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想要寫出最普通卻又最不平凡的戀愛。
Plurk@yufall

之前1/31參加噗浪的速度松一本勝負60分寫的,雖然是匿名投稿(噓──)

TAG是 #おそチョロ #告白 #睡眠不足


  おそ松已經盯著天花板的吊燈兩小時多了。

  他們六兄弟習慣在十二點前鋪好棉被睡覺,今晚也不例外,早在十一點半的時候六人便聚集在房間裡,而十四松又起頭鬧騰了一會兒時間,最終在チョロ松的一聲令下六人才蓋好棉被,在三男嚴厲的視線之下確認好所有人是否乖乖就寢,這才拉線熄燈。

  壁上的時鐘滴滴答答地響著規律的聲響,這在沒有人打呼的夜晚顯得格外清晰。在還未成眠的おそ松耳裡更是有點刺耳。他雙臂屈起,枕在後腦勺上,眼皮沒有一點沉重的睡意...

+

【通販】岩及新刊《三生有幸》 + 波實既刊《遠い君へ》

發現沒有在lofter貼通販資訊所以想說貼一下好了 (?)

兩本刊物的通販會開到三月底,因為四月開始我要去日本留學一年無法處理

目前沒有考慮要請booky代理通販,所以通販最長就是開到三月底囉!

另外目前只有台灣的通販,不好意思


那麼通販連結走這裡

通販說明都寫在裡面囉,請大家詳閱!

刊物資訊走同人誌中心 ↓


   這本因為印刷出包所以封面顏色有點淺,會跟圖片有差距……不好意思TT



兩本刊物完售約...

+

【葦雪】午後一隅

重溫人渣的本願後不小心產出的東西……

有人吃這對CP嗎? (笑)


(!) Caution: R15 赤葦京治 x 白福雪繪 (NL)

連結走這裡這裡

這次看不到的話我不會發微博了抱歉;;


+

【松花】請小心感冒

CWT45 無料,領取感謝 :)


  「老師,我身體不太舒服,想去一趟保健室。」

  二月初的宮城,體感溫度將近零度的室外,天空灰濛濛得宛如蒙上一層陰影,吐出來的話語化成白煙模糊視線。

  在這樣冷得讓人無法忍受的季節裡,最會趁機侵入人體內的便是感冒病毒了。

  花卷貴大昨晚練習回家洗了澡後,喉嚨似乎隱隱發疼,睡覺前他只好多喝了點熱水。而今早從起床後便覺得背後宛如綁了千斤重的大石般沉重,來到學校後仍沒有消除的難受讓他忍不住舉手向課堂老師說明理由。

  他緩步走向位於教學棟一樓的保健室。原本不短的路程現在卻長得令他煩悶。

  他打開門,發現保健室內沒有...

+

【岩及】青色夏日

◆ 首先讓我說200粉感謝,謝謝大家的關注,真的是股很大的動力讓我繼續寫文。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D

◆ 回到本篇,很抱歉又用了岩及TAG結果卻是.....及→岩的文章。對不起......(掩面)

◆ 一樣是預定收錄新刊《三生有幸》的一個短篇。偷推一下印調頁


  及川走在夜色沉沉的路上。晚風清涼,吹拂過他的衣袖,透進身體裡那些細小的角落裡。雖然風是涼爽的,背上卻冒著層層熱汗。七月的夏夜,氣溫不高,而他拖著另一個人在回家的路上緩步行走,卻像長時間的運動一樣難耐。從居酒屋門口與其他人道別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流得緩慢,好像一部長長的電影,在只有他一...

+

同病相憐

◆ 本篇以及川和黑尾為主角,無CP味。請原諒我有打上CP的TAG。私設及川對黑尾的稱呼為「クロちゃん」。

◆ 預定收錄新刊《三生有幸》的一個短篇。充滿作者的私心。然而我快窗了。偷推一下印調頁


  「我跟你說,這群人真的煩死了。」他兩隻腳屈起,長長的雙腿上肌肉線條分明,他將頭抵在膝蓋上。「都已經跟他們說我有另一半了,還是成天吵著要我去聯誼,說什麼充數也好,可是到時候我又會被一群不受歡迎的魯蛇公幹啊!?吶吶,你說,為什麼及川さん如此命苦呢?嗯?」

  「你的自戀已經到這種無可救藥的地步了嗎,及川?」

  約莫八坪大的寢室內,佔據靠窗邊通風良好位置的,是正拿...

+

ハイキュー!! 段子

雜七雜八,有很多CP =)

金國/花國/瀬見白/川白/鎌二鎌/牛天/黑月/岩及 etc.


#噗浪跟風

#給我一句話,我寫一個段子給你

#鎌二

#你以為世界繞著你轉嗎?


  「你以為世界繞著你轉嗎?」

  「啊?誰有這麼說過了?鎌先さん才是,分明不是隊長給我什麼建議,」二口這次是真的生氣了,也不管後輩應遵守的本分就這麼脫口而出:「笹谷さん的話都比你有用多了。」

  「我確實不是隊長,但你好歹還是我的後輩。」鎌先感覺頭上有把火在燒,他知道二口平時嘴巴壞歸壞,本性並不那麼差;他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說服自己二口不過是因為輸了比賽心情差所以口無遮攔。

  「伊達...

+

【瀨見白】再靠近一點好嗎?

CWT44 D1無料,領取感謝!

因為是R-15,請移步至這裏閱讀(evernote/印象筆記)

如果看不到再留言跟我說!


20161217追記:

因為有人反應說看不到所以改放微博

這樣應該可以了吧QAQ


20161219追記:

微博官方把我的微博刪掉!!!(超怒)

又換一個地方了,拜託不要再鎖了我已經快沒辦法了(哭)

連結走這裏

+

【金國】只有你不一樣

  「我實在搞不懂你為何這麼在意影山。」

  「我才沒有在意。」

  「你有。」

  「我說沒有!」

  「別說謊了,技術有夠爛。」

  「你真的很狠欸,國見。」

  冬日的雲層厚得像棉花糖,十二月的低氣溫讓呼出來的空氣都化成白煙,裊裊飄散至透不過光的天空。

  金田一和國見在白鳥澤高校與日向一行人道別,也意外地交換了電子郵件後,他們倆來到附近的商店街買些吃的。

  國見嘴裡咬著熱騰騰的烤麻糬,軟嫩的口感讓牙齒黏在香軟的餡裡,花生粉與奶油的香甜融成甜蜜的交響曲。他面無表情地咬著,眼神像死魚眼般盯著金田一。

  「影山在烏野過得很好,雖然這點讓人驚訝,」他停頓,將咬爛的...

+

【波實】苦夏

2016/09/10 JG聚會時發給大家的無料!

※学パロのはたじつです。


  回想起那年夏天,實井還記得那個下午所發生的事情。

  和往年比起來更為炙熱且蒸人的夏天。


  「實井,你好了嗎?」

  教室門突地被開啟,波多野走進教室後便一屁股坐在一張桌子上,像個大爺似的。他流了點汗,咖啡色的瀏海貼在臉上,汗水像膠水一樣讓制服死死黏在身上,透得看得見膚色。他手上拿著冰棒,一口一口咬進嘴裡,寒氣多少驅走了暑意。

  「快了。再幾筆。」

  啪撒啪撒。畫筆翻動著水和撞到杯緣混合的聲音。實井將筆尖上的色彩洗得乾淨,在布上吸了點水份,接著再度用畫筆沾上與方才...

+

© YU | Powered by LOFTER