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おそチョロ】兩人的級長浴室

※おそ松さんXHarry Potter同人,請注意。

※R15。




  チョロ松走在一座又一座移動變幻的階梯,沿著環狀的石製牆壁往上走,朝走廊察看,想著是否有趁夜深人靜出來溜搭的學生,但除了在夜晚中搖曳的燭火被風吹得呼呼響之外再無其他聲音。

  今天一樣是個美好的星期五夜晚。
  哼著輕鬆愉快的小調,チョロ松踩著有點磨舊的學生皮鞋,準備進行週五夜晚令他愉快的一件事。
  爬上六樓走廊,習慣性地數著雕像的數量,「一、二、三、四⋯⋯」,停在某個長相滑稽的雕像前。
  「松木清香。」語畢,腳下的地板轟轟作響,雕像朝旁邊移動,彷彿迎接一位尊貴的嘉賓一般,雕像後面的石壁悄悄地往兩邊打開。
  是的,這兒就是チョロ松週五夜晚的小樂趣——在級長浴室泡澡。

  因為平常忙於課業及級長事務,只有在週五的夜巡之後,チョロ松才能來這享受身為級長的特權。

  雖然有沒有這項特權也沒差啦,チョロ松心想。比起空間大得令人瞠舌的浴室,減少一點作業份量更讓人感到愉快。


  蓮蓬頭裡的熱水滾滾流下,チョロ松拿起一旁的肥皂先為身體做簡單的清洗。級長浴室裡除了有大的像泳池般的澡池之外,還附有許多比宿舍更豪華的個人淋浴間。
  關上水龍頭,チョロ松走出淋浴間,踩在華麗的磁磚地上。這兒不僅是牆上的美女畫像,連地板精細的彩瓷都令人驚豔。チョロ松忍不住感嘆到,與其把這裡弄得這麼漂亮不如把史萊哲林的地窖弄得明亮點吧。自己學院的宿舍那黑壓壓的牆和發著奇異綠光的照明總讓自己感到有點兒不舒服。記得當年個頭還小的他,在知道自己的名字被分類帽於大庭廣眾宣布「チョロ松——史萊哲林!!」的時候,心裏有多絕望。

  チョロ松將腳踏進浴池內,池內的水正是舒適的溫度,近百個水龍頭正嘩啦嘩啦地倒出水來,宛若從不間歇的噴泉一般。

  伸出手整理了一下微濕的瀏海,チョロ松將身體沉在水池中,像是如此就可將一天內所有的壓力釋放一樣。他輕輕嘆了一口氣。

  升上六年級後,不僅課業的份量和難度以倍數在增加,再加上自己身兼級長職務,每日的操勞更讓チョロ松忙得焦頭爛額。像這樣子為數不多、可以遠離所有煩心事及人群的,屬於自己的時間已大大地減少了。

  當然,就連陪伴家人的時間也所剩無幾。

  雖然自家六胞胎都在同間學校,很剛好地兩個一組分別在三個不同的學院,但由於自己真的太忙了,就連和自己同個學院的一松除了課堂以外也甚少能說上幾句話。

  ——就連那個人也是。

  チョロ松腦袋裡浮現一抹鮮紅的身影。

  雖然原本就是不同學院,但基於大家感情好的關係,以前至少兩三天會聚在一起的,但現在的チョロ松就連這點機會也沒有。


  「有多久沒見了呢……」

  想著自己思思念念的人,好像身在近處卻又像遠得無法見面,チョロ松感到沮喪。

  即使身在情竇初開的年紀,チョロ松並沒有被愛沖昏頭;況且對象還是自己的兄長。

  當然這不被世間所允許的戀情並沒有告訴他人,就連其他兄弟們也是。

  起初是出於怕被反對的心理——雖然他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會這麼做。但一向心細敏感的チョロ松是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管是對自己、或對他、或對其他兄弟都會有不好的影響也說不定。思及至此,チョロ松不禁皺了眉頭,又像是有千斤重的石頭垂在心底,苦悶地令他心煩。

