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Plurk@yufall

【岩及】相愛以前



 

#岩泉一生誕祭2017

#阿吽幸福一輩子


  『我想我們還是不要見面吧。』

  『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直到現在,當時及川哭著道別的畫面還鮮明地刻在腦海裏。

  那時候的自己臉上是甚麼樣的表情?岩泉忘了,大概是這輩子最難看的表情吧。竟然連挽回的話語也沒說出口,真想給那時候的自己一拳,狠狠地。連讓自己心愛的人回頭的勇氣都沒有,還算是個男人嗎?

  若是有個時光機可以回去,他定會向十八歲的自己這麼說。

  他們分開的時候,是櫻花散落的時節;再度相遇之時,剛好是滿天粉櫻的四月。

  就像看膩的偶像劇情節一樣,連同劇裡的主角內心同步OS:「騙人的吧?」可那一點也不是謊言。

  某個深夜,他們在一間很普通的便利商店再度見面了,那時岩泉正要伸手打開飲料櫃,沒注意到身旁的人兩隻手便碰著了,想要開口的「不好意思」在看到對方的臉龐後頓時哽在喉嚨無法化成言語。

  那確實是及川沒錯。髮型有點變了,瀏海整個被抓上頭頂,不知為何是穿著西裝的模樣,汗水爬滿他細緻的臉龐,從瘦削的下頷低落至地上。

  啊,今天是頒獎儀式對吧?關於新星球員及川徹正式入選日本排球國家隊的。

  兩人之間的空隙瞬間被冷空氣給填滿了。岩泉首先伸手拿出啤酒,選擇無視的他快速走去櫃檯結帳,原以為重逢的機會就這樣被自己給埋沒了,那條線卻又因為及川在他步出便利商店向他喊道的時候重新接起。

  『岩ちゃん!』

  多久沒聽到這個聲音了。曾經讓他很惱怒的、卻又懷念不已的聲音。

  現在想起來,他大概一直盼望著那個人還會這麼喊他吧。


  十年的時間究竟有多長?

  人總在不經意間才會驚覺到時間的流逝,關於它的長度,與那其中溜走的回憶。

  岩泉不記得從哪時候開始喜歡及川的。他們待在彼此身邊很久了,不需要去細數共度的時間,「在一起」這樣的感覺是融在心底的、刻在骨裏的,屬於生活的一部分,自己的一部分。所以當他意識到這份感情的時候,已經晚了些,晚到足以破壞兩人之間的平衡。

  其實那也不過只是高中生的幼稚情感吧?一時間走錯了,誤會了自己的感覺和對方的意思,以為自己的理解就是正確的。要這麼說也不為過。

  他們一直都很有默契。從小開始練習排球的兩人,在球場上養成的習慣與依賴延伸到日常生活上,習慣在睡前提醒對方不要看影片看到熬夜了,習慣對方定是熬夜了於是毫不客氣地打開對方的房門抽起棉被嚷著要去晨練,習慣身邊有個很吵的傢伙老是喊自己小名一點也不害臊似的,習慣這個人是足夠大家去信賴的隊長,而他一輩子都願意跟隨他。

