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我家的哥哥是gay,你知道嗎?

※学パロ,主CP為カラトド、おそチョロ。

※六子無血緣關係。

※女子松登場請注意。

※先提一下基本設定:

 カラ松和トド子是兄妹、チョロ松和チョロ子也是兄妹。

 高二生-おそ松、カラ松、チョロ松

 高一生-チョロ子、トド子、トド松





  「チョロ子,我家那個笨蛋哥哥最近怪怪的。」

  位於赤塚區熱鬧大街上的這家麥當勞,擠滿了放學後餓得如狼的學生,小小的室內空間鬧哄哄的,橘黃色的燈光灑在有點斑駁的牆上。

  「蛤?妳說什麼?」學生們太過吵雜以至於チョロ子沒有聽到朋友的聲音。

  「我說!」トド子吸了口可樂,重重地放到桌上,「我們家那個笨蛋哥哥!最近很奇怪!」

  「カラ松先輩?」

  チョロ子的腦袋中浮現了一個跟トド子長得相似的臉:偶爾抹上髮膠的黑髮、總是很有朝氣的眉毛、有點自信異常的氛圍,還有那肌肉分明的好身材,校內籃球隊的人氣之星,就外表及氣質上完全是學妹們的天菜,就是聽說他講話有點中二,是個閉嘴是帥哥開口讓人傻眼的學長。

  「他又怎麼啦?」這不是第一次聽朋友抱怨自家哥哥了,チョロ子想著又是這大小姐在任性著什麼吧。

  「他、他最近……」

  トド子看似欲言又止似地,很艱難地繼續開了口。

  「妳喜歡的那個啊,是叫BL吧?Boys' Love?就是那個吧?」





  「我說,カラ松先輩,你妹妹是不是很討厭我啊?」

  トド松趴在床上,雙腳抬起來晃呀晃地,悠悠哉哉地翻閱著漫畫。

  トド松所在的房間內,牆上掛著寫著「赤塚高校籃球隊2號」的藍色球衣,另一個衣架上則掛著一件繡著骷髏頭的黑色皮衣,某個透明架上奇異地擺了多款黑色墨鏡,房間內多數物品都與藍色或黑色有關,整理得還算整齊,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個男生的房間。而這種氛圍和トド松極為不搭調。

  是的,這兒不是トド松自家那個擺滿許多粉紅色東西、充滿少女氛圍的房間,而是カラ松的。

  「說什麼呢my honey,我的lovely sister才不是這麼心胸狹窄的girl哦。」

  躺在一旁的是カラ松,他伸出手輕輕撫著トド松的頭。這是他的習慣,他喜歡這樣觸著他,柔軟的髮根在手指間摩擦的感覺,有點癢、有點輕飄,他的戀人對他來說就像那麼易碎的寶物,一不小心就會傷著了一樣。他得好好保護他。

  「我倒是看她每次見到我像見到什麼髒東西一樣,好像離我越遠越好,」トド松把身子背對カラ松,講話的語氣帶刺一樣,「從我第一次來你家開始她的態度就很怪,不熱也不算冷,可就是一點也不親切,最近更囂張了,大概是我越來越常來了,最近不是都不黏著你了嗎?是有多不想看到我啊。」トド松講到氣結,又翻了個身轉成正面,雙手高高舉起漫畫書。

  カラ松轉頭看向戀人,感覺像是看到了另一個熟悉的人似地。

  カラ松是男生,而他的戀人也是一名男性,這話傳出去了可是不得了。就カラ松身上常不自覺散發出的王子氣質來說,怎麼看都該是跟個美麗的校花當人人稱羨的一對,任誰都想不到他會跟一名同性在一起吧。

  而且還是有點愛耍小聰明、喜歡學女孩子撒嬌任性的這種。

  「都一把年紀了綁什麼兩根辮子啊?老是戴個閃亮亮的耳環,學大人噴臭得要死的香水,臉上的妝大概有五公分那麼厚吧,裝個笑容就以為一堆男生會看上她嗎?笑話!」

  トド松使用了誇飾法去形容那在腦中有點印象模糊,但好像老是有小花在身邊轉一樣的女孩。

  「別這樣honey,トド子只是個喜歡fashion的normal girl啊,」カラ松知道自家戀人嘴巴就是壞,但心裡不是那麼一回事,還真是跟自己的妹妹有夠像呢,想到這忍不住笑了笑,「我相信你們倆好好相處,也能成為best friend的。」

