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おそチョロ / 口內炎

  チョロ松躺在客廳的地板上,皺著眉頭,盯著那灰塵沉積已久的紅色金魚燈。

  不知道維持了這個姿勢多久,チョロ松維持同樣的姿勢轉向右邊,眉頭間的紋路似乎顯得更深刻。

  「碰!」門忽然被打開,一個蹦蹦跳跳的人影突然跑進來,一屁股壓在チョロ松的身上。

  「チョロ松聽我說聽我說!お兄ちゃん剛才打小鋼珠贏了哦~~~」

  おそ松興奮地手舞足蹈著,似乎沒有發現身下的人正心情不好。

  「吶吶!晚上去吃點好料吧!お兄ちゃん難得的請客哦~~~」

  チョロ松依舊文風不動。

  「嗯?チョロちゃん怎麼啦~~~為什麼都不理我啊?」おそ松一臉疑惑地問道。

  「吶、チョロ松?チョロ松さん?チョーローまーつー」

  此時,不耐煩的チョロ松才終於有了回應,憤怒地回過頭,沒好氣地回道:「我舌頭破洞啦!」接著又轉過頭不理他。

  「嗯、哦……?」

  おそ松像是有聽沒懂的樣子,盯著那綠色的背影緩緩地點了個頭。

  過了幾秒鐘,おそ松才終於在腦中正確地翻譯出チョロ松想表達的意思——老子現在舌頭痛死了,才沒那餘力跟你講話!

  おそ松坐下來,盤起腿,仔細地盯著チョロ松,想著是否能為他做些什麼。

  「啊!!」

  突然間靈光乍現,おそ松跑去櫥櫃間拿出一盒白色的醫藥箱,「嗯……應該是在這裡吧?」東翻西找著,終於拿出了一條橘色的軟膏。

  「吶!チョロ松!」

  「お兄ちゃん看你可憐,來幫你擦藥哦。」

  チョロ松聞言,馬上轉過頭來瞪向他。接著開始退後。

  (別給我做多餘的事!)

  「唉呀,才不會呢,我可是要幫你擦藥哦?」

  おそ松笑嘻嘻地靠近,將チョロ松逼到牆壁角落。

  一摸到後面便是牆壁,無可奈何的チョロ松瞪向前方的人影,咬牙切齒的模樣表現出相當的憤怒。

  (喂!快滾開啦!該死!)

  「乖,讓我幫你擦藥。」

  おそ松打開了小圓蓋,將一點透明的藥膏擠到自己手指上。

  「來,張開嘴,讓我看一下是哪裡破洞。」

  已經棄械投降的チョロ松乖乖地張開了嘴巴。

  「哦,是這裡啊~~~」

  おそ松仔細地察看,確認好傷口的位置,接著將手指上的藥膏用舌頭舔起來。

  (!!!??)

  チョロ松有不好的預感。

  おそ松用手扶著チョロ松的臉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舌頭伸進對方的嘴裡,將舌頭輕輕地刮過傷口的地方。

  太過快速的動作以致於チョロ松無法反應,直到舌頭上的痛覺直直地傳達到大腦後,チョロ松驚叫了一聲。

  (喂!你搞什麼啊!)

  チョロ松一臉不敢置信地瞪向他,真沒想到這個人居然用舌頭幫自己擦藥。

  「就說我幫你擦藥啊。」

  おそ松無辜似地表示,一邊檢查藥膏是否有擦上去。

  (你是不會用棉花棒嗎!就算沒有用手也可以啊!)

  一想到方才舌尖上的觸感,チョロ松的臉似乎微微地泛紅。

  「唉呀,想說用舌頭應該蠻有趣的,就試試看了。」おそ松抓抓頭髮,表示自己無心的樂趣。


-


  「啊啦?おそ松兄さん你怎麼啦?」

  トド松回家時看見自家大哥的模樣忍不住驚訝地問道。

  「唔、唔唔唔……」

  おそ松的雙手被牢牢地綁在身後,嘴巴被貼上粗大的膠帶,哭喪著臉抬起下巴示意著右方。

  チョロ松只是安靜地看著求人雜誌不予理會。

  么子心想,嗯,我還是不要多問好了。




END


----------------------------------------------------------------------------------------


※後記

舌頭破洞的時候也不忘腦洞。

寫這篇之前聽了口內炎這首歌感覺真深刻。


评论(8)
热度(60)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