷不及掩耳到連チョロ松都沒反應過來。

  「我說過在外面不要親我!混帳!」チョロ松的手比起嘴巴更快地反應過來,很快地朝對方的頭尻了一拳,這次則是很準確地打中目標。「走啦!渾蛋。」紅著臉氣沖沖地走掉了。

  「唉呀等我チョロちゃん~~~」おそ松一臉愉悅地看著自家戀人傲嬌的樣子,屁顛屁顛地跟著過去了。


  「チョロ子?チョロ子?喂チョロ子?」

  從別層樓買好雜誌上來的トド子看到チョロ子傻站在電扶梯前,不停地搖晃著對方的肩膀怕是她就這麼癡呆了。

  「嘻嘻……剛才那對兄弟……我看到了哦………」

  チョロ子發紅興奮的臉上盡是猥褻的笑容,嘴角邊甚至流了一點口水,「下一本要畫的內容決定了,嘻嘻。」





232、434的H

寫了短短的四種CP的H場景,我心中理想的H嘻嘻。





【若葉】

TAG:報告

※大學生PARO、六子無血緣關係、OOC有。


  チョロ松坐在書桌前,死氣沉沉的房間內只有老舊電風扇轟轟運轉的聲音,一滴滴細汗從額間滑落到臉龐,皺得死緊的眉頭在在顯示著這人憤怒的情緒。敲打著鍵盤的手喀喀地發出聲響,一下一下都像是在發洩著怒氣一般用力。

  時值炎炎夏日,窗外的風鈴輕脆地響著愉快的樂音。

  週六的午後,原應該是悠閒地在常去的書店裡挑選自己喜歡的書、或是跟カラ松稍微打個籃球運動下身體,又或是跟トド松去逛個街也好。

  對,不管怎樣都好,不管怎樣都比現在這狀況都好。

  但老子現在偏偏他媽的在做報告。

  多虧了那群混帳。

  「開什麼玩笑啊,那群混帳——」

  新的學期,原本課業的繁重就讓人感到疲憊,偏偏某堂必修課有個難搞的報告,還佔了這學期最多的分數,教授簡直是不想讓人活命。

  然後就那麼剛好在腸胃炎沒去上課的那週分了組別,就那麼剛好有五個損友替自己分組,就那麼剛好那群混帳把我跟某個最不想同組的人分在一起。

  別開玩笑了!你們不想跟他同組也不要犧牲我啊!搞屁!

  上了大學,分組報告這事,絕對不是跟平常要好的朋友在一起,孤立這種事只有小學生才會在意;上了大學,分組報告這事,絕對是要找有能力有才幹肯心甘情願做事情的組員才是上策。

  曾有人說,「分組報告就是只照妖鏡。」這話絕對是錯不了的。

  所以チョロ松現在恨不得想掐死那群傢伙。

  論六人裡面最聰明的就是一松,想當然爾大家都想跟他一組。但一松這人不喜歡動手,只願意動張嘴指派別人該做什麼事,這時候像カラ松這種乖乖型就是他的最佳夥伴了。

  那麼,第二個該選誰呢?不用想也知道是トド松。雖然沒有一松聰明,但腦子也是夠用,最擅長的事情則是利用自己的小聰明,平常考試賣個萌就有女生願意給他答案了,報告想找人幫忙當然沒什麼問題。

  但別忘了這人可是冷血怪物,想嘗甜頭就得付出點什麼。所以也不是很願意跟他一組。

  剩下的兩人,別多想了,就是笨蛋,一個是等著別人幫他做事,但至少兇一兇還會幫點忙;另一個是從沒搞懂要做什麼,就算想幫忙還會一直拖延到進度。

  チョロ松火大地想,雖然我也不算很有能力啦,但我只求可以跟我齊心奮鬥的組員也不為過吧!?

  偏偏那群混帳擅自把我跟十四松分在一起,然後現在我該死地一個人在這拚死拚活!

