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我回來了。」

  おそ松拉開家中大門,隨意脫下鞋子後,踏上木板,經過客廳時發現燈是關著,再越過走廊走向廚房。

  「唉,今天又輸了啊……」

  剛從柏青哥店回來的おそ松如此消沉,可見今天也如往常般輸地一蹋糊塗。他打開冰箱,夏日的燥熱正需要冰涼的冷飲來舒緩,像是發散著熱氣的身體有如被烤熟的豬肉。

  往冰箱內瞧,並沒有如預期般出現自己喜愛的飲品。過期的牛奶罐、空的果汁瓶、一包拆過的小魚干,冰箱裡沒有任何讓おそ松中意的東西。

  不死心的おそ松又伸手翻了翻,就在某盒魚飼料後面突然看見了某個東西。

  是一個小瓶裝的液體。看起來跟外面販售的養樂多挺像的,透明的玻璃內微微透出粉橘色的光。おそ松將它拿出來,「這是什麼東西啊?」觀察了下瓶子,感覺是沒看過的東西。

  「嘛,算了,我好渴。」接著將它一口飲盡。


  閒暇的平日,今天其他五個兄弟都出門去了,最近也沒有にゃーちゃん的live,而外面炎炎暑氣逼得チョロ松不得不待在家裡而不是去找工作。

  身為一個尼特,一個在家裡六兄弟中最認真的尼特,這樣做是不行的啊,チョロ松仰躺在地上,盯著頭上的吊燈發著呆。整個房間內只剩下電風扇轟轟運轉的聲音。

  對,沒錯,雖然我是個待業中的尼特,但這種熱死人的天氣要我打領帶穿西裝去面試還是饒了我吧。チョロ松光是用想像就覺得背上的汗多流了幾分。

  「喀唰——!」「————」

  樓下的大門傳來被打開的聲音。

  嗯?是誰回來了?

  瞥向牆上的時鐘,時針才剛指到2,這麼早回來還真是稀奇啊。

  啊反正待會就會上來吵我了吧,我要先在這邊裝死一下。

  チョロ松在地上滾了一圈,決定移到電風扇前面的位置就定位,接著閉上眼睛等待來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チョロ松發現自己的身體不斷搖晃著,不對,更準確地說是「被」搖晃著。

  「チョロ松!快起來チョロ松!ちょーろーまーつ!」

  睜開眼後,映入眼簾的不是預期中會刺進眼睛的光線,而是某個小小的頭擋住了眼界。

  「終於醒來啦!チョロ松!」

  チョロ松這時終於完全地睜開眼睛,模糊的視野逐漸轉為清晰。他看見了某張臉,某張看起來似曾相識的臉。

  「欸……?誰啊?」

  「おそ松啦!你的おそ松兄さん啊!」那張小小的臉擺出不滿的表情,氣嘟嘟地鼓起腮幫子,「你連你的お兄ちゃん都不認得啦?」

  おそ松兄さん?チョロ松困惑地看著這張臉,數秒過後,他終於想起來了,這不是我們六人小時候的樣子嗎?多虧前些陣子和其他兄弟一起翻了禁忌的相簿的關係,小時候六人毫無分差的模樣多少還記在腦海裡。

  而現在,那張應只存在記憶中的臉清楚地呈現在眼前。

  「お、おそ松兄さん!?」

  再過了幾秒,チョロ松才想起這孩子剛說了他是他的哥哥,驚訝地彈起身子。仔細瞧了瞧,眼前的小孩真的和小時候的自己長得一樣,無論是那圓圓的臉頰、不高的身高、剪裁還算合身的孩童西裝,童年的自己有如被多拉A夢的什麼神奇道具給活脫脫地複製出來一樣,真實地站在自己面前。

  不,我的哥哥?我的哥哥怎麼可能會是個小孩子?

