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おそチョロ】Marry You

※おそチョロ兩人不是兄弟。

※OOC有點嚴重請注意。




  「匡啷匡啷!」推開厚重的玻璃門,チョロ松急急忙忙地從建築物裡走出來,手上提著一個偌大的白色紙袋,匆匆瞥了眼手錶便快步走起路來。

  「糟糕……要遲到了!」



稍早


  「チョロ松くん!你還在做那個蛋糕啊?」

  抬頭一看,同事的にゃちゃん正一臉好奇地看過來。

  發現距離有點太近,チョロ松忍不住退後了點,「唔、痾,對啊!」急忙說出的話語想掩飾自己的緊張。

  「嗯……?已經看チョロ松くん做這個蛋糕做好久了呢,真是用心啊。」雙手扶上兩頰,粉色的雙馬尾隨著頭左右擺動,女孩的表情像是看穿所有事情一般,她輕輕地笑了聲。

  「唔、嗯……謝謝。」緊張地嚥下一口口水。

  「唉呀,橋本さん,那可是要做給女朋友的呢,當然用心啦。」

  發聲的是チョロ松的青梅竹馬弱井トト子,掛著自信的笑臉喀喀地踩著桃紅色高跟鞋走過來。

  「啊,是哦。我還以為是做給弱井さん的呢。」

  「唉呀,如果チョロ松くん要做給我的話當然很高興囉,不過人家有女朋友嘛當然是要先給對方呀~」

  チョロ松的眉頭忍不住皺起來。

  ——你們兩個女人愛吵什麼我是無所謂,別跟我扯在一起啊!

  煩躁地在心裡碎念道,可沒剩下多少時間了,別在我旁邊分散我的注意力了行不。

  抬頭看向時鐘,只剩幾小時了。



下午五點


  「歡迎光臨!」

  走進店內,銀白色的燈光流洩在各個角落,豪華的燈飾讓寬敞明亮的空間添加了點高貴的氣息,正前方則整整齊齊地擺放了四個透明玻璃櫃。おそ松邁步,向從自己走進店內便一直微笑的店員點頭致意。

  「先生您好,請問我能為您服務嗎?」

  「啊……那個,」おそ松鮮少來到這樣的地方,無論是這華麗的氛圍或是自信滿滿的店員都讓他感到有點緊張,喉頭乾啞地擠出一點聲音,「請介紹簡單的款式給我。」

  「簡單的款式嗎?好的,請您移步來這邊看一下。」店員指出了おそ松右前方的玻璃櫃,指出其中的一小區塊,「這邊的戒指設計較不複雜,特色是典雅的戒紋及鑲嵌的小鑽石,適合喜歡設計較為簡單的人。」

  おそ松看向琳瑯滿目的戒指,雖然說簡單的款式是自己提的,不過真正的原因是他其實沒有太多錢可以買高價的戒指。在おそ松那單細胞思考的腦袋裡,總覺得比較不漂亮的大概也比較便宜吧。

  看了許久,おそ松仍舊苦惱地不知該選擇哪個才好。

  「呵呵,先生考慮了很久呢。」

  「嗯、啊!因為實在不知道對方會喜歡哪個……」說真的,他還怕對方拒收呢。就怕那傢伙會氣著說這是女孩子戴的東西,別給我!這種話。

  「無論是哪個,對方一定會很喜歡的。畢竟是您親自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挑選的啊。」

  ——那傢伙真的會開心嗎?

  おそ松不敢篤定,就算兩人在一起這麼久,有時候還真有點摸不透他的情緒。一會兒開心地笑,一會兒又因為什麼而惱怒,有時候也會因為自己說的話而感到害羞,雖然不管哪個樣子都很可愛啦,可是有時候真覺得他的情緒真忙,おそ松心想。

  思緒在腦中運轉的同時,眼睛突然瞄到角落某個發出微微亮光的戒指。

  「不好意思!我想看一下這個!」



晚上七點半


  チョロ松回家的時間比平常晚了半小時。

  埋頭在研究該怎麼把蛋糕做得更好、擺飾做得更細緻,一不小心就在店裡待太久了。

  チョロ松一邊咒罵著在這種日子怎麼會這麼蠢的自己,一邊急急忙忙拿出鑰匙打開門。

  「チョロ松,你回來啦!!!」

  還沒見人影卻先聽到聲音,接著下一秒便被緊緊抱住。

  「啊、抱歉……我遲到了。」

  チョロ松伸出空著的一隻手,輕輕摸了摸對方的頭。緊抓著背的力道似乎傳達出淡淡的思念。

  おそ松過一會兒抬起頭,笑著答道「沒關係,快進來吧。」



晚上七點四十分


  「啊啦,チョロちゃん今天帶了蛋糕回來?」

  「對……待會一起吃吧。」

  「好!欸等我一下,我再去加熱一下菜。」

  チョロ松看著對方蹦蹦跳跳的背影,不由得笑了出來,心裡有種踏實感。

  趁對方不注意的時候把蛋糕從紙袋裡拿出來,仔細查看是否有任何損傷。

  今天是兩人交往十週年的紀念日。

  雖說到了這種歲數,兩人也多少有點共識了,沒有年輕時的激情或爭吵,卻也有了細水流長般的感情。不需要說出什麼甜言蜜語,僅是有對方在身邊就能安心。

  十年看似很長,但以一個人一輩子能走的歲數,還遠遠只是幾分之幾吧。

  チョロ松其實思考過很久,到底是否該做這事?