  チョロ松將桌上攤開的厚重書本闔起,用力地摔到一旁的書堆。

  不是說那麼討厭,但跟十四松一起大概自己一個人做還比較快。

  把可樂一口氣灌進肚子裡,チョロ松捏緊了鋁罐,隨意丟進垃圾桶。

  後天就是期限了啊——チョロ松看向螢幕那少得可憐的word頁數,心想這兩天到底能睡多少呢。

  但如今眼睛的酸澀正抗議著許久未休息的身體,已經到極限了,肚子餓得要死累得要死,報告還做不到一半,不管了老子要先睡覺再說。


  吵醒チョロ松的是塑膠袋擠壓的聲響和一個個「啵!」打開瓶蓋的聲音。

  睜開眼往旁邊看,發現寢室內多了許多人。

  「哦!チョロ松你醒來啦~」

  おそ松坐在地板靠床的位置,邊吃著滷味邊回頭看他,手上滿滿的碗裡裝了許多食物,一滴醬料不小心滴在地板上。

  「你搞什麼!給我擦乾淨!」チョロ松指向地板怒吼道,接著看向旁邊也坐著看似津津有味地一群人,「我在睡覺欸你們幾個隨便進別人房間是怎樣?而且味道好重!」鼻腔內充斥著濃濃的油味,チョロ松忍不住皺了鼻子。

  「唉呀待會就沒味道了啦~」トド松插起一塊鹹酥雞,丟進嘴裡。

  「也買了你的份一起吃吧。」カラ松指了指尚未拆開的袋子。

  「喂一松!不要擋在電風扇前面,吹不到風啦!」おそ松推了推一松,但他像水泥一樣固定在電風扇前死賴著不走。

  「明明知道我房間只有一台電風扇還擠過來幹嘛……」這群人有病啊?

  數了數突然發現少一個人,轉了轉方向眼光終於掃到書桌前有個人影。

  「十四松在幹嘛?」看起來似乎正用著自己的電腦,チョロ松不解道。

  「做你們的報告啊,可正努力呢~」

  チョロ松驚慌地跳下床,「十四松在做報告?」不可置信地看向黃色的背影。

  的確十四松正埋頭看著參考書,從中找出資料再啪搭啪搭地打上螢幕。

  「哦、喂……你知道我在弄什麼嗎?而且你做到哪了?」

  不,這些都先等等,我的報告會被毀了嗎?

  「哦!我可是很有幹勁的ハッスルハッスル!」十四松爽朗地笑著,「チョロ松做了好多!剩下的交給我吧!」邊說邊將人推到地板上催促著快冷掉的晚餐。

  「哦、嗯、哦哦……?」

  不明所以的チョロ松愣愣地坐下來,心想這傢伙真的沒問題嗎?





【サイバー】

TAG:おそ松さんXHarry Potter


  チョロ松獨自一人站在窗邊,望著天空嘆了口氣。

  「累死我了……不應該接這工作的——」

  摘下眼鏡,揉了揉眼角的皺褶,龐雜的工作之後過度使用導致眼睛乾澀。

  升上五年級後,チョロ松當上史萊哲林的新任級長,隨之而來的卻是有如地獄般的作業量。

  就連在走廊上遇到低年級生也需要級長來控管,這種小事怎樣都好吧!幹嘛非得由我來管那些該死的屁孩!