  カラ松說不出トド松是哪一點吸引了自己,可他清楚有時候像在照顧另一個妹妹一樣,這感覺令他感到安心。身為一個自小就有任性妹妹要照顧的哥哥,再多麻煩多討厭多誇張的事情,他都願意扛。

  「誰要和那八婆當朋友!?」トド松轉過頭,把枕頭丟到カラ松臉上,「還有,停止你那痛得要死的說話方式,我快受不了了。」

  「噢,好吧,不好意思。」





  「妳說妳哥哥好像跟男的在一起?還是六班那個超做作的松野トド松?」

  チョロ子驚訝地差點沒噴出嘴裡咬到一半的漢堡肉,身為腐女的她雖然在腦中想像過各種BL劇情不下千百次,可她沒料到身邊朋友的家人就是活例子。

  一個校內籃球隊的人氣偶像王子,一個同年級內擅長搭訕女孩子的心機男,WOW。

  「噓,妳安靜一點啦,」トド子緊張地望了望四周,「我也不是很確定啦,可他們最近真的走很近,那男的來我家的頻率越來越高了,害我最近老是得很晚回家……」

  「妳幹嘛不回家?多去打聽點確定的消息再跟我說啊!」

  「什麼消息啊?」

  「去偷聽他們是不是在你哥房間打砲——」

  「妳瘋啦!我哪可能做那種事!」トド子一聽到某個關鍵詞忍不住臉紅,差點沒被友人的腐女腦袋氣死,「倒不如說,他們會不會做那事還不知道呢!妳別老想到那去!」

  「唉呀,現在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個個都血氣方剛,怎麼不會做,大小姐妳也太單純啦。」

  「不……カラ松兄さん……真的會和那男的做這種事嗎……」

  トド子抱著頭,她覺得光是想像那畫面就超出她能理解的範圍了。

  她的哥哥,トド子自小愛黏著的唯一的手足,那個總是會牽著她的小手到處走、跌倒了扶起她、腳痠了揹起他、永遠永遠把她當公主般疼愛的哥哥。

  她想過,如果自己是公主,カラ松大概就是騎士吧。

  無論生死保護自己、總是以我為優先的,英勇的騎士。

  如果今天他不是自己哥哥,或許自己也會像校內的女孩子一樣瘋狂迷戀他吧。

  カラ松就是有如此的魅力。

  「嘻嘻,我們トド子大小姐是驚覺自己快要失寵了,覺得委屈嗎?」

  「別嘻皮笑臉了,我是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哥哥,」トド子蹙眉,「唉,倒不如說吧,我該用什麼心情面對他們倆啊?」

  「カラ松先輩是同性戀嗎?」チョロ子拿起一根炸得金黃色的薯條,像是充當麥克風一樣指向トド子。

  這是個重點。トド子認真想了想,從小到大有沒有聽過哥哥提起喜歡的人,「嗯,幼稚園的時候好像有喜歡一個女孩子?我記得還挺漂亮的,我還為此跟哥哥生氣呢,」想起兒時稚氣的往事,トド子笑了,「他從以前就不乏被女孩子告白過,我想那之中應該有他心儀的對象吧,可是……」