  「吶、你聽我說,我剛才喝了冰箱裡某個飲料,喝完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覺得頭好痛啊,然後眨眼間就變成這樣子了。」名為おそ松的小孩比手畫腳著,一臉苦惱似地述說方才發生的事情。

  チョロ松這時注意到這孩子沒穿褲子,身上套了件不符合自己身材的紅色長袖帽T,上面印了個松野家的綠色家紋。是おそ松兄さん的帽T啊,這麼說來這孩子真的是おそ松兄さん了?剛才那番話語的童音中也聽得出些微的相似度,大概就像現在的おそ松兄さん裝幼稚一點的感覺吧。

  「你……沒事吧?有怎樣嗎?」

  此刻チョロ松可終於冷靜下來了。嗯,至少不是奇怪的傢伙,雖然說變小這種不合常理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但現在也只能稍微接受現狀了。

  「沒有!我很好!除了衣服大了點讓我行動不方便!」おそ松蹦蹦跳跳地笑著說道,「チョロ松!幫我找有沒有小時候的衣服吧!」


  在家裡東翻西找了好一陣子,最後終於在倉庫間找到了幾箱童年的舊衣服。チョロ松將箱子拉出來,漫天的灰塵撲鼻而來,チョロ松忍不住掩了掩鼻子和嘴巴。

  悶熱的倉庫內讓チョロ松頓時汗流浹背,鮮少開啟的閉密空間內空氣甚是不順,外加夏日的暑氣蒸騰地讓整個空間宛若蒸氣室一般。

  天啊,我好想離開這裡,チョロ松皺著眉頭,白皙的臉上流了許多細汗,隨意打開了某個箱子,從裡面拿出一套童年常穿的水藍色西裝,匆匆地回到屋內。

  「你回來啦~」

  打開二樓的房門時おそ松正坐在窗邊上,現在變小的他連雙腳都沒辦法構到地面,兩隻小腿就那樣晃呀晃地,一個無憂無慮的孩童般。

  「我說啊,你現在全裸可以不要坐在那裏嗎?被鄰居看到了怎麼辦?」

  原本燥熱的情緒感覺更上火了,這傢伙就算變小了骨子裡還是一樣是個沒神經的白癡。

  「唉唷我很熱嘛!帽T熱死了啊!」おそ松不滿地回嘴,跳下來跑向チョロ松,「喏,給我。」

  チョロ松將衣服遞給他,看著他有點笨手笨腳地穿進衣服,恍惚間有種回到十歲的感覺。

  おそ松穿好了衣服,站在鏡子前自鳴得意了一番,「啊哈,就算我變小了還是很帥嘛,畢竟我可是人間國寶啊。」

  チョロ松坐在地板上,背倚著沙發,看著那小小的背影,腦中浮現出一個甚是久遠的記憶。

  那天也是一個夏季的午後,チョロ松不記得是因為什麼原因而和附近的孩子吵架了,只記得那時候剛好只有自己一個人,雖然平常愛玩鬧但自己一個也打不過那群孩子,チョロ松坐在公園內的長椅上,氣得想著改天要把這個仇通通報回來,還要讓他們吃不完兜著走。

  「チョロ松ー!チョロ松ー!」

  正當チョロ松已哭得涕泗縱橫,還正咬牙切齒地想著該怎麼回敬那群人時,他聽見某人呼喊他的聲音。

  轉頭看過去是おそ松兄さん,全身髒兮兮的樣子,藍色的布料上沾滿了灰撲撲的泥巴,臉上除了有泥汙之外還有不少的擦傷。

  他不記得那之後兩人說了些什麼,大概只是咒罵那群孩子一些無聊的話吧,但他依稀記得那個用髒袖子幫自己擦乾眼淚,拍拍臉頰要自己振作,接著牽起自己的小手柔聲說著「回家吧。」的哥哥。

  他記得那隻手的溫度,還有力道。

  チョロ松看向那舊衣服背上被洗淡的髒汙,回憶不會消失,而是藉著某種形式留存下來了。

  雖然現在是一個人渣、沒神經還賴在家裡啃老不想工作的尼特,但至少一直以來,他作為了松野家的長男、自己的哥哥、唯一的夥伴,好好地守護了大家。

  不管是過去十歲的他,或是現在二十幾歲的他,おそ松兄さん還是大家的兄さん。

  「チョロ松怎麼笑得一臉猥褻?有什麼開心的事情嗎?」

  おそ松臉上堆著頑皮的笑容,與十歲時無異。

  「誰猥褻,白癡。」


END




PS.隔天去找大褲衩博士拿了解藥後おそ松兄さん就變回人渣尼特了,想當然爾又是每天惹チョロ生氣,チョロ松心想這傢伙還是小時候比較可愛啊(回憶總是比較美)。




這是今天為おそチョロ群組內的一本勝負60分寫的,題目是「變小的藥」

小小的おそ松兄さん好可愛阿~~~(大心)


评论
热度(41)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