  他們一直都很有默契。

  所以,我喜歡你,而你也喜歡我。我們彼此都清楚,我們也心照不宣地持續相處下去。

  就像這件事情不說出來,我們仍可以保有彼此,保有對彼此的信任,保有與兒時一樣的純真,保有男孩子之間的義氣,保有從過去未曾改變過的關係。

  他們都沒有說。

  沒有說出口的「喜歡」,曾幾何時早就煙消雲散了,因為自己的膽怯而消失不見。

  直到畢業的時候我們終究沒給與彼此承諾。

  岩泉想,這樣子也無所謂。

  沒有開口,也就不必去想怎麼在被拒絕的同時失去你。


  「你有看這次比賽嗎?及川最後的發球可真猛烈啊,真想現場親眼看一次。」

  「再也沒看過比他更認真把發球練成這種地步的人了。」

  「雖然輸了真的很可惜,我覺得最後三分的時候那個自由人挽救得很好……」話說到一半,花卷才意識到身旁的岩泉筷子停下來了。

  「岩泉?怎麼在發呆啊?」

  「……沒事。想點事情。」

  「話說他是明天下午的飛機吧?這次一樣是你去接他回來嗎?」

  「對啊。」岩泉又倒了點酒,嘗了一口後繼續說道:「每次叫他去考駕照他死都不要,有夠厚臉皮的混帳。」

  「說是這麼說你根本對他不放心啊。」

  「然後每次都乖乖地去接他。」

  松川向他揚起得意的笑容。岩泉從以前就這麼想了,要是以前跟這傢伙不同隊伍,他絕對是和天童同個等級讓人火大的混帳。

  「你們兩個啊,完全沒變呢。」

  是啊,完全沒變。

  自二十三歲再度相遇後,又過了一個櫻花爛漫的季節。

  他們像是沒有經歷過畢業那天的心碎一樣,又像過去一般時常混在一起。及川沒有練習的日子往往是和岩泉一起度過的,兩人住的地方剛好不遠,有的時候週末在對方家裡喝點啤酒又像往日熱衷地聊些關於排球的話題,夜深了就乾脆睡在對方家裡。不知不覺間多出來的同款牙刷、刮鬍刀、拖鞋像是原本就多了個人住在這裏,被子會收在壁櫥裏方便拿取、冰箱裏的食物總是會多準備一些以免家裡多了個吃貨。


  「吶岩ちゃん,浴室的肥皂沒了。」

  「打開鏡子後面,我放在最上面那層。」

  「是說我其實比較喜歡用沐浴乳欸。」

  「哈啊?你很煩欸,那下次自己買了拿過來放。」

  「……好。」

  岩泉很肯定,他可沒看漏及川當時稍稍揚起的嘴角,掛了臉笑容又回到浴室去。

  大概只差沒多打把鑰匙給對方了吧?

  他們仍舊很有默契。在這方面,或許是因為不想重蹈覆轍,或許他們倆仍停在那一天沒有向前,沒有勇氣再提出甚麼承諾來約束對方。


  「唔啊──好累哦,天啊,我現在馬上就可以睡著──」

  放好行李一上車之後便嚷嚷的及川攤在副駕駛座上,岩泉見他一點也沒要動的意思,默默地湊過去幫他繫了安全帶。

  「岩ちゃん謝謝──」

  厚臉皮的傢伙。岩泉只有在及川剛回來的時候會對他特別好點,不對他多罵幾句多踢幾下,取而代之的是讓他先好好睡上個一整天,並且或許能在他醒來的時候順便做飯給他吃。

  「我先睡一下,到家的時候叫我。」

  「嗯。」

  失而復得是甚麼樣的感受?

  曾經與你同個頻率的,曾經與身體和而為一的呼吸。從來沒有想過分開這回事,離開之後才顯得彌足珍貴。

  岩泉想過無數次該怎麼去彌補那些過錯。

  年少時他錯過了告白的機會,而現在,他已有足夠的勇氣踏出這一步了。

  躺在口袋裡的戒指盒該甚麼時候拿出來?明天等他清醒一點再說,還是塞進剛買的蛋糕裏,或是趁他睡著的時候偷偷套在手指上?

  不管是哪種方式,想必結果都會是以這笨蛋的哭臉收場的吧。

  就像再度相遇的那一晚,用他最喜歡的聲音喊著「岩ちゃん」,並且撲進他懷裡。


Fin.




Free Talk:

很難得以岩泉視角寫了岩及文,而且還是沒搞笑的岩及,其實不太習慣這種寫法以後還是走搞笑風好了XDD

這是想了有一陣子的故事,本來沒有要拿來當生日賀文的但臨時想不到別的題材(爆) 沒有交往直接進展到求婚的岩及其實也不錯哇哈哈哈,無論如何阿吽都會走一輩子的!來台灣結婚哈哈哈哈

最後祝我最愛的小岩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21)

© 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