  「可是?」

  「可是哥哥他好像從沒接受過。」

  トド子這才發現,自己的哥哥某些地方怪雖怪,還是吸引過不少女孩,怎麼會沒接受過哪個漂亮女孩的愛慕呢?這也太奇怪了。

  「哦?我好像聽出了弦外之音。」チョロ子擺出了腐女的招牌笑容。

  「妳夠了,笑得太猥褻了。」伸手打了一下對方的頭。





  「カラ松先輩~~~」

  放學後剛結束社團練習的カラ松在鞋櫃前準備回家,回頭看了看聲音的方向,是一年級的後輩トド松。

  二年級的カラ松雖然位處校內的高人氣籃球隊內,還是備受學妹景仰的對象,カラ松認識的人,尤其是女孩子其實不少,可男生主動來向自己搭話可是少事。

  他忘了是在哪個場合下認識的,但在不知不覺間才發現,有個一年級的後輩很喜歡找自己閒聊個一兩句,然後還會趁機在聊完後偶爾坑自己要請他個一瓶巧克力牛奶之類的。

  カラ松習慣照顧人了,也習慣被撒嬌了,他對トド松這些沒道理的事一點也沒覺不對。

  不知不覺間,他常常繞在他身邊,平常偶爾跑來看他練習,比賽時嘴上說著難聽的話可其實打從心底為自己加油,午餐時看他沒吃多少會塞一兩個麵包給他,說著今天放學留下來做值日生,正好你練習結束了順便載我回家吧,接著路過回家路上的便利商店就會被要求停車「去幫我買巧克力牛奶,要溫的!」這種任性的話。

  カラ松是在一起後才發現,他根本是誤入一個陷阱了,一個裝著兔子般可愛的面貌、實際上說不定是狡詐狐狸的陷阱。

  「カラ松先輩幫我開汽水瓶~~~」

  「カラ松先輩今天的練習也好帥啊,來來來這是水瓶跟毛巾,用我的用我的。」

  「カラ松先輩恭喜!今天的表現太棒了,所以拿獎金請我吃飯吧!」

  カラ松習慣照顧人了,也習慣被撒嬌了,他對トド松這些沒道理的事一點也沒覺不對。

  他愛上他了。





  「嘛嘛,你就先往好處想,妳哥哥今天有個人陪著他,不論性別與否,這都該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不是嗎?」

  チョロ子極力撇除了腦袋裡各種「天啊穿著籃球背心的學長上制服學弟」、「在大野狼的床上等待著被吃掉的小兔子」、「放學後體育館內濕淋淋的SEX」之類的糟糕妄想,先安慰了友人讓她冷靜一點。

  畢竟就算自己是腐女能接受同性戀,世人的眼光和身旁人會怎麼對待完全是不一樣的。

  「……我不是覺得噁心,也不是覺得討厭,就只是,感覺怪怪的吧,」トド子抓著塑膠飲料杯的手指甲泛白,「或許正如妳所說,我覺得哥哥被搶走了,所以心有不甘吧。」

  公主的騎士不在身邊了,公主看著騎士去保護了另一個從未見過的人。

  一看到トド松,トド子不知該如何是好。

  赤塚高校的學生不算很多,同年級之間的學生要熟悉彼此是很簡單的事,トド子當然聽過トド松,很常和女孩子混在一起、老是拿著手機玩著些什麼,然後看著他睜大眼睛裝無辜的樣子有點欠揍。

  トド子說到底是有點不滿自家哥哥怎麼找了個心機看起來超重的傢伙,那男生再怎麼看都沒有外表裝得這麼單純好嗎。

  トド子很清楚,他跟自己是同一類的。

  「唉呀,或許心情上是要調適一下,不過你家哥哥這麼疼妳,他是不會丟下妳的啦。」チョロ子用手指繞圈捲了捲臉旁的髮根,「沒什麼好擔心的,雖然我知道妳大概挺討厭那男生,不過就試著接受看看吧?說不定對方意外地是個好人呢。」