  ——即使如此,還是想見你啊。

  チョロ松閉上眼,即使一片黑暗卻彷彿能見到那人著紅衣、臉上掛著一慣的調皮笑容,好似那人就近在眼前;睜開眼,眼前卻僅是水霧繚繞,腦海中的身影像是虛幻般消失在迷霧中。

  チョロ松再度閉上眼。

  ——啊啊,一次也好,真想見到他。

  才剛這麼想著,チョロ松感覺到臉上突然有股溫度覆在眼瞼上。

  「唔、咦!?」

  方才正徜徉在自己的思緒裡的チョロ松一時反應不過來,只感覺就算睜開眼前仍是一片黑。

  冷靜下來之後才發現覆在臉上的是一雙手。

  頓時間感到稍微安心的チョロ松,想著大概是某個正巧也來泡澡的同學吧,也不想刻意撥開手,「喂別鬧了,快拿開你的手。」

  「猜猜我是誰呀?」

  一聽見聲音,チョロ松頓時驚地顫抖了一下身體。不會錯的,這聲音,我聽了十六年的聲音,那個朝朝暮暮思念著的人——

  「お、おそ松兄さん!?」

  「答對了☆真不愧是我的チョロちゃん呢。」

  チョロ松急忙回頭,發現おそ松正笑嘻嘻地站在他身後。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啊!」チョロ松又驚又喜,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掩不住臉上的喜悅。

  「因為想洗澡啊。」おそ松像是覺得對方問了個廢話似得理所當然地回答道。

  「不是這個問題!這裡可是級長浴室!」

  是的,這裡可是級長浴室。依照校方的規定,級長浴室是提供給各學院的級長及魁地奇隊長所使用的,其他學生並沒有使用的權利。

  但是眼前這個已經全身脫光光、看似正準備進入浴池泡澡的傢伙——既不是級長、也不是魁地奇隊長!

  ——雖然這傢伙姑且也算是葛來分多多年來的最佳搜捕手就是了。

  チョロ松看著眼前的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嘛、嘛,這種小事就別介意了,」おそ松一邊說著一邊將一隻腳踏入浴池,「葛格我只是想見チョロちゃん嘛。」

  「唔……!」突如其來的話語讓チョロ松唰地瞬間臉紅,雖然的確是想見想見得不得了,但チョロ松實在是沒想到方才在心中思思念念的人就這麼出現在眼前。慌張的チョロ松忍不住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就怕對方發現自己現在的表情有多害羞。

  「咦?チョロちゃん為什麼要離我這麼遠啊——」おそ松隨即將身體往前靠近一步,伸出手抓住チョロ松的臂膀,「等、等等……!」不等對方反應,おそ松便將他抱進懷裡,池水噗唰地發出了極大的聲響。

  チョロ松感到心臟砰砰地跳著,他感覺此生從沒這麼緊張萬分過。

  一方面是見到自己思慕已久的戀人感到開心;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雖然對方是從出生開始便在一起的兄弟,但這可是自兩人心意相通以來第一次坦誠相見,再怎麼說這對哪個思春期的少年來講都是一個莫大的刺激。

  チョロ松忍不住往下一瞄。

  梅林的鬍子啊,真的站起來了。

  與此同時,チョロ松發現扣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正緊緊地抓牢著自己,彷彿怕自己下一秒就消失一樣。偷偷地看了下右邊,真不愧是平常有在運動的人,精實的身材曲線加上凹凸有致的肌肉分布,チョロ松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啊呀?チョロちゃん太想念葛格了嗎?怎麼看傻眼了啊?」

  おそ松笑著看向自己的弟弟,語畢,伸手將チョロ松凌亂的髮絲撥到耳後。

  這個舉動讓チョロ松忍不住驚叫一聲。糟糕,現在真想找個洞鑽了進去,但怎麼看這裡只有一堆水龍頭和一池滿滿的水而已。

  おそ松發現チョロ松害羞到連耳朵也紅得徹底,忍不住摸了摸耳根。

  「別這樣嘛……我也很緊張啊。」

  回頭一看,おそ松一邊用手指擦著鼻子,一邊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對方。

  梅林的鬍子!チョロ松在心中尖叫了一聲,這可是他今天第二次喊了這句話,可見得他有多驚慌失措。不管是因為水氣繚繞、髮根沾染著水滴,看上去有點帥的おそ松,抑或是因為難得見著他如此害羞的表情而讓チョロ松覺得可愛,又或者兩者兼是——無論如何,現在的情況讓チョロ松感到無所適從。

  ——好想抱住他。好想好想。




※20160525追記:

昨晚修改文章後突然被lofter屏蔽,無言了我當初發的時候又沒事...

這裡是後段,看不到請告訴我

https://justpaste.it/um1a

评论(7)
热度(48)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