  チョロ松咂了嘴,使勁向石牆踢去一技洩憤。

  閒暇娛樂自由全被犧牲掉的チョロ松恨不得現在卸下這職位,回到寢室裡睡個大頭覺。

  看著別在黑長袍上的級長徽章閃閃發亮著,那光輝動人的模樣格外諷刺。

  「啊——煩死人了。」

  真想跟這片天空的雲一樣無憂無慮啊。

 

  「啊啦、チョロ松兄さん,你在幹嘛啊?」

  抬頭一看,發現自家末弟正笑嘻嘻地看著自己。

  「トッティ啊……」

  「什麼啊,看到我不開心嗎?」トド松一臉不滿地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我可是累得很呢,沒空跟你吵架。」見狀,チョロ松也坐到地板上,輕輕地靠在石牆上。

  見對方似乎心情不太好,トド松斂了斂眼色,不經意地問道「如何啊?史萊哲林級長。」

  「糟透了。」邊說著邊讓雙腿伸展了一下,「成山的雜事、幫上面好吃懶做的傢伙搞定不是我負責的任務、還要管教一群低年級生。」チョロ松邊說著眉頭又鎖得更深了。

  トド松似乎思索著什麼,想了想便從口袋中掏出某個東西給他。

  「嗯?什麼?」チョロ松撇眼一看,是個粉紅色心型的糖果。

  「是草莓口味的哦,同班的チビ美給我的。」

  「為什麼我要接收你從女孩子那邊拿到的東西!你在諷刺我啊!」

  「才不是,吃點甜的讓頭腦放鬆一下嘛。」トド松覺得自己的好意被曲解成這樣,忍不住嘟起嘴巴。

  「嘖……我就勉強收下了。」チョロ松嘴上說著抱怨,卻見他臉色似舒緩了一下。他打開包裝紙,將心型的糖果丟進嘴裡。

 

  「你怎麼會在這?我記得你可是很討厭來我們這兒呢。」

  他的兩個么弟——十四松跟トド松是赫夫帕夫學院的,雖然兩個學院的交誼廳皆位在地底下,但位置還是有點距離。況且這傢伙老是嫌前往史萊哲林交誼廳的石頭地道黑壓壓的,看起來好像有什麼蟲隨時會出來一樣,死都不想靠近這附近。

  「沒事做呀,就在一樓閒晃。十四松兄さん去練習魁地奇了,最近玩在一塊的女孩子也交男朋友了,真是一群沒良心的傢伙呢。」トド松擺出一臉受不了的樣子。

  「你又再諷刺我嗎!」老子我可是連個對象都沒有!

  「才不是呢。」擺了擺手,トド松看向四周,「唉唷,這附近真的特別黑呢,好討厭啊。不像我們那裏,離廚房近、交誼廳的裝潢又很可愛,完全是天壤之差呢~~~」

  「我才不像某人當初跟分類帽拜託說不要去史萊哲林。」チョロ松撇了撇嘴表示不屑。

  「哼!像我這麼可愛的人,怎麼能去那種陰森森的地方啊?」

  「少裝了,會想把你分到史萊哲林就代表你只是個披著羊皮的狼。」チョロ松用鼻子輕笑了一聲,「那些女孩子根本不知道你肚子裡黑得要死。」

  「哼哼,反正就結果而言我還是屬於赫夫帕夫的。」

  見トド松驕傲地鼻子跟天花板快呈直角狀,チョロ松忍不住笑了。

  「怎麼?」

  「沒什麼,只是覺得有人能來陪我說說話真好。」

  「チョロ松兄さん已經嚴重成這樣了嗎!?再這樣下去會變成孤独松兄さん哦?」

  「才不會呢,而且那是什麼設定啊。」

  トド松沒有回話,但見他嘴角上揚。





【カラトド】

TAG:怪盜X警部


  トド松警部從晚上十點便待在這裡了。無論是各樓層的警備、四面八方的窗門都鎖得牢牢的,萬事俱備,只欠那該死的怪盜先生了。

  「哼,我才不相信這次會被你盜走⋯⋯!」

  トド松一邊盯著手錶,一邊自言自語著,為了今天,他可是從收到預告信函的那天開始就準備了,各種小細節都沒有錯過,鉅細彌遺地演練了一遍又一遍,就為了不讓在這座大樓裡安置的珍寶被有心人士盜走。