  「……再說吧。我就是看那男的不爽。」

  トド子癟了癟嘴,拿起可樂吸了一口。

  「呵呵,トド子,我瞭解妳的哦。我非常非常瞭解。」

  「什麼非常瞭解?」

  「我家那個偶像宅哥哥的品味也是不怎麼樣啊。」

  チョロ子一臉無奈似地,望著天花板嘆氣。

  「什麼意思?」

  「我沒跟妳說嗎?我哥他也是gay啊。」





  「ちょーろーまーつー」

  手上拿著一疊厚厚的資料,一邊閃著走廊上三兩成群的學生一邊要往教室邁步。

  「ちょーろーまーつー」

  別回頭,別回頭,你就算聽到了也要裝沒聽到。

  「齁!我在叫你啊チョロ松!」

  背後猛地傳來一個極大的力道,差點沒讓チョロ松跌個四腳朝天,おそ松笑嘻嘻地站在チョロ松面前,「嘿,逮到你了。」

  チョロ松心想,渾蛋,我就是裝沒聽到你硬是要來找我,煩死了,你根本很清楚我不想理你吧,該死,滾啦,該死,別煩我。

  最近有件事情讓チョロ松極為困擾。

  他為此深深覺得,他做了一件可能會讓他後悔一輩子的事。


  那是前陣子的事情了,放學後他留在圖書館溫習即將來臨的考試,每天總是待到圖書館閉門的時間。

  那天也是一樣,他依舊是待到了太陽餘暉映照在大地的時刻,拿下讀書用的眼鏡,輕輕揉了揉眉間舒緩,看向窗外已然是橘紅色的天空。

  只是很剛好地,在那時候聽到從窗戶傳來「咚!」的一聲。

  チョロ松只覺奇怪,這裡是三樓,窗戶被什麼東西撞到挺稀奇的,但想著有可能是什麼小鳥兒撞到了玻璃之類的,不疑有他,邁步走向了窗戶邊,打開了鎖想探個究竟。

  「哦哦哦哦小心唔哦哦哦快讓開——」

  チョロ松順著聲音的源頭往上看,只見一個大大的屁股就這麼剛好落在自己臉上。

  「好痛!」

  驚呼一聲之後被強大的力道往後推,チョロ松跌在地板上,除了背部承受了莫大的衝擊之外,身上也有相當的重量。

  「啊怎麼會突然跑出來啊真是的——」

  チョロ松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好重,快讓開!」僅是依憑本能便伸出手推開了身上的龐然大物。

  「欸你輕一點啦我撞到你的胸膛痛得不得了啊——」

  好不容易終於起身,チョロ松摸了摸頭,又確認自己的身體沒異樣後,才往旁邊的人瞧。

  「……你怎麼會從上面下來?」

  「唉呀,剛才莫名其妙被人追殺啦,已經沒路可逃了只好從上面下來囉。」

  おそ松笑嘻嘻地回應道,好像這種事情根本已是家常便飯一樣。

  「……你,從上面的窗戶爬下來的?」

  「對啊,有什麼問題嗎?」

  「…………………」

  チョロ松此刻反被問得語塞,他也很想問啊,這又不是幾公分的距離,是一層樓之間的距離耶,怎麼會從三樓爬到二樓來?再怎麼說也太危險了吧。這傢伙怎麼根本無所謂、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真讓人不爽。

  「嘖,算了,反正沒什麼事就好。」

  「啊啦,你是在擔心我嗎?你人真好~~~」

  チョロ松完全搞不懂這個笨蛋怎麼會一副高興的樣子,明明才初次見面而已,卻莫名其妙黏到自己身上抱住自己,這男的搞什麼鬼啊?

  「放開我,我跟你不認識。」

  「現在開始就認識啦。」

  チョロ松不理會,逕自開始收拾起書本。

  他只想趕快離開這裡,離開這個奇怪的人。

  「吶吶,你的名字叫什麼啊?告訴我嘛~」


  チョロ松此刻回想起來仍覺得不堪回首。

  真不該在那時候休息,真不該在那時候去窗戶邊,真不該在那時候生起那莫名的好奇心——這樣就不會跟這煩死人的無賴遇到了。

  「チョロ松!要不要跟我去遊戲中心玩啊?」

  「自己一個滾去!還有你得幫我撿起這些東西!」チョロ松不耐地一一撿起剛才掉落在地上的講義,卻見那個罪魁禍首一點也沒有要幫自己的意思,差點氣得把手上的筆記本一舉扔向他。

  「チョロちゃん不陪我玩我就不幫忙撿——」

  「那我自己撿算了。」

  「欸!你就這麼討厭我嗎?」おそ松兩手插在制服褲的口袋內,不滿地鼓起臉頰說道。

  「對。」

  「為什麼?」

  「因為你很煩。」

  「我是想要跟你變好一點欸!每次見到我都這麼冷淡!太過分了!笨蛋!沒神經!冷淡松!」おそ松孩子氣地說了一堆幼稚園兒童吵架時才會說的話,氣得又死死抱緊チョロ松的雙腿,「啊~~~我不管啦~~~陪我玩啦~~~」