  想過千百種對方會用怎樣的回應來面對自己,「你也太認真了吧ライジング思考スキー」「我們兩個不用做這種事情也沒關係吧」「唉唷好害羞哦我愛你チョロちゃんー」諸如此類的,雖然不管哪個答案他都無所謂,但他想就這麼一次吧。

  就這麼一次,想好好地告訴你。


  「久等啦,チョロま——」

  おそ松忽然停止了動作。

  他愣愣地看向放在桌上的白色蛋糕,忍不住睜大眼睛。

  「ちょ、ちょ、ちょちょちょチョロ松!?你怎麼……?」

  チョロ松將人拉到一旁的沙發上,把他手上的盤子順手放到旁邊,「你先坐下來吧。」

  見旁邊的人無語地等著自己發言,チョロ松緩緩開口。

  「……我啊想了很久到底該不該這麼做,畢竟感覺只會被你笑。」瞥了眼身旁的人,「我知道我們在一起很久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概是在一起久了自然而然有共識了,總覺得不需要說出來也沒關係吧?況且日本也做不到這事。」

  稍微呼吸了一下,チョロ松慎重地再度啟口。

  「不過還是想說……結婚好嗎?」他瞥向蛋糕上自己親手寫的「Marry You」,「日本辦不到也沒關係,我們就飛去哪個做得成這事的國家註冊就行了。雖然說機票錢很——」

  話還沒說完,おそ松突地抱住自己。

  「為什麼是你先做啊,為什麼啊,這樣不是感覺我很遜嗎齁……」

  チョロ松不解地看向對方。

  おそ松默默地從褲子口袋拿出一個精緻的小方盒,小心翼翼地打開。

  裡面放著一枚發出淡綠色光芒的戒指。

  「我本來想等待會氣氛好一點再說的……啊,應該說我必須要喝些酒壯膽才行,結果、結果……」おそ松有點羞紅地抬起頭來,「你居然搶先我!還很自然而然地說出求婚台詞!」

  「蛤?這是在怪我嗎?」

  「對!我就是在怪你!沒事幹嘛這麼帥啊!」おそ松生氣地將戒指拿起,「——害我很難得地心跳加速了!」

  「所以說你是怎樣啊!」

  チョロ松完全沒理解對方的情緒。

  「跟我結婚啦白癡!」

  おそ松拿起對方的左手,輕輕地將戒指套在無名指上。

  「為什麼求婚後是罵人啊!而且你說完還臉紅是怎樣?」チョロ松的臉蛋唰地通紅,他沒想到戀人居然會做買戒指這種浪漫的事情,這個平常神經大條的傢伙壓根連浪漫是什麼都不懂吧,而現在居然還因為對自己求婚紅得像顆蘋果一樣。

  「吵死了!因為被你搶先了我很不爽!」おそ松氣地轉頭,「不過是個ライジング思考スキー還比我帥,搞什麼啊。」

  「跟那沒有關係好嗎?」

  ——這又不是比賽,什麼叫搶先啊?真的跟小孩子沒兩樣。

  チョロ松真是要無語了,他原以為會被笑個半死,結果反應卻出乎意料。更沒料到的是對方也想著跟自己同樣的事。

  眼神飄向左手上的戒指。

  ——這傢伙還真是挑了個蠻好看的款式啊。

  チョロ松忍不住噗哧笑出聲來。

  我們兩個在某些地方還真是蠻相似的呢。

  「笑什麼笑!」

  「啊、沒什麼沒什麼——」チョロ松冷不防被撲倒在沙發上。

  「哼,雖然說有點可惜,我要把蛋糕抹在你身上——」語畢,おそ松開始動手脫衣服。

  「喂!那我很認真做的耶!住手!」

  「再做一個就好啦。」

  おそ松頑皮地笑了。

  「讓我心跳加速的犯人要負起責任來哦♡」


END




這篇是玩了這個的結果

「指輪を買う長男×パティシエ三男」

查了一下パティシエ是法語製作甜點的男人的意思,我的設定是某家蛋糕店的新人師傅。

至於おそ松大概是有在工作的普通上班族吧?

以被吃的結果來看是おそチョロ

但以過程來看根本是チョロおそ……。

覺得最近沒有什麼語感,真是抱歉。

评论(6)
热度(64)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