  トド松認為這可是他大顯身手的好機會。不僅可以立下功績、チョロ松警部也會感到與有榮焉吧!想到這トド松差點露出愉悅的笑容,趕緊又收回去維持現場嚴肅的氣氛。

  說是很有自信,但在場的所有警部同仁都看得出來トド松的緊張。一下子走到那,一下子又走到這兒,看起來就是怎麼樣也放不下心,死死地盯著手錶來回踱步。

  「57、58、59⋯⋯一點!」

  凌晨一點一到,所有人抬頭往夜空望去。這裡是這棟樓最高的天台,夜晚的深藍如同滑嫩的絲綢,綴著點點亮光,皎潔的明月照亮了整座城市,今晚的天氣極好,星子都探出頭來,就連月亮上的陰影也看得一清二楚。

  「是怪盜blue——!!」

  不知道是誰先喊出聲,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藍藍的,閃得嚇人的滑翔翼上,而駕駛滑翔翼的人也披著閃亮亮的藍色披風,一臉自信滿滿的朝著大樓的方向飛來。

  從以前我就這麼覺得了,哪有一個小偷會把自己裝扮得這麼顯眼啊?智障嗎?

  トド松就連此刻也不忘吐槽。

  「哼,my lovely boy,你果然來找我了啊⋯⋯!」

  一身奇裝異服的男人優雅地降落在天台上,絲毫沒被一點風干擾,他手裡拿著一束藍色的玫瑰花,筆直地朝向トド松前進。

  「不,這應該是你來找我吧,」トド松表現出鎮定的樣子,「那麼,怪盜blue先生,你要怎麼盜走寶石呢?今天我可是派出了最大的人力來守這座大樓呢。」

  トド松看來自信滿滿,鼻子好像都要翹起來了。

  「Oh!你那麼用心地準備這麼盛大的排場來歡迎我嗎?你果然已經是~カラ松ボーイ~了,沒錯吧?BINGO~?」奇裝異服的男人說著讓人不能理解的話、再搭上奇怪的手勢,現場所有警察都傻傻地愣住了,就トド松一人習慣似地揮了揮手說:「痛死人了,你就不能少說一句話嗎,你會害這邊所有的人都肋骨斷掉!」

  「好吧,沒關係,」男人看來有點喪氣,他喬了喬頭上的黑色高禮帽,又再度往前邁步,「我今天是為了這個而來的。」說著便拿出一直握著的藍玫瑰花束。

  「什麼?」看著朝他伸出來的花束,トド松沒有理解他話中的含義,今天不是來盜走寶石的嗎?

  見對方沒有反應,怪盜先生也只是笑了笑,邊退後走著邊說:「我的預告信函上寫了什麼?」


下個滿月之時,01:00

我會在能看到這個city最美的景色的地方

拿走我最心愛的treasure。


  那封光是文字就痛得要死的信トド松看了不下數百次,他不自覺地默念出信上的訊息,數秒過後才反應過來,「難道說你最想偷走的不是寶石!?」

  「呵呵,你也說了,是最心愛的treasure啊,」怪盜已退到天台邊緣,他輕輕一跳,身子已躍上空中,「我已經見到了,也拿到了。」

  話音剛落,他撒手一揮,天空中灑滿了寶藍色的花瓣,就像一場突如其來的驟雨,手中的花束也早已不見。

  トド松仍舊不明白,「喂!等等!」而男人並沒有停下,他就這麼望著男人乘著滑翔翼離去的背影。

  「トド松警部!這裡有封信!」

  拍肩膀的力道讓トド松回過神來,他轉頭接過信,粗魯地將它撕開,氣鼓鼓地想著究竟被他盜走了什麼。


My lovely treasure todo matsu

You're my only valentine


  トド松這時才想起今天是2月14號。數秒過後,他羞紅了臉,氣得叫現場的警察將藍色花瓣通通丟掉。

评论(2)
热度(47)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