  チョロ松用空著的手將眼鏡扶正。

  他已經快忍無可忍了。





  「妳看看,我老哥是gay也沒關係,但就算要搞基也找一個好一點的,找那什麼白癡啊?」チョロ子拿起一根薯條,用力地在番茄醬灘裡糊來糊去,接著一口塞進嘴裡,「哪有人第一次見面就說什麼,『哇,你妹的胸部好大哦!』智障嗎!智障吧,這傢伙是智障吧!」

  「蛤他在妳面前說這種話!?」トド子整個人都傻了,「太誇張了,真的超沒神經的欸,在女孩子面前說什麼啊那個人!」

  「據說他上課偷看A片被抓到還不覺得丟臉,被罰到走廊上還繼續看,他的臉上完完全全寫著『不知羞恥』四個字。」チョロ子怒吸了一口可樂,像是憤怒又像是無奈。

  「哇⋯⋯妳哥的品味真的很糟⋯⋯」トド子聽過關於那沒神經到極點的學長的事,現在又增添了幾個可怕的記憶,「耶?不對啊?像他那樣的人會喜歡男生嗎?」

  「哈,這妳不知道了,」チョロ子輕笑,再拿起了根薯條指向トド子,煞有其事的模樣有點好笑,「讓直男愛上自己就是BL的醍醐味啊。」

  「妳別在那邊賣關子,所以他們是怎麼在一起的?」

  「其實就很普通啦,大概是おそ松先輩太煩人了,每天每天一直一直黏著我哥,然後終於把他掰彎了吧。啊,也不對,那兩個人應該都不是純粹的gay啦。」

  「意思是他們應該也喜歡女孩子?」

  「應該吧,至少我哥肯定是啊,他喜歡那個什麼橋本にゃー的地下偶像喜歡得不得了呢,他們兩個在一起之後我也沒見他不追任何一場live。我偷翻過我哥收藏的A片,他喜歡貓耳女僕那種的哦。」チョロ子拿起最後一根薯條丟進嘴裡。

  「這麼說來我沒有在我哥房間看過那種東西欸……」

  難道カラ松兄さん原本就是gay?

  「我記得你說過你哥蠻愛乾淨的?那房間也挺整齊的吧?也可能只是收得好好的沒被妳看到哦。」

  「可能……吧。」

  トド子覺得有點陰鬱。如果說親哥哥原本的性向就是喜歡男性,那她最在意的最終仍是她最親愛的哥哥居然不告訴她這件事罷了。

  她以為他們感情夠好,好到可以談論這樣的話題的程度。

  他們是無話不談的朋友啊。

  「欸,我覺得啊,我哥他們可能做過了。」在トド子還沉浸在思考之際,チョロ子突然說出一句爆炸性的發言。

  「蛤!妳說什麼!?」トド子差點沒把可樂噴出來,「妳怎麼確定的?」

  「某一天我哥回家之後就很奇怪,態度超噁心的,但我真的沒想到他居然是來問我這種問題。」


  依稀記得那天是剛入暑的日子,チョロ子早早回到家,只為了享受學校沒有的冷氣。

  「所以我說啊,那個⋯⋯」

  「哪個啊,說清楚點。」

  チョロ子原本打算先來看這一季的新番動畫,配上冰冰涼涼的可爾必思,然而一回到房間自家哥哥就莫名其妙地跑進來,鬼鬼祟祟的樣子看了讓人討厭。接著他還莫名其妙地正坐在チョロ子的椅子旁,實在是太奇怪了,チョロ子不得已也只好跟著坐到地板上。

  「ちょ、チョロ子啊……這是哥哥一生一世的請求……」

  チョロ松臉上流了許多汗,看起來像是豁出了性命一樣。

  「你這輩子還這麼長,才17歲就要跟我提一生一世的請求嗎?」チョロ子抬高了一邊眉毛,居高臨下地望著自家哥哥。

  沒看過兄さん這種樣子呢,挺有趣的,再來捉弄他一下好了。

  「不,可能以後也會有,我不知道……」チョロ松眼神飄來飄去,看來心神不定,「我是想問你一個問題啦……可是你要答應我不可以說出去。」

  チョロ子覺得有機可趁,於是賊嘻嘻地說道:「你要幫我買小野大輔下禮拜發售的新單曲。」

  「好。」

  「還要幫我買十本我清單裡的BL漫畫。」

  「我沒那麼多錢啦,五本好不好?」

  「七本。」

  「好啦、好啦,」チョロ松頹喪地嘆了一口氣,肩膀也垂了下來,他自知對妹妹沒轍,放棄談價碼這件事,「我想問你看的那些漫畫啊……」

  「什麼漫畫?」

  「就是,妳看的那些BL漫畫啊⋯⋯」チョロ松扭扭捏捏地,害羞到快死掉,拿出了畢生的勇氣,「裡面是、是怎麼⋯⋯做的啊?」

  「⋯⋯⋯⋯⋯⋯⋯⋯⋯⋯⋯⋯⋯⋯⋯蛤?」





  「沒想到妳哥居然……」

  トド子感到詫異,チョロ松先輩平常看起來就是個乖寶寶資優生的樣子,沒想到居然也有這樣的一面。

  「我也嚇到了。突然就問我要怎麼做,我那個時候連他和おそ松先輩在一起的事情都不知道呢。」

  「原來先輩也沒有告訴妳啊?」トド子收拾餐盤上的垃圾,將盤子提起來準備拿到回收處。

  「沒有,雖然我那時候覺得他好像有瞞著我什麼事,誰知道我哥居然就這樣出櫃了。」チョロ子將喝剩下的可樂倒在標示廚餘回收的收集桶。

  走出了麥當勞門口,與室內空間的冷氣不同,外頭如同暑氣蒸騰的三溫暖一樣,頓時間的溫度差讓トド子忍不住抖了下身子。

  「吶、トド子。」

  チョロ子在兩人要揮手道別之際叫住了對方。

  「嗯?」

  「妳啊,不用在意那種小事,會不說也是有原因的。這種事情很難以啟齒,對吧?」

  夕陽將兩人的影子拉得長長的,隨著太陽西下而消逝。





  隔天,チョロ子和トド子一如往常地在放學後來到麥當勞,裡面依舊擠滿了飢餓如狼的學生們。

  「吶トド子,你覺得カラ松先輩是攻還是受啊?」

  「蛤!??!??!?」トド子差點沒把剛吸進嘴裡的可樂給噴出來。

  「我覺得,雖然カラ松先輩是年上,但他如果被上了感覺挺不錯的——」

  「夠了、夠了!閉嘴チョロ子!」トド子氣得想伸手摀住她的嘴巴,這天殺的腐女到底在說什麼啊!

  然而チョロ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很快地避開了對方,「嘿嘿,妳覺得呢トド子~」

  「不准妳意淫我哥!」

  「我才沒有意淫,我只是幻想他跟別人打砲的樣子而已。」

  トド子這才意識到チョロ子方才便沒有停下動作的右手;而攤在桌上的漫畫稿紙顯而易見。

  「妳在畫什麼……?」

  トド子顫抖著身軀,發現稿紙上面的男性角色,像極了自家那個痛得要死的哥哥,而且還羞紅了臉躺在床上,看起來正像是被某個人壓著的姿勢。

  「下一次要出的本子啊,肯定能大賣,嘿嘿。」チョロ子壓根沒有注意到トド子又青又白的臉色。

  「妳、妳、妳畫什麼CP……?」

  「借你們家那對的名字來講應該是トドカラ?」

  「不准畫!不准畫!」

  トド子伸出手想拿走畫筆,再一次被チョロ子巧妙地避開。

  「來不及啦我已經在推特跟大家說我要出什麼了耶——」

  「妳給我畫カラトド!」




END




之前不小心跌進カラトド坑之後寫的腦洞,已經過了快兩個月吧哈哈哈

覺得カラ松和トド子是兄妹的設定很棒///

這篇會多寫おそチョロ完全只是附贈的概念(壞)


多提一下這篇的裏設定:

1)トド子暗戀學校的保健室醫生一松先生。

2)チョロ子實際上把カラ松當成男神一般的存在,甚至有一點點傾慕的頃向。

3)你問我十四松在哪裡?應該是在一松的保健室裡吧?

评论(15)
热度(79)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